信徒 信徒 8.0分

请不要用人格刺杀的方式杀死一个热诚者

理绪
我无法说他是否正确,虽然可以笼统的给他一个词“狂热者”,但就这么定义他,其实是犯了很大的错,这背后有太大的矛盾了。
如果不理解,那么杀死一个男主,还会有另一个冒出来。
因为定义一个人,就是否定一个人。
是人格身份的刺杀。是思维上的懒惰。是平庸之恶。
男主所想表达的,在我看来,是一种正在不断消失的“热诚”。
这种“热诚”表现在年轻的力量。表现在奋不顾身的精神,表现在男性化和感情化。
与此相对的,整个世界正在不断的走向理性化。
全球化的商贸,女性消费趋势的挖掘,将世界上一个角落的库存,流通到中国、美国、欧洲、南非,任何一片大陆上。多么好的生意,多么多的共赢,越来越多的人挣钱活了下来,理性有什么不好?
犹太人发明了多少东西威胁世界?
你可以说,犹太人爱因斯坦、弗洛伊德把一切陷入了混沌。但你能证明那是混沌吗?起码现在的人相信,相对论、量子物理学和心理学是一种现实,是或可应用于庞大,或应用于微观的现实原理,代表了犹太民族与生俱来的一种理性。
而这种理性是否真正正确,百年后是否仍被未来的子孙感谢,我真的不知道。
至少在二战的恐怖集中营里,犹太民族可以睁着眼,看着自己的孩子...
显示全文
我无法说他是否正确,虽然可以笼统的给他一个词“狂热者”,但就这么定义他,其实是犯了很大的错,这背后有太大的矛盾了。
如果不理解,那么杀死一个男主,还会有另一个冒出来。
因为定义一个人,就是否定一个人。
是人格身份的刺杀。是思维上的懒惰。是平庸之恶。
男主所想表达的,在我看来,是一种正在不断消失的“热诚”。
这种“热诚”表现在年轻的力量。表现在奋不顾身的精神,表现在男性化和感情化。
与此相对的,整个世界正在不断的走向理性化。
全球化的商贸,女性消费趋势的挖掘,将世界上一个角落的库存,流通到中国、美国、欧洲、南非,任何一片大陆上。多么好的生意,多么多的共赢,越来越多的人挣钱活了下来,理性有什么不好?
犹太人发明了多少东西威胁世界?
你可以说,犹太人爱因斯坦、弗洛伊德把一切陷入了混沌。但你能证明那是混沌吗?起码现在的人相信,相对论、量子物理学和心理学是一种现实,是或可应用于庞大,或应用于微观的现实原理,代表了犹太民族与生俱来的一种理性。
而这种理性是否真正正确,百年后是否仍被未来的子孙感谢,我真的不知道。
至少在二战的恐怖集中营里,犹太民族可以睁着眼,看着自己的孩子被杀,甚至配合的闭上眼睛哭泣,什么都不做。因为如果做了什么,孩子会死,他也会死,两个人都死的情况在概率学上最糟。
1+1=2,就是这么简单的数学。犹太人接受人了,雅利安人没接受。
男主痛骂的就是这种“不做”。他痛恨女性化,痛恨理性。他宁可两个人一起死,也不肯苟活。他要杀死敌人,他不相信数学,狂热就能掩盖这个数学。
先进的文明世界,一个不太准确的说法,就是所有人都在变得女性化,所有人都在变得理性,或许除了穆斯林,他们仍旧是男性,仍旧是感情化。
男主想要的是年轻的力量,热诚的力量。但这种力量伴随着女性倾向的消费、资本的买入卖出,不断地削减着,到了现在,欧洲已经变成了一个人口负增长的国家,青年的力量再也不见。关于这点,可以看看尤瓦尔赫拉利。
我并不是说大家都应该有纳粹精神,来维持住男性化的部分,我觉得理性是个简直太好了的事,希望大家都能拥有理性。但如果不理解这种所谓的“热诚”精神,那么这个社会里不断挣扎的那些暴力力量恐怕永远都会存在,都会伤及这个社会上理性却无辜的人。
热诚的青年在反抗,但他们无从反抗。他们以为自己反抗的是犹太的力量,但其实那早已不是犹太的力量和文化。
这个世界不是被流浪的犹太文化所影响,而是因为这个世界本就拥有理性的力量,拥有犹太人所拥有的精神,所以这种文化才大面积的全球化,一直发展至今。
光推到犹太人身上是不道义的,犹太人只是一个引子。是现今世界理性发展的趋势,让许多仍旧保持着饱满感情和热诚精神的人倍感挫折。
热诚换不来饭吃,热诚找不着工作。能找到工作的人是理性的买入卖出,计算利益,给自己在简历上添砖加瓦的“女性化”的人。
而世界还并没有理性到可以理解这些“热诚”的人的程度,我们只会隔离他们,让他们边缘化,然后不断促使他们犯法,然后自取灭亡。
然后我们加上一句“小瘪三”,活该。
但是这又合理吗?我们对了吗?
他们只是选择了趋势的反面。更何况我们根本不清楚是否这种理性的趋势就是绝对正确的。
现今仍旧有很多学者在反省过度消费是否消灭人的本性,是否在把人从社会上剔除。
自动化又如何?人工智能化怎么办?我们一步步将人从岗位上踢下来,甚至要拆分家庭。如果我们理性的确定这是个必然,像集中营里的犹太人一样闭上眼,眼睁睁看孩子死亡,这又正确吗?这符合人性吗?
我不知道。或许我们反抗只会更深的毁灭我们,或许自动化是更正确的选择,理性是对的……但在有两个可能的正解的时候,我们该如何选择?
别让自己停止思考,哪怕最后结果是像这个孩子一样自取灭亡。
人生来就有年轻的时候,人生来就感性化的权力,如果他选择了这种热诚狂热的男性化生存方式,对我来说就纯属异类,应该死了以保持社会的安稳吗?
那我们和当初希特勒组建军队杀死犹太人又有什么不一样?
那时候热诚企图杀死理性,而现在全世界的理性力量准备杀死穆斯林和一些纳粹?这种杀戮几乎不具备意义,现实是:双方都选择不理解对方,双方都选择不把对方当人。
如果说犹太人跟世界带来了不稳定,爱因斯坦、弗洛伊德带来了不确定,那么这种不确定或许就是我们所需要的。
我们需要不确定性,我们需要心理学肯定的混沌,我们需要原子弹。原子弹不仅带来了对人类毁灭的可能性,同样带来的也是全世界大面积范围的和平和理性。
我们也需要不确定来保持柔软,保持理解,我们不确定现在的世界发展趋势是正确的,让这种不确定给热诚和理性都留下一些余地。
1
1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信徒的更多影评

推荐信徒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