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面情人 双面情人 7.0分

欧容的大尺度回归

巴塞电影

法国导演弗朗索瓦·欧容身为导演和他的作品,从来没有受到过金棕榈奖的垂青,但是也不妨碍隔三差五地就被选进主竞赛单元。戛纳电影节很乐意于时不时的在一片沉闷的主竞赛选片里,加入一抹邪魅的亮色,至于欧容的电影入不入评委的法眼,这就不归他们管了,而欧容每次入选也都在痴痴的等待自己的风格被这个世界电影最高殿堂承认的那一天。

这真是成也类型片,败也类型片,和欧容路子差不多的电影人,像大卫·柯南伯格,布莱恩·德·帕尔玛和罗曼·波兰斯基,同样也是类型片里玩出诸多花样,却早已功成名就,唯独欧容始终差一口气。这让人不禁猜测也许正是欧容的不同之处,让他的作品在大多数人眼中,难登大雅之堂。

“情欲”与“毁灭”一直是欧美处理性爱关系的类型片绕不过的两大主题,致命的吸引力永远引向没有退路的危险之中,而这种危险的欲望也在大多数情况只会在异性恋主角之间产生。

《双面情人》表面上看也同样如此,一名精神脆弱面容姣好的女性,在面对四肢强壮目光坚定的男性时,陷入欲望的漩涡中无法自拔是肯定的结果。不过欧容并不满足于此,他持之以恒所想表达的却是这种欲望对象的不稳定性。

玛丽恩·瓦科特饰演的《花容月貌》的...

显示全文

法国导演弗朗索瓦·欧容身为导演和他的作品,从来没有受到过金棕榈奖的垂青,但是也不妨碍隔三差五地就被选进主竞赛单元。戛纳电影节很乐意于时不时的在一片沉闷的主竞赛选片里,加入一抹邪魅的亮色,至于欧容的电影入不入评委的法眼,这就不归他们管了,而欧容每次入选也都在痴痴的等待自己的风格被这个世界电影最高殿堂承认的那一天。

这真是成也类型片,败也类型片,和欧容路子差不多的电影人,像大卫·柯南伯格,布莱恩·德·帕尔玛和罗曼·波兰斯基,同样也是类型片里玩出诸多花样,却早已功成名就,唯独欧容始终差一口气。这让人不禁猜测也许正是欧容的不同之处,让他的作品在大多数人眼中,难登大雅之堂。

“情欲”与“毁灭”一直是欧美处理性爱关系的类型片绕不过的两大主题,致命的吸引力永远引向没有退路的危险之中,而这种危险的欲望也在大多数情况只会在异性恋主角之间产生。

《双面情人》表面上看也同样如此,一名精神脆弱面容姣好的女性,在面对四肢强壮目光坚定的男性时,陷入欲望的漩涡中无法自拔是肯定的结果。不过欧容并不满足于此,他持之以恒所想表达的却是这种欲望对象的不稳定性。

玛丽恩·瓦科特饰演的《花容月貌》的高中女生,成长为了《双面情人》的妙龄女子,随之改变的还有她强烈的女性外表特征的压制,电影第一个镜头就是她的一头长发被截短的过程,而她的衣装也趋于强烈的男性化:帽衫加西装外套恐怕只有硅谷的科技公司CEO们才会这么穿。

但是接下来一个特写镜头,却成功引起戛纳影展在场记者的集体惊呼,欧容用让人无法回避无法直视的方式告诉你:外表特征与欲望本质的脱离。

《花容月貌》,女主的长发造型

欧容选择了一条极其“艰险”的道路,摒弃性别特征与欲望对象的统一性,让他电影中人物之间的“危险关系”失去了传统的合理性。观众的目光,在传统类型片里都被导演用来表达“心理惊悚”的炫目电影技巧所吸引,故事的“合理性”需求就会变高,但是到了欧容这里,电影魔术的花哨程度和传统类型片相比有增无减,但同时故事的“不合理性”也很难被观众忽视。

欧容并不想让观众忽视这一点,在他看来,欲望对象的不稳定恰恰就是“性吸引力”的本质。男人既可以像《新女友》里那样通过变装来消解失去爱人的痛苦,女人也可以像《双面情人》里这样戴上假阳具与情人换个位置以寻找欲望的出口。

欧容作品中的惊世骇俗,并不仅仅只是为了丰富“性”的银幕色彩,而更是为了发展“性”的诸多可能,这就是为什么欧容的电影总会让观众惊喜不断。

《双面情人》

但这也是欧容的“短板”,传统类型片美学与他所追求的不稳定性并不匹配。

《双面情人》故事不断反转,分屏用的风生水起,视觉效果更是欧容电影中戏份占比最大的,惊悚气氛中时不时喷发出喜剧效果,性爱场面各种大尺度,却都被限制在了类型片的套路中,欧容始终没有找到真正属于自己的美学风格。

今年的戛纳电影节也许是欧容拿奖机会最大的一次,因为坐镇评委会主席的西班牙导演佩德罗·阿莫多瓦,导演生涯初期也在寻找属于自己的作者性上挣扎过,最终成功跳出了情节剧的套路,两个皆为同志的导演,都喜欢从女性角色出发表达情欲的不稳定性,一个色彩斑斓,一个惊喜连连。

撰文/牛腩羊耳朵 编辑/余小岛

更多戛纳相关内容,点击进入>>

1
1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双面情人的更多影评

推荐双面情人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用客户端 豆瓣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