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立于愚者之世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写在前面。

有过五秒,我想过是否应去看一看原著,回答是不。对于这样的作品而言,阅览原著是无用的。电影已形成了独立的世界,原著最多不过与其相切而已。若把原来的故事比做一条直根,优秀的导演的讲述就是从直根的某处衍生出的繁茂的侧根,须根。若把直根比做一条二维的射线的话;从这射线上某一点衍生出的须根,则包裹了一个三围的空间。李安创造出了一个这样的空间,观众只要置身其中细细品味即可,去空间的外部追本溯源没有任何意义。

看完影片感触良多,但看影评之时深感震惊——不论中外,靠谱的影评竟一个都没有见到。

一个都没有见到。

这是何等荒唐荒凉荒诞不经。但这种情况,正恰恰好好应了本作的描述。李安若真的阅览了那些影评,应当是会笑的。

这将是一部留给时间评价的上乘佳作。

所有的影评,都围绕着4K技术,PTSD,战地/士兵处境真实性进行着长篇大论,博取三两斤泪水鲜花与掌声。还有一些歪评,略去不提。

肤浅解读,是可笑的,过度解读,是可耻的。
==============================================
影片的前半段描绘出了影片世界中的人与世界。

人,“英雄”比利林恩为何成了英雄。...
显示全文
写在前面。

有过五秒,我想过是否应去看一看原著,回答是不。对于这样的作品而言,阅览原著是无用的。电影已形成了独立的世界,原著最多不过与其相切而已。若把原来的故事比做一条直根,优秀的导演的讲述就是从直根的某处衍生出的繁茂的侧根,须根。若把直根比做一条二维的射线的话;从这射线上某一点衍生出的须根,则包裹了一个三围的空间。李安创造出了一个这样的空间,观众只要置身其中细细品味即可,去空间的外部追本溯源没有任何意义。

看完影片感触良多,但看影评之时深感震惊——不论中外,靠谱的影评竟一个都没有见到。

一个都没有见到。

这是何等荒唐荒凉荒诞不经。但这种情况,正恰恰好好应了本作的描述。李安若真的阅览了那些影评,应当是会笑的。

这将是一部留给时间评价的上乘佳作。

所有的影评,都围绕着4K技术,PTSD,战地/士兵处境真实性进行着长篇大论,博取三两斤泪水鲜花与掌声。还有一些歪评,略去不提。

肤浅解读,是可笑的,过度解读,是可耻的。
==============================================
影片的前半段描绘出了影片世界中的人与世界。

人,“英雄”比利林恩为何成了英雄。林恩身边的人们有何个性。

世界,众生相。简单说来就是未开化的愚民百态(a nation of children)。在这个世界里,军队宣传美化政策效果拔群,多数群众认定海外驻军是守卫国家的正义之师,对此不加思考感恩戴德,代表人物Faison。群众中也有反对这种主张的,代表人物是姐姐,或者以纯粹理性/经济角度看待问题的人物,代表是Wayne Pfister。


优秀的作品少有废话。本作之中,一见是杂鱼的Wayne Pfister与Dime的对话,和Fasion与主角的对话有同样大的意义。

Wayne是石油开采商人。在Wayne眼中,面前的大兵们是下位的,值得怜悯的存在,是为国家利益——石油而被派到伊拉克的可怜人。所以他决定努力用新技术增加国内石油的产出,来间接帮助眼前这些“可怜的孩子们”早日重返家园。

看着Wayne怜悯的眼神,带头大哥Dime发的言把Wayne怼了回去。此处高潮出现。“您难以想象心怀杀意的交火给人带来的改变。…(略)”“我仅能想象,要面对那样的暴力是何等的困难”“不,我们享受杀戮。”Dime答道,“这不正是你们付钱给我们的理由么。付我们钱,来把美国的敌人送下地狱。若我们不享受杀戮,那意义何在?”

真的享不享受无法可知(因为这是怼人的话),但作为对Wayne怜悯的答复,这段话的意思已经表达得足够明确了。 Wayne的问题出在,他看到的大兵们是一个群体,是“不在自己生活中存在的”,不是“个人”。 那么在Wayne将自己针对群体的所想,说给“个人”,即Dime听的时候,被怼回去自然是情理之中。

前面提到拉拉队员Fasion,她和林恩的对话之中也可以看到的类似的东西。在她的眼中,林恩是“国家英雄”,她所爱的是“英雄”,而并非林恩“个人”。

那么对这些“个人”而言,他们为何要选择去战场?他们为何要选择“回”战场?这是本片的核心问题。


——因为“没有第二个选项”


没有第二个选项的原因在此可以说上三点。
一、独立于“世”不比“血战沙场”轻松

在和俱乐部的小员工Hector聊天的时候,正常世界与战场同样辛苦这一点被明确指出。既然“正常世界”与“战场”同样辛苦,那为何要放弃友人放弃名誉放弃在战场世界辛苦得到的一切回到“正常世界”? 即,“有何可恋?”“ (“What else is there?”)
 
换句话说,“回战场”这个选项是孤独的“个人”对 “正常的世界”的本能的害怕使然。

而影片快结束时,小队在车库与后勤人员们的干架,即“正常世界”中的干架与“战场”的战斗画面的穿插,也是对这一点的反映。


二、因适合战场,且为了照顾战友,故无法离开
Dime曾告诉过林恩,他希望林恩能留下,因为他认为很适合战场——在面对各种突发事件时,林恩总能找到最佳的解决方案。

球场中林恩试图问Dime“如果你有的选,会怎么做”的时候,Dime的明确地回答是“我他妈没有”。

Sykes的几次事件,若无林恩调停应该早已登上头条。

独立于世,需有一技傍身。
Dime与林恩应当是思考过这个问题的。并且结论是自己的“技”,也许更适合用在战场。且他们应当是存着“自己不得不照顾小队中其它人”这个念想的。


三、因为害怕孤独
这是一切问题的答案。
在“正常世界”中没有朋友,没有未来,没有追求,没有人理解。
林恩在与Fasion的最后一次见面中确定了Fasion所爱的是“国家的英雄”。Fasion也好他人也罢,自己在脱去了英雄的外壳,离开了战友后回到世界中将注定孤身一人。他害怕如此。当然其实在我看来是个人都害怕孤独,但总有对策并不应该在这个点上卡死。——比如只要有追求就行了

==============================================================
全片的精华都集中在将近结尾之处。林恩的姐姐凯(瑟琳)在与林恩最后见面时说的话,正是印证了“害怕孤独”这一点。凯说,"毁掉另一个国家很容易,而能在这世上独立生存,只有真正的英雄才能做到。" 林恩说,这不公平。林恩的言下之意是英雄只是别人给我的称号。“我不是一个英雄,我是一名士兵,这是Shroom教给我的,这就是我的宿命。我并不是说这是对的,但这也并没有错。这仅仅是这样。”随后他沉默片刻,道,“我只是希望能有什么鬼办法能让你为我感到骄傲“。“我一直为你感到骄傲”,凯答道。

林恩回到车中,仿佛看到了死去的Shroom。他对Shroom说,说这两周他本以为自己知道许多平民不知道的事,但现在才意识到,那些平民才是故事的主角,自己经历的战争,其实也是那些平民们的战争。

换句话说,林恩本以为自己是“英雄”,是主人公,可以“教化世人”,而他意识到的是,“自己不过是在主角们写就的故事中出场的小小配角而已”这样的现实。世界是那些主角的,故事也是那些主角的,而我能做的只是继续我的生活而已。

难道不是么,林恩问道。死去的Shroom回复了一段直白而意味深长的话。
“We're a nation of children, Billy. We go somewhere else to grow up, sometimes die. It's your time to step up."

“我们的国家,是懵懂孩童们组成的国家。我们去国外,就成长,有时会死。现在,轮到你了。”

“记住,子弹早已在飞。”
“是的”,林恩笑着点头。"我已有觉悟。"

“子弹早已在飞。”这句话是对本作核心问题,即“为何不得不回战场”的回答,是李安对“现实”的妥协。是指一个人积累至今的历史早已让其身不由己无法停下脚步或更换轨道。举例说明,对观众而言,林恩可能有回或不回战场两个选择,但在李安的林恩的眼中,他与Dime中士一样,只有“回”别无他法。

电影是在摇晃的车中,林恩湿红未消的眼眶与同样不消散的笑意之中结束的。其它兵士们说笑着,“带我们去别的地方呗。”“对,在他们干掉我们之前。”“带我们去个安全的地方。”“带我们回战场。”“带我们回家。”“姑娘们,系好安全带。”加长悍马向前驶去。
选择回去的人,选择了在“战场”的生活。“战场”甚至也可以解释成逃避现实之处。
==================================================================
看到影片对“受爱国主义宣传毒害极深的美国人民”的玲珑描写,与imdb6.3的评分和北美的一堆差评的时候感触是良多的,北美极不卖座的理由,大概是因为影片太过真实。

但国内能正解影片的人似乎也很少。是李安把主题藏得太深,还是?
——“We're in a WORLD of children”


====
写的东西在博客也会发
或微信公众号 Hitsujinouta
1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比利·林恩的中场战事的更多影评

推荐比利·林恩的中场战事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用 App 刷豆瓣,更愉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