棕兔 棕兔 6.7分

棕兔

璇璇

《棕兔》在戛纳放映时遭到全场嘘声一片,《芝加哥太阳报》的著名影评人罗杰·伊伯特称之为“戛纳史上最差电影”,“看它还不如看我的结肠镜检查”。 在多伦多电影节上,《棕兔》却获得正面评价。而在底特律试映会上,所有观众都安静坐到最后,放映结束时人们赞美影片导演文森特·加洛为“最酷的人”。 文森特·加洛说:“如果你不是怀着恨我的心去看《小棕兔》,那么你会看到一部美丽的电影。否则你就什么都看不到。” 这是一部几乎没有什么情节的极简主义电影。一位男人失去他生命中最爱——他怎么也无法忘记他曾经爱过的唯一女孩,一个他将永远爱着的女孩。在从新罕布什尔州出发去加州参加摩托车比赛的路上,每天他都徒劳地尝试着忘记…… 生活是很简单的,痛苦也是很简单的。一个人开着车穿越北美洲,没有什么惊险,内心一片荒芜。镜头很美,不是美得叫人心碎,而是在一个人已经心碎的同时,自顾自地美。 博尔赫斯在《读者的迷信的伦理观》的最后这么写道“大理石会使大理石绝望吗”,他后来做出的回答是乐观的。这个盲老人,有着如此绵韧的力量,昨天夜里我带着这句话睡着。他当然应该如此,并没有更多的灾难降临在他身上。萧红在濒死时写道“桌子可以吃吗”,...

显示全文

《棕兔》在戛纳放映时遭到全场嘘声一片,《芝加哥太阳报》的著名影评人罗杰·伊伯特称之为“戛纳史上最差电影”,“看它还不如看我的结肠镜检查”。 在多伦多电影节上,《棕兔》却获得正面评价。而在底特律试映会上,所有观众都安静坐到最后,放映结束时人们赞美影片导演文森特·加洛为“最酷的人”。 文森特·加洛说:“如果你不是怀着恨我的心去看《小棕兔》,那么你会看到一部美丽的电影。否则你就什么都看不到。” 这是一部几乎没有什么情节的极简主义电影。一位男人失去他生命中最爱——他怎么也无法忘记他曾经爱过的唯一女孩,一个他将永远爱着的女孩。在从新罕布什尔州出发去加州参加摩托车比赛的路上,每天他都徒劳地尝试着忘记…… 生活是很简单的,痛苦也是很简单的。一个人开着车穿越北美洲,没有什么惊险,内心一片荒芜。镜头很美,不是美得叫人心碎,而是在一个人已经心碎的同时,自顾自地美。 博尔赫斯在《读者的迷信的伦理观》的最后这么写道“大理石会使大理石绝望吗”,他后来做出的回答是乐观的。这个盲老人,有着如此绵韧的力量,昨天夜里我带着这句话睡着。他当然应该如此,并没有更多的灾难降临在他身上。萧红在濒死时写道“桌子可以吃吗”,她死于饥饿。没有什么人是死于心碎,心碎并非致命的疾病。 所以,当这个男人驾着摩托车,在雪地里一次又一次失败地发动引擎,我没有感到丝毫的怜悯,我承认我有那么点忧伤。因为我知道他的心情,我知道他在这个雪地里营造的镜头意味着什么,知道他甩掉一个又一个路遇的、对他怀着些温情且不乏真诚的期待的、多少都有那么点性感的女人,是为了什么。我也知道每个人,每个我认识以及不认识的人,他们为什么会在生活里落跑,为什么会在最大的壮丽面前扭过脸去。 大理石会使大理石绝望吗?是的,大理石会使大理石绝望。每个人使每个人自己绝望。至少,在某一时刻,每个人都没有逃脱过。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棕兔的更多影评

推荐棕兔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