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罗双树 沙罗双树 7.6分

沙罗双树

璇璇

是枝裕和的<幻之光>和河濑直美的<沙罗双树>,是心沉日本映画以来看过甚为凝重也颇喜欢的两部作品。正应了那句话:森罗万象,莫不缘起性空、转染成净。<沙罗双树>镜头下奈良寻常人家的平淡生活,似若片名寄寓了导演的佛性暗语。沙罗双树是释迦牟尼涅磐时卧床四边的树木,“沙罗双树者,一方二株,四方八株,悉高五丈,四枯四荣”,回想昔日释迦世尊在菩提树下敷座而坐,夜睹明星,大彻大悟,悟世间诸法。此处片名意指超然于涅槃人生。      佛宗古都奈良是河濑直美的生诞故里,尘封著这位女性导演在孩童时代田野粟麦佛事鼎盛的追忆。当年角逐金棕榈的日本电影人寥寥数位,她作为为数不多的女性导演,区别于黑泽清这个男性导演奇思冥想黑暗王者般的尖锐风格,<沙罗双树>流露出东方女性特有的细腻、含蓄。生命之钟是影片的主题。片中圭毫无征兆的神秘消失,神隐一般,在淡淡墨痕浓浓乡情的奈良县遽然而逝、无迹可循,生命之轻实在令人隐隐不胜。另一方面,生命又沉重的无法拂手抹去。对失去挚亲的俊一家,时钟恍若停止了转动。每个人的情感都堵塞在过去,无法找到出口,遗忘原来如此艰难。      <沙罗双树>没有馥郁夺人的剧情,...

显示全文

是枝裕和的<幻之光>和河濑直美的<沙罗双树>,是心沉日本映画以来看过甚为凝重也颇喜欢的两部作品。正应了那句话:森罗万象,莫不缘起性空、转染成净。<沙罗双树>镜头下奈良寻常人家的平淡生活,似若片名寄寓了导演的佛性暗语。沙罗双树是释迦牟尼涅磐时卧床四边的树木,“沙罗双树者,一方二株,四方八株,悉高五丈,四枯四荣”,回想昔日释迦世尊在菩提树下敷座而坐,夜睹明星,大彻大悟,悟世间诸法。此处片名意指超然于涅槃人生。      佛宗古都奈良是河濑直美的生诞故里,尘封著这位女性导演在孩童时代田野粟麦佛事鼎盛的追忆。当年角逐金棕榈的日本电影人寥寥数位,她作为为数不多的女性导演,区别于黑泽清这个男性导演奇思冥想黑暗王者般的尖锐风格,<沙罗双树>流露出东方女性特有的细腻、含蓄。生命之钟是影片的主题。片中圭毫无征兆的神秘消失,神隐一般,在淡淡墨痕浓浓乡情的奈良县遽然而逝、无迹可循,生命之轻实在令人隐隐不胜。另一方面,生命又沉重的无法拂手抹去。对失去挚亲的俊一家,时钟恍若停止了转动。每个人的情感都堵塞在过去,无法找到出口,遗忘原来如此艰难。      <沙罗双树>没有馥郁夺人的剧情,五味俱全的叙述方式使它更像是生活本身的自然投射。但河瀨直美亦并不以之为记录片。包括记录好友西井一夫最后时光的<追忆舞蹈>。影片开始讲述双胞胎兄弟追逐游玩,其中一个仿若人间蒸发突然神隐,另一个沉郁数年。没来由的失踪,将平淡生活中潜伏的动荡表露无疑。此中,暗合沙罗双树的一枯一荣,对常与无常交织的漫漫人生投注了深情一瞥。      如果说不但欣赏画帧整体效果,那数个片段细腻朴实的质感是传统日本影像特有的,民俗与趣味兼顾。俊一路踩著单车,夕站在车后,二人飞驰穿梭在狭仄而曲折的栉次鳞比木居间,越陌度阡,深巷重门。幽幽柑柚树下的淡定里舒展著令人心动的默契。与兄弟奔跑相逐的运镜相类,这段也采取了长时间的跟随拍摄,寄予著导演对生活纯美一面的忘我留连。带著草帽的夕和妈妈来到菜园子里,搀著俊的妈妈摘茄子。当捏到少见的白茄子时,感慨“是啊,只要孩子健康,再多也不怕”。还有一幕:俊的爸爸围著白头巾在后花园打理花草,俊问要不要帮忙。爸爸嘀咕了半响说“我、我也不知道,我只会浇水”。话毕,递给俊一颗枣儿,说“这是早餐”。^_^      在影片春花秋月、暮去朝来的叙事节奏中,有一段众人欢庆沙罗节的街景赫然得很。这段洋溢鼓噪的舞乐,一反通篇恬淡的风格。对于那些没有排解通道的隐忍众生,华服艳彩的尽情狂欢,这场大雨倾盆的盛会恰恰点破了那圈缭绕不散的哀愁,渲染了短暂虚无的幸福和惬意。俊的父亲高呼“沙罗节要展现出我们的辉煌”,昂扬中显露出自我修复的无穷韧度。<幻之光>片尾民雄教孩子在渔村的家门前骑单车,呆滞的老爷爷静静地坐在门廊上望著眼前的潮涨潮落。由美子来到他旁坐下,说“天气真好”。隔了片刻,老爸也呢喃著“是啊,真是个好季节”。嬉戏耍闹的镜格与末了窗口幽深静祥的海平线一动一静,相映成趣,也祝福著重生的生命力汩汩涌现。        <沙罗双树>是河濑直美对生命和时光的体验。对生命,她既肯定它残酷的意味,又不乏超然的凝视。轻飘与沉重,在时间的流动里得到了不同的阐释。在影片中,俊的父亲手书“阴光”二字,沧桑遒劲的笔体间蕴含著时间的无限可能。可至摧毁,亦可达重建。就如同俊的母亲,在丧子之痛持续五年之后身怀六甲,生命在斗转星移中得到重生。母亲生产之日,当婴儿落地啼哭,一旁的俊泪流满面,见证这场生命的奇迹后,或许他会从深重的阴翳中走出。某种角度讲,适逢事业低迷家庭解体的河濑直美重回故乡,拍出这样一部影片,何尝不是她希图找回自己的隐喻。就是这样,时间流淌,所有的哀伤、痛苦、困厄与快乐就衍生在那里,也最终绵绵不绝。于此,也便没有理由不去达观释怀。      回念寻思,<幻之光>里由美子之前接受不了郁夫的离去,一度揣测他是因为看不透想不开对生活不满的绝望弃世,想不到他极可能是带著一种庄严一种宁静一种幸福的憧憬、像民雄父亲口中唱说的那道光芒感召下的温暖归宿--对应开头祖母要叶落归根返乡终老的企盼,无遗憾地离去。或许不是她常理中的凄惨弃世。可能,他根本不需要人去明白,所以也就不留片言只字。如此体会理解,他的猝死不会是一个谜团。由美子最终平静接受他的自杀,不再纠缠于过往的痛苦与不安,她身边的世界自然变得澄明通透,那时节她“面朝大海,春暖花开”,在远离大阪的海边轮岛找到了对他人、更是对自己的宽容与珍视。      其实一直很流连<幻之光>江角真纪子的那个童年梦,秋月微阴,夜色浓幕散淡著薄绿光的水泥桥面上,执意只身回四国津云乡下终老的祖母、渐行渐远的背影。莹莹路灯、隆隆电轨,在夜的静谧下台湾大师陈明章冷洌煽情的配乐怎不使人潸然泪下。   生如夏花灿烂,死如秋叶之静美。 忧伤的日式寓言。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沙罗双树的更多影评

推荐沙罗双树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