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男波杰克背后的人生哲学思想

遗忘美好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我们的日常生活掩盖了自身存在的毫无意义,这个概念被称作“存在虚无主义”,是马男波杰克背后思想的基石,如果生活真的毫无意义,那我们该如何去面对它呢?

part 1 :distract youself

要想应对生存在一个无意义世界中的痛苦,一个重要手段就是转移注意力

卡罗琳公主执着地用工作转移自己的注意力,她难以抑制地想要修正她所关心的人的生活。虽然抱怨工作主导了自己的生活,她事实上没有能力处理没有工作的空闲时间,当她的经济公司泡汤之后,她终于闲下来,能开展一段之前想要的恋爱关系,她却找到了另一条职业道路,重新回到好莱坞绞肉机里去了;陶德,波杰克最好的朋友和没完没了的蹭房客,他只要有事可做就很开心,陶德也许像只无头苍蝇,也没什么常识,但他总有办法让自己保持忙碌;花生酱先生的生活也是持续自己的转移注意力,虽然看上去像个傻瓜,但花生酱先生其实比大多数人都更有自知;宇宙是一片残酷又冷漠的虚空,保持快乐的方法并不是追寻人生的意义而是用一些无聊的琐事来让自己保持忙碌波杰克的整个人生就是一系列转移注意力,吃松饼,喝到醉,乱睡刚遇到的女人,或者重复看自己的老剧集小马乱闹,波杰克一天的活动实在是太琐碎无趣了...
显示全文
我们的日常生活掩盖了自身存在的毫无意义,这个概念被称作“存在虚无主义”,是马男波杰克背后思想的基石,如果生活真的毫无意义,那我们该如何去面对它呢?

part 1 :distract youself

要想应对生存在一个无意义世界中的痛苦,一个重要手段就是转移注意力

卡罗琳公主执着地用工作转移自己的注意力,她难以抑制地想要修正她所关心的人的生活。虽然抱怨工作主导了自己的生活,她事实上没有能力处理没有工作的空闲时间,当她的经济公司泡汤之后,她终于闲下来,能开展一段之前想要的恋爱关系,她却找到了另一条职业道路,重新回到好莱坞绞肉机里去了;陶德,波杰克最好的朋友和没完没了的蹭房客,他只要有事可做就很开心,陶德也许像只无头苍蝇,也没什么常识,但他总有办法让自己保持忙碌;花生酱先生的生活也是持续自己的转移注意力,虽然看上去像个傻瓜,但花生酱先生其实比大多数人都更有自知;宇宙是一片残酷又冷漠的虚空,保持快乐的方法并不是追寻人生的意义而是用一些无聊的琐事来让自己保持忙碌波杰克的整个人生就是一系列转移注意力,吃松饼,喝到醉,乱睡刚遇到的女人,或者重复看自己的老剧集小马乱闹,波杰克一天的活动实在是太琐碎无趣了,剧集里甚至经常开玩笑地不展示他一半时间都在干什么,事实上,波杰克自己都不是特别清楚他是怎么打发时间的,第一季中医生告诉他他需要放松点时,卡罗琳公主:“放松点?你在开玩笑吗?他不工作,没有准则,不负责任,除了放松他什么都不干”。剧集提出了一个常常指向名人的问题:他们拥有了一切,为什么他们不幸福呢?17世纪的哲学家布莱玆 帕斯卡论述过这个问题,他认为是存在主义的先驱,帕斯卡认为,如果有太多思考的时间,人类终将开始沉思他们自己的无关紧要,而这最终会让人闷闷不乐或者,像帕斯卡原话所说的那样“我发现人类全部的不幸都来自单单一个事实:那就是他们没办法在自己的房间中独处,我发现那只有一个真正的原因,即为,我们自身那无力凡俗之躯中,与生俱来的贫乏是如此之可悲,令我们细细思索这件事时,竟找不到任何东西能够让我们得到慰藉”“i have discovered that all the unhappiness of men arises from one single fact that: they cannot stay quietly in their own chamber.i have found that there is one very real reason,namely,the natural poverty of our feeble and mortal condition,so miserable that nothing can comfort us when we think of it closely”帕斯卡认为,人类自身带有一种天生的精神防御系统,能让这些想法不太过火:我们真的很容易分心,当我们的注意力被转移开去时,我们不再考虑自己的存在,便可以继续过下去,即使不那么开心起码也能良好运作,帕斯卡直接探过“不幸的名人”这一问题,不过他用的例子是国王,而不是电影明星,然而当我想象这样一位国王,他自己能感受到的一切欢愉他享乐,而这个时候如果让他不受打扰,独立思考他自身究竟是什么,那么这些浅薄的欢愉也无法让他继续幸福下去。就像一位国王,波杰克的生活里没有什么认真的挣扎,反之,他必须得将所有时间都用来转移自己的注意力,让自己永远都不用思考他目前生活的真相,虽然他多年来都成功地转移了注意力但这自欺欺人的假象终于还是被戳穿了,当他读了黛安娜的书“一场马戏”在书里,波杰克看见了自己真实的倒影,丑陋之处一览无余,他被强迫着面对自己的真正面目,他是什么又不是什么,接着面对他的自我欺骗,在注意力转移已经崩溃后,波杰克该怎么做呢?帕斯卡认为,一旦你超过了那个转移注意力也无法满足你的临界点,那么唯一的办法便成为上帝。可对于波杰克来说,这不可能,但如果这世上没有上帝,我们该寻求谁的帮助呢?对于波杰克,他的第一反应是继续用娱乐转移注意力,然而,剧集中研究了两个案例,研究在幻觉被打破之后,你如果强迫自己娱乐将注意力转向别方,最后会发生些什么?两种情况结局都不美好:第一个是来自秘马给予年轻时的波杰克的建议,基本可以总结为:啥都别想;但一旦秘马被取消了赛马资格,不再压抑自己的思想。。。。。。第二种情况是莎拉琳,恢复之前的状态终将导致悲剧性的灭亡。

Part 2 radical freedom

从一开始,波杰克就拒绝承担责任:我要对自己的幸福负责?他想要从他糟糕选择导致的生活现状中逃离,波杰克恐惧的东西被20世纪的法国哲学家让 保罗萨特所说的绝对自由,这是他存在主义理论的重点之一。如果存在主义有一句口号,那应该是存在先于本质,萨特认为一个物体的本质 就是它的目的,这就是我所谓的 人是被迫选择自由的意义,说是被迫,是因为人并不能自己创造自己,但是人又是自由的,当他被带到这个世界,他就要对他所做的任何事情负责。如黛安娜所说,我觉得根本并不存在所谓的内心深处,你表现出来的其实就是一个完整的你,他的内心深处病没有一个所谓的好男波杰克,世上只有一个波杰克,而且是由他至今为止做过的所有选择 来定义的,你就是由你所有的错误组成的,没错,他的确是由他至今为止所做过的决定来定义的,但他并不一定注定会成为书里的样子,他有改变行为方式和他自己的自由,但这一切都只能靠他自己,成为你想成为的人永远不嫌晚,你要选择你想要的人生。

Part 3 Embrace the absurd

只有当你放弃一切的时候,你才能走向幸福,可以说花生酱先生和可爱狐能获得幸福归功于它们对于虚无主义的领悟,这让人想起了二十世纪法国思想家阿尔贝 加缪和他的荒诞主义思想,加缪认为宇宙是无理性且无意义的,人类却执着地想在里面寻找理由和意义,他把这一矛盾性称为荒诞,一旦你意识到荒谬的存在,你便只有三个选择回到原本的生活轨迹中去,什么也别想;自杀或者加缪的首选—反抗,换句话就是接受荒谬然后继续快乐地生活,毕竟宇宙算个什么东西,竟敢控制我们的感受,加缪在他的西西弗的神话一文中阐述了这一观点,西西弗斯成为加缪的荒诞英雄,因为他认识到自己的任务是如此的荒谬但尽管如此,他还是决定保持快乐。这会越来越容易的,每天都会比前一天更容易一些,但是你要日复一日地坚持 这才是最难的。当它发生时 舞台背景崩塌而随着顿悟而来的是两种结局,自杀或自愈。拥抱荒谬,继续你无意义的工作 但是依然幸福地活着。

结论:

剧中其实给波杰克对于人生意义的挣扎提供了一个解决方案:家庭。在他的首次狂欢中 波杰克幻想自己成为了一个普通的顾家的男人,他在第二季结尾试图和佩妮上床也表现出他有多想重新开始,选择和夏洛特一起过普通的家庭生活,野马也许代表的不止是荒诞英雄,它们也许同样代表着家庭以及波杰克所缺少的归属感,同时第三季结尾的彩蛋似乎也表现出剧集已经准备好更多地探讨家庭这一话题,尽管我希望波杰克能从家庭中获得幸福,但是直觉告诉我:即使家庭也无法填补他的空虚。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马男波杰克 第三季的更多剧评

推荐马男波杰克 第三季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视剧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视剧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用客户端 豆瓣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