柯蓝和陆亦可,看起来没什么两样嘛

牵牛座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当我看到柯蓝眉飞色舞地说着“自己心无大志,我混不吝啊,我不要啊……你们的虚荣心驱使你们进步就进步去呗,我没那种欲望,就觉得这种生活还行”之类的话,或多或少会觉得有点不适

圆桌派终于回归了。上一季各期质量有高下之分,但只要有文涛,这节目就值得一看。其实看圆桌派不是指望从中学到一点东西(虽然很多时候还真学到了很多),就是听听他们聊天也挺开心的。我其实很羡慕文涛他们这种聊天状态,三两好友,随性而谈。但作为节目,每一期必须要有一个核心话题,这个话题也带给我们观众一些思考

第一期 出身

首先关于这个话题,每个人肯定都已经有了自己的一些看法,不同人的看法会天差地别,这自然就会有观点的碰撞。而且互相还都很难达成共识,从视频弹幕和各处的评论就可见一斑。所以关于出身这个问题,只能跟有相同观点的人去找一点共鸣,甚至是去找到一点依靠。

文涛通过一个问题带入主题:

你今天的很多好处,和你自己觉得你自己不好的地方,跟你的家庭出身有关系?

对于这个问题,按照我的理解,粗略的来分,你现在所取...

显示全文

当我看到柯蓝眉飞色舞地说着“自己心无大志,我混不吝啊,我不要啊……你们的虚荣心驱使你们进步就进步去呗,我没那种欲望,就觉得这种生活还行”之类的话,或多或少会觉得有点不适

圆桌派终于回归了。上一季各期质量有高下之分,但只要有文涛,这节目就值得一看。其实看圆桌派不是指望从中学到一点东西(虽然很多时候还真学到了很多),就是听听他们聊天也挺开心的。我其实很羡慕文涛他们这种聊天状态,三两好友,随性而谈。但作为节目,每一期必须要有一个核心话题,这个话题也带给我们观众一些思考

第一期 出身

首先关于这个话题,每个人肯定都已经有了自己的一些看法,不同人的看法会天差地别,这自然就会有观点的碰撞。而且互相还都很难达成共识,从视频弹幕和各处的评论就可见一斑。所以关于出身这个问题,只能跟有相同观点的人去找一点共鸣,甚至是去找到一点依靠。

文涛通过一个问题带入主题:

你今天的很多好处,和你自己觉得你自己不好的地方,跟你的家庭出身有关系?

对于这个问题,按照我的理解,粗略的来分,你现在所取得的成就以及你的素质水平、性格特点与你的家庭出身、个人奋斗或者某些机遇有关。而出身自然而然会带来相应的家庭教育、成长环境、教育资源、人脉资源等。当然,出身较不富裕的也可能拥有比较良好的家庭教育,诸如许多家庭家境并不殷实,将所有的希望寄托在孩子身上,给他提供良好的教育环境,有意识地培养孩子的综合素质。并不能否认这样成长起来的孩子以后有所成就一部分也还是得益于家庭出身,但更多就是靠自我奋斗了。但个人的性格特点则或多或少地会带有家庭的烙印。但是这样又会有家庭出身影响性格特点从而间接影响个人成就,那这么说来一个人目前的一切都与家庭出身密不可分吗?(还真有点绕, 这就是所谓的联系具有普遍性?)

从他们各自回答的状态来看,他们四个人大概就是四类不同的人。

蒋方舟首先答道:我肯定是这个凤凰女带来的自卑感,促进我一路成长啊。蒋的这句话乍一听好像有点假,但其实站在她的角度也没什么问题。先说自卑感,不同人所理解的自卑是不一样的,穿破衣服的在穿好衣服的人面前是自卑,蒋方舟所说的小城市见到穿洋气衣服的也是自卑。

再说凤凰女。虽然她从小的家庭环境不算很差,但到如今还是完成了跨越。得益于作家母亲的眼光,从小就有意培养写作,她以神童名世,然后进入清华,到加入《新周刊》。纵向比较她有自身从无名到有名的跨越,横向比较她比这类家庭的孩子都要出色不少吧。我所说的跨越是指离你那个家庭出身的大多数/平均水平(Standard level),即离理应水平的差距。以她的那种家庭环境,就算没有闻名全国,普遍来说过得应该也过得不会很差。跨越是有,但还没到凤凰女的程度,其实她有意无意地扩大了凤凰女的范围。

蒋方舟这样说是觉得自己的家庭还不够好,与出生北京(只是一个打个比方)算是差了一点。马爷说要是在北京就不会有现在的成就,流于平庸。这样说是针对个体而言,若总是以成功者的结果论,那就会产生幸存者偏差。若针对这种家庭背景的群体而言,在北京自然会有更广阔的视野,理应水平当然比在小城市要好。回到问题来说,蒋方舟的才学以及她目前所拥有的与她的家庭出身当然有直接关系,她其实并没有否定这种影响,知识分子的家庭或多或少都会对子女产生很多积极的影响。她的凤凰女之说,是略带夸张的自嘲吧。

再说说涛哥自己吧。

文涛说:我们俩(与蒋方舟)是属于贱民出身,你们俩(柯与马)有点新中国贵族出身的味道。文涛的这句话就是真正的自嘲了,带上蒋方舟一起说有点找接近自己的抱团的感觉。文涛在锵锵也多次提到过自己是农村的底层出身,深知自己所拥有的一切来之不易,自己高出家庭出身的理应水平很多,也算是个凤凰男。他目前所拥有的一切,是通过体制类那条高考独木桥一步步走过来的。所以要说他的成就跟他的出身之间的关系,我想关系不大吧, 他更多的是苦心人天不负吧。

他虽然没有明说,只是间接提到自己性格特点跟出身有关:

北京朋友有不易察觉的优越感,放纵性情,而农村出身的骨子里循规蹈矩,举轻若重

他也很多次在节目中说自己的这种“胆小怕事”。的确,家境优越的人,也就是方舟提到的“猛人”会有更多的试错机会,敢于去尝试很多新鲜的东西,有的甚至生活中放荡不羁,因为所担心的东西少。而家境一般的人往往瞻前顾后,生怕出错,毕竟出错的成本很高,于是便只能墨守成规,小富即安。文涛说这些话本来是羞于说出,只因做了媒体这一行才不得不学会去说。他说出了很多人的状态,出身一般的在功成名就后将出身这一块小心藏好,因为在这种人周围大多数都是从小养尊处优的吧,所谓“我费尽所有的力气才有面对面和你一起喝咖啡的机会”。至于出身,他们还真没闲情逸致去讨论。

柯蓝就是一个不想去讨论自己出身的人,柯蓝说着:

自己没饿着也没撑着,出身不能成为一个人成长道路上的借口……
出身只是证明了一个家庭教育、见识和阅历……

弹幕上一片骂声,“饱汉不知饿汉饥”、“得了便宜还卖乖”云云。很明显,我们都认为她目前的一切,包括文涛说她性格的“刚性”不讨人喜欢,都与她的出身密不可分。她回避谈论出身,也许是想说明自己取得目前的成就与出身无关,就像鱼从来没有意识到自己生活在水里,觉得出身真是太理所当然了吧。

她说“祁同伟得到同情,因为家庭教育,他完全无敬畏,不知廉耻”,这句话其实我没太听懂。首先她竟然会说祁同伟得到同情我有点意外,整句是不是该理解成因为祁同伟的家庭教育导致他毫无敬畏,所以他得到同情?但是大部分观众同情他不都是因为他出身底层,后面被冰冷的社会现实教育,从一个品学兼优的理想主义者到迷信权力不择手段的腐败分子吗?而她的发言好像出现了一些偏差,她这么一说,柯蓝和陆亦可,看起来没什么两样嘛!戏里戏外很像啊。

我不是想刻意地去批判她,毕竟她没有说出“何不食肉糜”之类的话。但当我看到柯蓝眉飞色舞地说着“自己心无大志,我混不吝啊,我不要啊……你们的虚荣心驱使你们进步就进步去呗,我没那种欲望,就觉得这种生活还行”之类的话,或多或少会觉得有点不适。涛哥和柯蓝在讨论这个话题的时候,完全是没有任何共同语言。不过涛哥的高明之处,在于若是观点不和就岔开,哪壶不开就不提了。对于这样一个话题,观点不同真的就没有交流的必要了。

最后说说马爷,马爷说的“一个家庭的偶然,是百年中国历史的必然”是《客从何处来》里的句子。名人寻根,早就知道马爷出身不凡。但是马爷从未避讳谈论自己出身的好,坦率的说空军大院出身,言下之意也就是承认自己能够走到今天,跟出身是有关的,当然也跟自身努力和机遇有关。活到马爷这个岁数,这些事也看得比较坦荡,六十耳顺,也就不怕别人怎么说自个儿了。

最后,眼看着局势不对,文涛话锋一转来谈理想,举起茶杯和而不同。戛然而止,余音绕梁,我脑海中闪现着各位的神情和话语,自己也反复思考这个话题。这也许就是圆桌派的魅力所在吧。

我总是觉得自己身上或多或少带着家庭出身的烙印,父母没能给我提供许多,至少让我在升学独木桥上走得摇晃但不至于掉下去,性格上甚至还有某些局限性,这些都是出身带来的,我没法回避这些。早已被孤独训练有素,也不指望跟谁找共鸣,只是希望自己能完成一些超越。

其实,我也想我的理想也是真至圣贤。

17
2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3)

添加回应

圆桌派 第二季的更多剧评

推荐圆桌派 第二季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视剧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用 App 刷豆瓣,更愉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