挣扎、挣命与妥协

阿福酱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影片围绕丁家三口和姐姐的疑似前任(也许只是青梅竹马)展开,描述的是在远隔闹世的矿上,有这样一群人在挣扎与妥协。片中角色的语言并不丰富,主题色调以冷色调为主,也是暗示了一种在这种没有出路的生活中,人们的一种麻木与生活的黯淡无光。
       影片先后以井水、宋大明、井生、丁父为主要描述讲故事娓娓道来。为什么选择这样一个家庭,乍看是无波也无惊的。但细查自有猫腻,最开始的时候,井水下班回家吃饭,饭桌上只有父亲姐姐弟弟三人。原来你们是个没有女主人的家庭,父爱再伟大也无法填充母亲带来的温暖,那些内心的深藏的无处倾吐,那些缺少关爱的叛逆,终将爆发。再至后来,原来母亲是被拐卖至此的妇女,也难怪乎姐弟二人与众不同、不安于室的小宇宙,他们的老父亲是没有这样的基因的,而他们知道外面有个世界,有他们的母亲,此是因。
       井水和宋大明是习惯了彼此存在而内心距离遥远的两个人。井水渴望的不是矿井,她近乎绝望的眼神中藏着愤怒与不服,她在挣扎,“不要送我鞋”(不吉利),“让我想想”(相亲后)都表明了她对现状是既不满又不舍。这些宋大明不懂吗?他...
显示全文
影片围绕丁家三口和姐姐的疑似前任(也许只是青梅竹马)展开,描述的是在远隔闹世的矿上,有这样一群人在挣扎与妥协。片中角色的语言并不丰富,主题色调以冷色调为主,也是暗示了一种在这种没有出路的生活中,人们的一种麻木与生活的黯淡无光。
       影片先后以井水、宋大明、井生、丁父为主要描述讲故事娓娓道来。为什么选择这样一个家庭,乍看是无波也无惊的。但细查自有猫腻,最开始的时候,井水下班回家吃饭,饭桌上只有父亲姐姐弟弟三人。原来你们是个没有女主人的家庭,父爱再伟大也无法填充母亲带来的温暖,那些内心的深藏的无处倾吐,那些缺少关爱的叛逆,终将爆发。再至后来,原来母亲是被拐卖至此的妇女,也难怪乎姐弟二人与众不同、不安于室的小宇宙,他们的老父亲是没有这样的基因的,而他们知道外面有个世界,有他们的母亲,此是因。
       井水和宋大明是习惯了彼此存在而内心距离遥远的两个人。井水渴望的不是矿井,她近乎绝望的眼神中藏着愤怒与不服,她在挣扎,“不要送我鞋”(不吉利),“让我想想”(相亲后)都表明了她对现状是既不满又不舍。这些宋大明不懂吗?他懂。但是宋大明无能为力,他只会挖矿,无法给予井水想要的生活,而且只会妥协。所有宋大明的镜头都是沉静如死水,一如他的人,无能,所以唯有听天由命。宋大明爱井水吗?爱。宋大明在影片中只说了四句话“我只会挖矿”、“给你姐(鞋)”、“你姐呢”、“去县城吧?”。少得可怜的几句话,每句都和井水有关。要知道,能让一个沉默的人开口必是他所牵肠挂肚之事物。然,他不是丁家人,他没有躁动的细胞。他不融入矿工之间的琐屑之中,因为他本身并不爱矿工生活,但是他安于这样的生活。这样的两个人不会有结果。在办公室“捉小三”一幕后,两人站于台阶栏杆两侧,画面被栏杆一分为二,预示了井水和宋大明道不同不相为谋的结局。
       井生一开始并不是这样的井生。至少在姐姐出嫁前,他还是个穿着校服乖乖上学的好少年。至于为什么会变成闲逛的逃课生,我认为是宋大明和姐姐井生的分道扬镳以及出嫁所致。长姐如母,这个弟弟应该是在姐姐的关怀下长大的,他依赖姐姐,此处可以从后期给姐姐去电为数不多的谈话中均问及何时归来可以看出。而第一次欢喜地叫着“大明哥”替姐姐代收鞋和一句不发报复似的还鞋之间的反差,似乎隐隐告知我们这个少年世界观的崩塌。原来大家认为的一对儿不是一对儿,原来美好的并不美好,原来一家人是可以分开的,原来的这条路走不通,原来的这条路老子我不想走了。于是在惯于逃课后,影片用大量的镜头和画面来描写这位反叛少年的心路历程:放任不羁爱自由→蹦跶无果听天命。
       如果说宋大明的镜头是沉静如死水,那么井生的镜头就是水花泛起涟漪,最后归于平静。在应招去北京当保安之前,但凡是描述井生的镜头都是晃的不行:他表达着不能下井、和女孩子讨论着高考、找老师学唱歌、包括骑车飞奔,摇晃的镜头说明着他摇晃的内心,像没头苍蝇一样乱撞的行为是最好的证明。即使选择了自认为正确的一条路,但是未来的迷茫使他动摇,无处着落,他没有目标。渐渐地随着他逃课的事情被父亲知道,镜头不那么抖了,仿佛他的内心镇定了,没有了欺骗的生活放佛踏实了少许,也找到了唯一的目标:去北京当保安。再之后,保安招工骗局败露,井生通往北京的大路被截断,他的镜头也日渐趋于静止,其实折腾了一圈也还是没能逃回原来的路,曾经说过的大话最终还是没能实现,唯有任认命。
比较有意思的是井生的一些情节的前后对比。一是和女孩幽会讨论未来时候的画面,是二人站在类似于一个幽黑的涵洞(不知道怎么形容这个词)中向敞亮的外部看,外面的世界正是寓意着未来。两个画面分别在招工败露事件前后,前者画面中,外部世界相对占画面比例很大,很饱满;而后者则是占很小部分,周围包裹着无尽的黑。这是井生对于未来的心境变化对比。也许曾经迷茫,但是至少还有希望存在着憧憬,但是后来却是无以为望。
 
外部世界相对占画面比例很大,很饱满
外部世界相对占画面比例很大,很饱满

外部世界占很小部分,周围包裹着无尽的黑
外部世界占很小部分,周围包裹着无尽的黑

       第二处是井生骑车的画面对比。前者是意气风发的井生伴随着《蓝莲花》占据着画面大部分,且井生的角色就在画面的最前方,即未来是不可估量,但年轻的井生欣然前往,好似他是自己命运的主宰一般。后者是在确定去井下工作后,井生渺小的背影在无尽而唯一的道路中渐渐远去,是以对这唯一的未来之路妥协。
 
年轻的井生欣然前往,好似是自己命运的主宰
年轻的井生欣然前往,好似是自己命运的主宰

井生渺小的背影在无尽而唯一的道路中渐渐远去
井生渺小的背影在无尽而唯一的道路中渐渐远去

       丁父就是当地人妥协后的写照了。苦盼来了退休,结果却是一副病躯。唯一那么点愿望就是见见唯一的妻子。此处丁父应是绝症,只有没了路,才能让鸵鸟从毛里抬出脑袋另寻出路,否则他没有勇气。
       那么丁父是否通过电话找到了妻子而出发呢?我认为是没有。丁父出发后,镜头切换至俯视镜头,俯瞰着蜿蜒的山路,丁父乘坐的汽车独行在这没有尽头的山路上,昭示着什么不言而喻。但鸵鸟终于出发了,不是吗?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地下的天空的更多影评

推荐地下的天空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