猜火车2 猜火车2 8.0分

还有人记得《银翼杀手》和《猜火车》吗?

地球是我做的

短评写在电影之后,长评写在电影之前----因为我似乎老觉得它应该在一切未揭晓的时候才是最酷的。

当然,因此没有剧透。

  没人不知道《银翼杀手》和《猜火车》,但每个人的电影都不一样。   

第一次接触《银翼杀手》,不是电影,而是那款衍生游戏。充满迷幻色彩的90年代某天,我照例在去爷爷家的时候打开了叔叔的电脑--这可是我为数不多的可以探秘一个完全不同世界的时间。 在这台电脑上,我接触了雷神之锤,毁灭公爵,孤胆枪手等等和日常生活完全不一样的东西,极大的刺激了一个小p孩的脑细胞发育。但那天有些不一样,这款叫银翼杀手的游戏没法轻易的找到操作方式和打斗场面,你需要在一个个阴暗的环境中跑来跑去,和一堆不知道是什么的NPC聊一些不知所云的话题……这种感觉真是糟透了。   

我作为一个毫无人身自由的孩子,竟然玩了一款这么没有自由的游戏,让我感觉好像整个人都陷入了虚空之中,四处都是软绵绵的棉花,没有一处受力。这样的感觉如此深刻,以至于我清晰的记了二十多年。 更糟糕的是,我好多年后才知道这家伙和电影主角不是一个人……   二十多年来我经常回想这个时刻,它...

显示全文

短评写在电影之后,长评写在电影之前----因为我似乎老觉得它应该在一切未揭晓的时候才是最酷的。

当然,因此没有剧透。

  没人不知道《银翼杀手》和《猜火车》,但每个人的电影都不一样。   

第一次接触《银翼杀手》,不是电影,而是那款衍生游戏。充满迷幻色彩的90年代某天,我照例在去爷爷家的时候打开了叔叔的电脑--这可是我为数不多的可以探秘一个完全不同世界的时间。 在这台电脑上,我接触了雷神之锤,毁灭公爵,孤胆枪手等等和日常生活完全不一样的东西,极大的刺激了一个小p孩的脑细胞发育。但那天有些不一样,这款叫银翼杀手的游戏没法轻易的找到操作方式和打斗场面,你需要在一个个阴暗的环境中跑来跑去,和一堆不知道是什么的NPC聊一些不知所云的话题……这种感觉真是糟透了。   

我作为一个毫无人身自由的孩子,竟然玩了一款这么没有自由的游戏,让我感觉好像整个人都陷入了虚空之中,四处都是软绵绵的棉花,没有一处受力。这样的感觉如此深刻,以至于我清晰的记了二十多年。 更糟糕的是,我好多年后才知道这家伙和电影主角不是一个人……   二十多年来我经常回想这个时刻,它为什么对我如此重要?后来真的看了电影才有一点明白:对于未知和紧迫的恐惧恰好呼应了我整个学生时代,我每天担心卷子要签字,小混混要抢劫,乃至于我觉得当时的人生是分段的,每过几天或者几小时,就要勇闯一个难关,甚至由此产生了自己只能活在下一个节点到来前的时间中的感觉。

  那么,充满幻想的世界就代表了一个恐惧不受控制的我,我如此的沉迷于各种反乌托邦电影,并且激烈的否定它现实存在的可能,实际上是对重新夺回控制权的渴望。   所以我根本记不起来玩到《银翼杀手》游戏那天的季节,因为那天必须是混沌的,代表着未知和迷雾。

  看《猜火车》的时候,其实我也不记得是什么季节了,但印象中它必须是夏天。因为看它的时候,我已经大学毕业,可以躺在姑娘的大腿上对每个剧中角色人保持优越感,毕竟主角到最后所追求的也不过是一份工作和按揭买房,我已经做到了。

  毕竟夏天是文艺青年的季节,是最有活力,最主动,最接近永恒的。刚刚毕业的我可以轻松的享受青春的快乐。我泡妞,在酒吧吹哔,参加读书会和沙龙,像一个真正的嬉皮士一样和赤贫的北漂儿们在半夜三点的工体西路压马路……然后打车,回家,睡觉。   这是一种非常虚伪的中产阶级白左嘴脸:他们去非洲救助难民,却在假期结束时飞回纽约,并把一切当做谈资对待。

  虽然如此,当时的我却乐此不疲。因为它让我满足了自己夺回人生控制权的欲望,我觉得自己可以活的像个嬉皮士,然后一转头就又是一个白领。

  简直是侮辱嬉皮士。

  那些年我看了无数文艺电影,其中情感上最反感的是《戏梦巴黎》:你们怎么可以把家庭当成革命的地点?这太让人没有安全感了!这在我看来已经超出了安全的界限,开始入侵我隐晦的小花园了。   狠斗私字一念闪,灵魂深处闹革命……那都只是吹哔用的。

  然后莫名其妙的,我失恋,失业。与此同时伴随着的是胖了三十斤,腰肌劳损,胃溃疡。 这一切逼我在家和健身房之间两点一线的老老实实蹲了两年。

  这时候又看了两遍《银翼杀手》。   我开始意淫赛博格和永生,因为在潜意识里我已经放弃了和世界正面抗争的努力,开始幻想人体改造和永生才是解决我问题的途径,进而把一切留给时间。那么这时两部电影就分别代表了我对未来的幻想和对当下苟且的警醒。

  坐地日行八万里:科技发展,你又活的足够长,就一定有好结果,对不对?

  这么想很不好,但出乎意料的副作用是我似乎不在那么对人生的控制了。有些东西是控制不来,强求不得的,另外一些东西似乎也没必要去控制。

  于是再想起猜火车也就能理解主角的卑微小欲望:人能踏实活着就不错了,这已经是万幸,为什么要作死?

  因此于我而言,《银翼杀手》和《猜火车》突然掉了个个,前者变成了美妙事物的幻想,我最爱的片段变成了两人在男主家中的那段温情脉脉,昏黄的灯光在窗边把人都照得柔软了不少,而且拥吻不如对视,多少次我希望电影就在这里结束就好。 后来据说还有小说版本的2,3部,一直没找到,就希望看到好结局   而我也再也不能从《猜火车》里看出点什么憧憬,反而总是觉得替男主胆心,希望他能不赌那一箱子钱就好了。 不止是一丝自得的酷,还在惶恐中想要改变,可怜我开始只能看到酷。   很难说治好了白左病算什么成长,毕竟我开始像一个真正的老年人那样患得患失,优柔寡断,关注股市的信息和黄金的涨跌。   但我好歹决定把1/3的遗产捐给新人民军,这辈子总要革命一把。

  到这时候我已经神奇的开始狠斗私字一念闪了,我会觉得只留遗产会不会不够虔诚,不开放私人空间是不是不够朋友--承认自私才是平衡它的开始。

  所以我看到这两部片子的续作消息时候,虽然依旧被范吉利斯的配乐震撼到后脑一阵发麻,觉得冲这也值了,但也总是在想“是不是蹭IP?”,“商业电影最终目的还是赚钱。”之类的事情。无法再单纯的以一颗粉丝之心去探讨剧情的衔接和连贯性,因此也就更没法朝圣了。

  不过我还是会看这两部电影续作,他们对我的意义太大。但是如果可以选择,我还是希望可以在十年前的夏天看到它们。端着啤酒,做着自己和别人不一样,根本不会变老的梦,和一堆以为永远会在一起玩的朋友蹲在出租屋里,吹着自己的新纹身,像傻逼一样尖叫着等待片头的闪现。   

然后回到2017,永不回头。

3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猜火车2的更多影评

推荐猜火车2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