胭脂扣 胭脂扣 8.3分

情象水向东逝去,此生我负你一片痴心,甘愿拿一生落魄相抵。

dgdfgku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外面的世界人山人海,不如窝在家里吃西瓜、看电影。


80多岁的十二少做着戏子群演的行当,津贴低微,生活无保障。

妻子和儿子怨恨他不懂持家,结婚短短几年就将家业悉数败尽,这以后也就不管他的死活了。

年轻时候的戏子梦,到了老年也尚未真正得到机会施展拳脚,和一堆生来便卑微的平民百姓在一起抢饭吃,他倒也不在乎什么了。

也只有在街头巷尾,找一处偏僻无人的角落,吸一口陈年鸦片,才能重温五十年前的快意人生。

可有些事,他始终是忘了,或者不愿意想起罢了——那些在快活荒唐的岁月里令人惆怅不已的事情。

再年轻一些的时候,他也会时常问自己:如果那时候,赴了黄泉与她相见,是不是就没有50年的惆怅了?



——————————————————————————————


50年前,还是意气风发,肆意风流,身家显赫的陈十二少。

可以为了喜欢的妓女,放弃所有的陈十二少。

那个不顾他人目光,只专情于如花的陈十二少。




1


那日金陵酒家,与你四目相对,深情对戏却遭调侃:

“哪来这么多愁啊”

好一句戏谑调侃,从此于你一片倾...
显示全文
外面的世界人山人海,不如窝在家里吃西瓜、看电影。


80多岁的十二少做着戏子群演的行当,津贴低微,生活无保障。

妻子和儿子怨恨他不懂持家,结婚短短几年就将家业悉数败尽,这以后也就不管他的死活了。

年轻时候的戏子梦,到了老年也尚未真正得到机会施展拳脚,和一堆生来便卑微的平民百姓在一起抢饭吃,他倒也不在乎什么了。

也只有在街头巷尾,找一处偏僻无人的角落,吸一口陈年鸦片,才能重温五十年前的快意人生。

可有些事,他始终是忘了,或者不愿意想起罢了——那些在快活荒唐的岁月里令人惆怅不已的事情。

再年轻一些的时候,他也会时常问自己:如果那时候,赴了黄泉与她相见,是不是就没有50年的惆怅了?



——————————————————————————————


50年前,还是意气风发,肆意风流,身家显赫的陈十二少。

可以为了喜欢的妓女,放弃所有的陈十二少。

那个不顾他人目光,只专情于如花的陈十二少。




1


那日金陵酒家,与你四目相对,深情对戏却遭调侃:

“哪来这么多愁啊”

好一句戏谑调侃,从此于你一片倾心。




2


我来见你,在房间里左等右等,你款款出现,再而离开,再而出现,这倒也好,在我眼中,你本就跟别人不一样。

我愿意为你去摘那夜空中的星辰,去采晨曦中的第一滴露水,去摘得雨后初晴时的七色彩虹。

“如梦如幻月,若即若离花”

那天我冥思苦想,为你附上这世间仅属于你我的最浪漫的情话。

我一直没告诉过你,我最幸福的时光就,是你我二人在一起,唱一首小曲儿,“你睇斜阳照住个对双飞燕”。




3


家人反对,我知你心中万千委屈。

两个人相爱,没什么不对,我还爱你,你也爱我,这就够了。

我也仅想二人潇洒快活,浪迹天涯。



那时你为我买了新衣服,却问我:衣服旧了呢?人呢?

衣服旧了,就扔掉啊,人也一样。

可你不一样,我喜欢你,更喜欢你的万种风情。

一万种,你不会旧的。

爱你,也甘愿为你,放弃家财万贯,做于我身份极为相悖的下流戏子。

这样,我们才门当会对,少人说三道四。



其实我也在害怕,从小锦衣玉食,不愁吃穿的我,从此沦为戏子,惹父母生气不说,还对那个我从没想过的“未来”二字,恐惧起来了。




4


你说我们可以一起赴死,这样,便可以永远在一起,永无阻挠。

我想到死,想到了我的害怕,我的担忧,我的爱人,想到了如梦如幻月,若即若离花,想着,这大概是最好的结局了吧。




5


你喂我吞食鸦片的那一刻,我还是怕了,我有点担心这样到底值不值得,值不值得跟你一起走。

可我喜欢你啊。

你已经将所有的未来、所有的牵挂、所有的安全感托付于我,我怎可害怕?






6


 醒来的时候,父母守在我的身边,他们看起来,憔悴了好多。他们痛哭流涕:“我们只有你一个儿子了,你怎么舍得抛下我们去死!”

周围的声音很是嘈杂,嗡嗡一片。

大家都在议论着南北行陈十二少的自杀未遂。

可我的脑海里,只有如花。

我也明白了一件事。

我没有死成。

我问大家,如花呢?

父亲突然暴跳如雷:“你还想着她?就是这个妓女,差点害死你!”

可他们却不肯说出如花的状况。

我顾不了依然虚弱的身子,大街小巷得寻找如花。




7



“如花已死”

我们那样决心一起赴死,却没能跟她一起走成。

可怜天下父母心,他们始终,是怕儿子知晓真相后,心灰意冷。




8


父母这几天无时无刻得守在我的床前,嘘寒问暖。

指腹为婚的表妹也时不时地来看望我。

这几天,我一直在想一件事情。

我要不要随了如花去了。

阴间寒冷,她是否在下面等我嘞。

趁着没人的时候,我偷偷拿起鸦片膏,汤匙舀了一勺,送到嘴边又放了下去。

我始终没勇气再次吞下。

那给我勇气的人儿哟,那让我愿意赴死的人儿哟,再也没有了。

吸大烟的时候,我会产生一种错觉,你还在我的身边呢。

我们一起唱小曲儿,“今日天隔一方难见面,是以孤舟沉寂晚景凉天…”。




9



父母说,下个月要把表妹许配给我。

随他们去吧。



后来恍惚间我突然想到,我们共同赴死的那日说的玩笑话:

“你会不会帮淑娴戴耳环?”

“会”

“我还会帮她采耳”

“但是我一边采耳,一边想着你”



“你会不会帮淑娴穿长衫呀”

“会”

“我还会帮她扣鸳鸯扣”

“不过我一边扣,一边想着你”



后来都成真了。

那天若没有我们这些随意的玩笑话,我们会不会早已经一起投胎了。

你投胎成南行金店的大家闺秀,我还是南北行的十二少。








可是,他最终是负了她诚挚而强烈的感情。

他想,大概这就是命吧。


情象水向东逝去,此生我负你一片痴心,甘愿拿一生落魄相抵。


——The End——
图片来源于网络

本文首发在微信公众号:树懒唠嗑 账号:sloth233 欢迎订阅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胭脂扣的更多影评

推荐胭脂扣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