菲勒斯的离场

六石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随便说说《独自在海边的夜晚》的对话
  看这个片子已经很晚了,看了下短评,对此片的解读大概分为两派,一派是带入了洪的个人经历,把导演出轨事件进行强行洗白说;另一类则如同洪往日作品分析一样,从男女关系入手。
  洪尚秀这人有意思,明明全世界都在议论他与金敏喜出轨的绯闻,可他偏偏要把这件“丑闻”拍出来,还凭借此片在柏林为金敏喜送上了影后宝座。洪几乎可以算是近些年半岛影坛中比较高产的导演了,要知道他可是去参加电影节都能顺便拍部影片呢(《克莱尔的相机》)。但是他每部电影都近乎走着单一的风格,无论叙事结构,表现主题,甚至卡司团队一成不变。李善均,郑在泳,郑有美,以及如今的女友金敏喜等人。
  要怎么说呢,以往洪的影片中的男性和女性似乎完全不是一个物种。男性一样的软弱,无能,在关键问题上逃避,但是又让人怜惜,不过这倒是对如今“菲勒斯失语症”的真实写照,难怪洪尚秀影片中的男人不是电影导演,就是画家,作家。女性形象简单也要更复杂,《你自己与你所有》中李宥英饰演的敏贞,《不是任何人的女儿海媛》中郑恩彩饰演的海媛,《玉熙的映画》中郑有美饰演的善熙,无不是一种施救者的姿态进...
显示全文
随便说说《独自在海边的夜晚》的对话
  看这个片子已经很晚了,看了下短评,对此片的解读大概分为两派,一派是带入了洪的个人经历,把导演出轨事件进行强行洗白说;另一类则如同洪往日作品分析一样,从男女关系入手。
  洪尚秀这人有意思,明明全世界都在议论他与金敏喜出轨的绯闻,可他偏偏要把这件“丑闻”拍出来,还凭借此片在柏林为金敏喜送上了影后宝座。洪几乎可以算是近些年半岛影坛中比较高产的导演了,要知道他可是去参加电影节都能顺便拍部影片呢(《克莱尔的相机》)。但是他每部电影都近乎走着单一的风格,无论叙事结构,表现主题,甚至卡司团队一成不变。李善均,郑在泳,郑有美,以及如今的女友金敏喜等人。
  要怎么说呢,以往洪的影片中的男性和女性似乎完全不是一个物种。男性一样的软弱,无能,在关键问题上逃避,但是又让人怜惜,不过这倒是对如今“菲勒斯失语症”的真实写照,难怪洪尚秀影片中的男人不是电影导演,就是画家,作家。女性形象简单也要更复杂,《你自己与你所有》中李宥英饰演的敏贞,《不是任何人的女儿海媛》中郑恩彩饰演的海媛,《玉熙的映画》中郑有美饰演的善熙,无不是一种施救者的姿态进入到男性的世界中,不同于传统男权社会“获取与被获取”的关系,洪的电影中总是让男性临近“失语”,女性伸出一双犹如玛利亚仁慈的双手进行施救,所谓的爱情变成了女性对男性的一种“施舍”,男性的“礼拜”看起来虽然虔诚,但也不怎么高明,除了倾诉衷肠伴随着哭哭啼啼,可以说已经愚蠢到底了。
  按照拉康派精神分析师的说法,在婴儿的成长过程中,必须要经过两个阶段才能形成一个独立的个体,一个是要通过镜像阶段来形成的原始自我;另一个就是经历一个完整的菲勒斯时期(Phallic stage),通过俄狄浦斯情结克服母亲的欲望,认同菲勒斯中心以及母系的匮乏。临床病例上的表现为:婴儿逐渐认识到只有男性才有阴茎这一事实的时期。在佛洛依德的生物主义倾向中,菲勒斯(Phallus)同阴茎(Penis)似乎有着等价的含义,拉康的Phallus则试图逐渐剥离原有的生物学层面,使得菲勒斯完全成为一个精神分析词汇。他说过:菲勒斯是一个绝对的能指,没有所指的能指,只能是能指的能指。
  菲勒斯即是话语环境背后永远的阴影,象征与幻象,那么阴影本身为什么要同男性的性别挂上关系呢?除了文化的积累和辞源的生物学含义,似乎想不到其他原因。洪的电影向来以“对话冗长且尴尬”著称,其实其中不乏一种对菲勒斯中心男性立场的挑衅,菲勒斯的欲望怎么可能会趋同于男性的需要?或是,如今的话语秩序中,男性角色已经日趋“失语”,同男性挂钩的菲勒斯显然已经离场。
  在《独自在海边的夜晚》片中有场室内对话的戏蛮有意思的,几位好友在家中的集会(从后面我们得知,他们的身份分别是独立电影人和演员),酒过半程。突然有人谈到永熙更有魅力了,似乎是一种经历过煎熬后内心的成熟,明洙和天佑前辈很快补充说,她一直就是那么漂亮啊,永熙只是跟着淡淡的微笑,又有人问,永熙没有男人(男友)吗?永熙同样微笑着回答:想接近我的人吗?很多,街上,面包店里都有,但是都太明显了。
  相比之下,坐在对面的度熙(貌似是明洙前辈的女友?)就没有这么明智,着急的问道:我经历了煎熬,为什么没有变得漂亮/我的魅力在哪里?只得到了“个性满分”这样敷衍的评价。
  如今来看这样的段落:两个女人,不管她们面容如何(金敏喜确实更加漂亮),但是她们在对话的主导地位是差异极大的。
  度熙似乎想主导自己作为女性身份的评价,她更加主动,更加积极,但是积极主动的目的仍然是男人的评价。永熙虽然表面上是顺从男人的评价,但是在更高的层次上,她追求的是自身身份的主导建制。有意思的是,永熙在对话中还谈到了“那里的男人身材都很棒,也温柔,而且那里很大”天佑前辈反问“真的很大吗”,永熙微笑着点了点头。这就厉害了,看似一句玩笑话,却直接指出了男性身份本身的菲勒斯也是匮乏的,同样是被阉割了的,在一般的拉康叙述中,人们只拥有逼真的表达他们所拥有菲勒斯的欲望。女性想同一个菲勒斯符号进行搭配,或是直接表达为,因为女性渴望成为菲勒斯,要求她们必须抛弃她女性的某些方面,成为她目前所不是的,她想被欲望,被爱,而自身欲望的能指被假定在那个看似具有“菲勒斯”的男性对象身上。所以拉康学者们在考察两性观点时候认为在几千年的文明中,女性在性满足方面的欠缺是比较容易忍受的,因为她们肯定自身欠缺菲勒斯的事实,这使的女性自身欲望观点受到忽略,但是对于女性来讲,在欲望上固有的压抑也比男性更少一些。
  当永熙对两位男性前辈夸夸其谈说起其他地方的人“那里比较大”时候,显然暗示着一种性别话语于其中“男性菲勒斯的欠缺”。暂时作为权力、欲望的能指,男性自身尽管拥有真正生物意义上的菲勒斯,但是这个菲勒斯在精神分析中是不完整的,或是说,它是有实际所指的,就是生物意义上的Penis,至于完整的Phallus,仍然是匮乏的;既然是自身匮乏的,那么男性也永远不可能为女性提供她们所需的菲勒斯,既然菲勒斯作为能指永不可获得(能指的能指),所谓的菲勒斯的中心崇拜已经离场,那么永熙实际上表达了对男权政治话语体系的一次嘲弄。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2)

添加回应

独自在夜晚的海边的更多影评

推荐独自在夜晚的海边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