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鹿原 白鹿原 8.9分

何冰版鹿子霖戳中了谁的痛点

云飞扬
根据陈忠实同名长篇小说改编的电视剧《白鹿原》中,何冰与张嘉译分别饰演的鹿子霖与白嘉轩,获得了无数观众的喜爱。何冰以其表演上极强的可塑性再度用心刻画角色,与角色融合为一体,创造出了别样的鹿子霖。


说到陈忠实先生的《白鹿原》,何冰还是有缘分的。他说,“最早读原著小说是在上世纪90年代初,或者80年代中期。后来人艺排这个戏时我就想演鹿子霖,当时就跟林兆华导演说了,但导演觉得我那时太年轻了,岁数太小,濮存昕大哥演白嘉轩,我们俩年龄上搭不了。导演说我可以演黑娃,但我这个模样也不合适。绕来绕去最后终于在电视版《白鹿原》中得偿所愿,演了“鹿子霖”这个角色。”不过,何冰在演绎“小人”鹿子霖这一极具人格上的卑微与人性鄙陋一面的人物时,还是通过对角色内心世界的把握,恰如其分,鲜明、生动地体现了鹿子霖丰富的情感与精神状态,就像何冰在采访时说,“我们其实很难真正去还原他,一个地主老财,一个充满私心的富农。他最远大的目标就是在这个土地上过衣食无忧的生活,如果能做个土皇上,有人听听他的话,就更好了。我鹿家,儿孙满堂,高门楼,大牲口,这就是他全部的梦想。”


在鹿子霖的沉浮人生中,他的一生都充满了...
显示全文
根据陈忠实同名长篇小说改编的电视剧《白鹿原》中,何冰与张嘉译分别饰演的鹿子霖与白嘉轩,获得了无数观众的喜爱。何冰以其表演上极强的可塑性再度用心刻画角色,与角色融合为一体,创造出了别样的鹿子霖。


说到陈忠实先生的《白鹿原》,何冰还是有缘分的。他说,“最早读原著小说是在上世纪90年代初,或者80年代中期。后来人艺排这个戏时我就想演鹿子霖,当时就跟林兆华导演说了,但导演觉得我那时太年轻了,岁数太小,濮存昕大哥演白嘉轩,我们俩年龄上搭不了。导演说我可以演黑娃,但我这个模样也不合适。绕来绕去最后终于在电视版《白鹿原》中得偿所愿,演了“鹿子霖”这个角色。”不过,何冰在演绎“小人”鹿子霖这一极具人格上的卑微与人性鄙陋一面的人物时,还是通过对角色内心世界的把握,恰如其分,鲜明、生动地体现了鹿子霖丰富的情感与精神状态,就像何冰在采访时说,“我们其实很难真正去还原他,一个地主老财,一个充满私心的富农。他最远大的目标就是在这个土地上过衣食无忧的生活,如果能做个土皇上,有人听听他的话,就更好了。我鹿家,儿孙满堂,高门楼,大牲口,这就是他全部的梦想。”


在鹿子霖的沉浮人生中,他的一生都充满了艰辛与挫折,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他毫无原则且不择手段。鹿子霖始终牢记先祖的教诲:“无论你将来成龙还是成虫,无论你是居官还是为民,无论你是做庄稼还是经商以至学艺,只要居于人下就不可避免要受制于人,就要受欺。你必须忍受,哪怕是辱践也要忍受。但是,你如果知识忍受而不思报复永远忍受下去,那你注定是个没出息的软蛋狗熊窝囊废。你在心中忍着,又必须在心中记得,有朝一日要踩到他头上,让他也尝尝辱践的味道。”于是,在白鹿原上,鹿子霖要想方设法战胜白嘉轩,无论是在族长的争夺上,还是在后来的家族问题上,乃至村民所拥戴之人上,他都想做到第一,都想“踩到别人的头上”。例如,在竞选族长之位时,他就与白嘉轩暗斗,而当白嘉轩说让他当族长时,内心是狂喜的。殊不知,保举的人推荐了白嘉轩,而他看着村民们一个个举起手支持白嘉轩,内心是极其不愿意的,但他又不能不支持。在整段演绎的过程中,何冰仅仅凭着一段台词,一个眼神,一个动作就紧紧地抓住了观众的注意力。


然而,当鹿子霖在田福贤的帮助下,当上了“乡约”,并且白嘉轩也在他的管辖范围之内后,他是高兴地,脸上掩藏着不住的高兴。鹿子霖在县里培训了十天的鹿子霖穿着制服,带着“第一保障所”的牌子回到原上,他表现得极为的嚣张,有一种“我终于当官了”的炫耀。何冰在表演中善于捕捉和利用节奏,于细枝末节处将鹿子霖这一人物的内心情感自然流露。


再如,当鹿子霖抬着匾,进入家后,他与父亲的一场戏,就看出了鹿子霖的骄傲与自豪,尽管父亲心里埋怨他,认为他跟着田福贤,迟早会被坑的。当儿子掀开红布,鹿子霖摸着儿子,说“认识吗?”儿子摇摇头,鹿子霖欢喜地让儿子跟着他念“第一保障所”,那神情,那语气,无处不在的神气。当他想在祖坟上放“炮”,宣示这种“官”的荣誉时,内心是洋洋得意的,无论是在各村的族长面前,还是在白嘉轩面前,又或者在自己父亲面前,都掩藏不住你内心的骄傲,即使他当“官”,被许多人不认可。鹿子霖在父亲面前耍酒疯,与见到白嘉轩时的嘴脸,都是同一人物,不同方面的呈现。也就是说,何冰的演绎,让我们看到了鹿子霖这一人物不同的内心节奏,并且让观众看到了他的变化。


被夸“会演戏“的何冰,总能根据角色创造出变化,这种变化,是由内而外的,无论是《我的兄弟姐妹》里的老大齐忆苦、《生死十日》里的八路军小分队队长刘亮,还是《青春四十》里的出租车司机何京,《西山剿匪》里的七十三团团长叶龙,以及电影《十二公民》中的法官等等,何冰都能凭借着自己话剧的功底,展现出惊人的塑造能力,而且演绎每一个角色,都有每一个角色的特点。这是很难得的。从艺24年,何冰诠释了生活中的各色各样的人物,或欢喜,或快乐,或高傲,或自卑的男人形象。可以说,何冰作为人艺的演员,展现出了特别强的可塑性,“无论是在舞台上,还是在影视剧中,都变换着人生,演绎着自己”。


托尔斯泰曾说:“艺术活动是以下面这一事实为基础的,一个用听觉或视觉接受他人所表达的感情的人,能够体验到那个表达自己的感情的人所体验过的同样的感情。”通俗地说,表演艺术要以情动人,要演员在演绎角色的时候,以自己的形体动作为核,注入自己的情感,并与角色融为一体。在刘进导演的电视剧《白鹿原》中,何冰做到了角色与情感的统一,将人生观价值观颇为世俗的鹿子霖,坦白的毫无保留的表达。纵观何冰曾演绎过的大小角色,在人物的刻画上,无论是正直义士,还是奸佞小人,何冰从未站在人性的制高点上过多的加以保护自我,演技不设防,将人物的本貌真实的呈现给观众,也许正是因为这份真实,才能真正的走进人心。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白鹿原的更多剧评

推荐白鹿原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视剧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用 App 刷豆瓣,更愉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