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再也没见过1900

咸菜稀饭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在哄走了上晚自习的物理老师后。电影开场了。
  我拿出零食,喊了句“前排出售瓜子香烟啤酒。”一阵笑声过后,一个圆滚滚的胖纸出现了。
  他要卖掉自己的小号,最优质的黄铜,他眼中的一部音乐史。不过廉价罢了。也许不闻与世间的艺术本就如此下贱,而名声大噪后人们便从灰尘堆里,杂物间中翻来覆去的寻找。
  一首曲子响起,我撕开了辣条包装。1900终于要出现了,这电影够慢,我想。
  1900生而不凡。在8岁时的天赋展现,让人们为之倾倒。但这些都不重要,在面对船长的质问,一句“去他妈的规则。”一瞬间,他的固执,他的倔强,他的那种不羁,击中了我。我放下辣条,抹干净嘴巴。我意识到,我在看着1900,他也在看我。
  没有过多寒暄,福克斯与1900的友情也是在一架钢琴上完成的。大海肆意宣示着威力,而1900只是在海洋中悠闲的弹奏,一个又一个欢乐的精灵开始雀跃,无人的舞厅反倒也许是最佳的舞台。其实1900就是那艘船吧,终日漂泊,从不久留。他问“海的声音是什么样的?”他自己回答,是一种呼唤,一种力量,一个广博的天地。我坠入了海中,耳边萦绕着他指下的音符。
  他本该永不...
显示全文
在哄走了上晚自习的物理老师后。电影开场了。
  我拿出零食,喊了句“前排出售瓜子香烟啤酒。”一阵笑声过后,一个圆滚滚的胖纸出现了。
  他要卖掉自己的小号,最优质的黄铜,他眼中的一部音乐史。不过廉价罢了。也许不闻与世间的艺术本就如此下贱,而名声大噪后人们便从灰尘堆里,杂物间中翻来覆去的寻找。
  一首曲子响起,我撕开了辣条包装。1900终于要出现了,这电影够慢,我想。
  1900生而不凡。在8岁时的天赋展现,让人们为之倾倒。但这些都不重要,在面对船长的质问,一句“去他妈的规则。”一瞬间,他的固执,他的倔强,他的那种不羁,击中了我。我放下辣条,抹干净嘴巴。我意识到,我在看着1900,他也在看我。
  没有过多寒暄,福克斯与1900的友情也是在一架钢琴上完成的。大海肆意宣示着威力,而1900只是在海洋中悠闲的弹奏,一个又一个欢乐的精灵开始雀跃,无人的舞厅反倒也许是最佳的舞台。其实1900就是那艘船吧,终日漂泊,从不久留。他问“海的声音是什么样的?”他自己回答,是一种呼唤,一种力量,一个广博的天地。我坠入了海中,耳边萦绕着他指下的音符。
  他本该永不下船的,她出现了,在他录制第一张唱片的时候。于是,万物生长。他被迷住了。就像影片的开头“总有一个单身汉,一抬头,就只是那个姑娘。”他跌跌撞撞,他一刻也离不开她。他起身,说“我不会让我的音乐离我而去。”是音乐,也是姑娘。
  那个雨天。走向姑娘的1900,走向姑娘的我。他未送出的唱片,我未送出的情书。山高水长,再难相见。只有浸润汗水的衣领,才明白我们的悲伤。他将唱片撕碎,我听见了心碎。
  他仍在游荡,日复一日。他总会下船的,我知道。他开始与朋友们道别。福克斯将骆驼大衣送他。他走向行李,面对夕阳。他为什么会下船呢?“岸上的人总是把时间用在思考为什么上。”1900说。
  “你们在干什么!”班主任怒喊,“立马给我关掉。”于是电影散场,人们逃窜。“再见,1900。”我说。
  但我们都知道,再见,即是永别。
  我不知道这算不算影评,但我再也没见过1900。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海上钢琴师的更多影评

推荐海上钢琴师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用 App 刷豆瓣,更愉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