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牛城66 水牛城66 8.5分

Please open your heart and let this fool in

Nefelibata
2017-05-25 11:16:10

灰暗得像死人面孔的天空正飘着雪粒,鸟雀成群的扰人的叫唤着。billy brown 一个身穿灰色翻领短款夹克,踩着一双暗红色牛皮短靴,面色阴鸷的瘦削男人手插在紧身牛仔裤了,弓腰缩着脖子从监狱里走了出来。一时间他有些茫然不知所措,在监狱门口游荡了一会儿,环顾四周,又抽出不常露面的双手拢了拢他乌黑纤长的头发。考虑了一会儿后,他选择一屁股坐在身后的长凳上,镜头正对着他的背面以及在一片白雪皑皑当中他那突兀的股沟。万千思绪瞬间朝他涌来,他想起自己还不在监狱时候的生活,(工作,一个人下棋,为自己的存在而日渐焦虑……)想了不多久,酷寒的雪教他蜷缩在没有一丝温度的长凳上,直到身体有了尿意他才不得不起身。又来到监狱前 ,隔着铁丝网摁铃,巡警从传达室走出来,神色戒备地问他"你想怎样?"

"可以上厕所吗?"他看起来糟透了,眼窝深陷,面色苍白,不比断气的死人好看多少。一副落魄寒酸的模样。

"我不能让你再进去,这是出去的闸口。那是到镇上的最后一班车。,你最好赶快。"老头没好气的提醒他。

浑浑噩噩的上了车,撑着下巴打起了瞌睡。身体里的那泡尿早已憋不住了。急忙下车,询问洗手间在何处。不巧,车站的洗手间正好坏了。他捂着

...
显示全文

灰暗得像死人面孔的天空正飘着雪粒,鸟雀成群的扰人的叫唤着。billy brown 一个身穿灰色翻领短款夹克,踩着一双暗红色牛皮短靴,面色阴鸷的瘦削男人手插在紧身牛仔裤了,弓腰缩着脖子从监狱里走了出来。一时间他有些茫然不知所措,在监狱门口游荡了一会儿,环顾四周,又抽出不常露面的双手拢了拢他乌黑纤长的头发。考虑了一会儿后,他选择一屁股坐在身后的长凳上,镜头正对着他的背面以及在一片白雪皑皑当中他那突兀的股沟。万千思绪瞬间朝他涌来,他想起自己还不在监狱时候的生活,(工作,一个人下棋,为自己的存在而日渐焦虑……)想了不多久,酷寒的雪教他蜷缩在没有一丝温度的长凳上,直到身体有了尿意他才不得不起身。又来到监狱前 ,隔着铁丝网摁铃,巡警从传达室走出来,神色戒备地问他"你想怎样?"

"可以上厕所吗?"他看起来糟透了,眼窝深陷,面色苍白,不比断气的死人好看多少。一副落魄寒酸的模样。

"我不能让你再进去,这是出去的闸口。那是到镇上的最后一班车。,你最好赶快。"老头没好气的提醒他。

浑浑噩噩的上了车,撑着下巴打起了瞌睡。身体里的那泡尿早已憋不住了。急忙下车,询问洗手间在何处。不巧,车站的洗手间正好坏了。他捂着裆部,又询问到前面的餐厅有,痛苦地往那儿跑。嘴里不断吸气。正准备在一辆黑色轿车后面解决,还没拉开拉链,车主便回来了。来到餐厅,被老板以已经打烊拒绝。转身走进餐厅隔壁的舞蹈房,正在上踢踏舞课。他走进厕所,里面还有一个矮胖的男人。他正在拉拉链,那个矮胖的男人直盯着他看。"你在看什么?"他问。

"没看什么。"说着,胖子的眼睛仍盯着他的私处。

"那你的脸离我的裤子远一点!"

"放松点吧。"

"别叫我放松,你的脸离我的裤子远点就行。"

"just so big"胖子继续挑衅

他瞬间怒了,动手揍那个男人"你刚才说什么?你说什么,同性恋?"他把那个可怜的基佬推到墙上,双手摁着他肥大的头颅,激动地问道。"给我滚出去,同性恋!给我滚出去!"他将男人赶了出去。 回来继续小解,却发现解不出来。 一直有一种不安紧张狂躁的情绪围绕着男主。他气急败坏,恶狠狠地咒骂着刚才的同性恋,恼怒得直跳脚。这时女主从他身旁经过,看到情绪激动的他,冷冷地说了一句"watching out."

"what?what?是你要说话小心。"他指着女孩说道。

他预备打电话回家,却发现自己身无分文。只得转过身去问刚才那个被自己无理对待的女孩。

"喂,小姐!"

"什么?"

"可以借我一个硬币吗?"

"可以"

"现在借给我好吗?"

他粗鲁地从她手里接过钞票,随即去打他的电话去了。

女孩有些恼"谢谢都不说一声?"

"什么?"

他恶劣地忽略掉她的话,女孩没好气地离开。

他神情焦虑的打妈妈。

"喂,妈咪?是我啊,billy呀,billy!"他在电话里重复了好几遍自己的名字。"billy!你的儿子啊!电视机声小一点。是billy啊,我说过总有天我们会回来的,我们已到镇上,刚刚下飞机。住在很高级的酒店,我告诉你我们住在哪儿。登达酒店,是的,很大的酒店,对。是啊,房间很大,风景很美。是啊,很干净的。酒店租金很贵的。别来,妈咪,别过来啊。听我说,我到你那边来吧。我也想见见那些旧街坊。我想立即就来。"听到母亲还在看电视机里的球赛,他叹了口气,有些恼地问道"球赛什么时候结束?好的那我五点整到吧。不,她不来了,她不舒服。我不知道,妈咪。人总会生病,我不知她为何生病,她现在不舒服,每次坐飞机她都不舒服。我不知为什么。她不喜欢坐飞机,加上我们坐头等舱,食物非常多,她经常都会胃病发作。不行。妈咪,她在睡觉,我在酒店大堂,她在楼上睡觉,我不想吵醒她。听到我说什么?你有没有听到我说什么?"

这一切的谎言都被在厕所里的女主听见了。

这时候,他咆哮起来"我说什么?我说什么?她不舒服啊!好的,妈咪,你想我吵醒她。你想我到楼上去吵醒她?真的难以置信。你觉得她这样就会舒服点?"你见到她生病会有何感受?我这就去拉她起床,然后带她过来好让你见一下。好的,立即来。我们立即来。我说我带她来见你,是啊。好的,行了吧?拜拜。

他恼怒地掼下电话,一副抓狂的表情。这时,女主正好从卫生间出来,他狠抹了下下巴上的胡子,对女主说了声"对不起,小姐。"随后捂住了她的嘴,勒住她的脖子。

他把她扔上女主的车。该死的是玻璃窗上蒙上了灰,他看不清,"不,你出去,你来擦,到车外面去把玻璃擦干净。你从未想过你的车要擦吗。来吧,我赶时间的啊,快点!你看你怎么擦车的,车子擦干净是不是好看多了?"(一直在咆哮,不停地讲话,内急引起的焦躁。犯罪带来的紧张。

解完手之后,他向女主表示歉意,抱歉自己扯了她的头发。请求她帮助自己。他帮别人顶替坐牢,离开前骗父母自己已经结婚了,在为政府工作。求女主假扮自己的老婆,做戏。"那代表你很崇拜我,你看得起我,爱护我。还有更该死的,你没有我就不能活。"他讲这些话时,女主一直脸色淡定的静静的睁着无辜的大眼睛望着他。

"你的名字叫云蒂·布森"

莉拉

比利·布朗

"如果你整蛊弄怪的话,我发誓,我就在那儿杀了你。我还要告诉你,你要令我丢脸的话,我不会再和你说话!但若你表现良好的话,你就是我最好的朋友。我有生以来最好的朋友。"

又凶又蠢

没进屋,在外头就听见母亲在喊"好啊!棒极了!"

比利露出痛苦又无奈的神色,在敲门之前,他感觉糟透了"我想吐"高大的男人这时缩起了肩膀,垂下了脑袋,双手拢在双腿间,呈蜷缩的姿态。大口地喘息着,似乎有什么可怕的东西拽住了他的喉咙。一副陷入可怕的痛苦回忆中的模样。

莉拉陪他一道坐在台阶上,眼神里不知道何处露出同情担忧的神色。

"可以抱我一下吗"他问,当女主靠过来时,他又嫌恶地说"别碰我。"说着,敛起刚才恐惧的声色,站起身来,转身敲门。

父亲开的门只冷冷的看了他一眼,便走开,朝着房间里正痴迷于棒球赛的母亲喊了句"珍,是你的儿子。"

四人围坐在一张桌子上,尴尬地闲扯。

母亲忘记自己从小就对巧克力过敏,完全不在意自己。

看小时的照片。回忆起在比利七岁的时候,扔掉了他心爱的小狗。

不无骄傲的回忆起当面自己的辉煌,作为一个歌星。

父亲唱歌给"儿媳"听。

比利坐在客厅,身后事嘈杂的棒球赛解说员的声音,他看着童年时候的自己,想起那只被父亲杀害的小狗,忍不住抹起了泪。父亲也是很暴躁的人。任性的老小孩。

情绪激动,对彼此大吼。

下注一万给水牛队,结果全部输光了。

代人顶罪,入狱五年,来偿还赌债。

傲娇,自由。

打保龄球

兴奋高兴得像个孩子。

银色的舞鞋踩在木板地上,随着音乐悠然起舞。sleeping on the steps!of a fountain!waving silver wands!To tje night-bird's song!waiting for tje song!on the mountain!

克里穆王 moonchildren

斯科特伍德黄金俱乐部艳舞团

“我要去杀了那混蛋”

打开柜子,掏出手枪

和女主拍大头照 拍给父母看

“要像你很爱我那样”

在餐厅偶遇比利高中时暗恋的女生

热巧克力

凌晨两点零八分 比利起身

给洛奇电话 谢谢葡萄干 幸运笔

你是我最好的朋友

脱衣舞俱乐部

斯考特伍德 身材肥胖,坐在一群肥腻女人中间

比利掏枪前,回首,没有人知道他即将要做什么。他掏出那把闪耀着金属光泽的小手枪,在扣动扳指前做了一次深呼吸。

"嘭" 子弹闪电似的 冲向他肉感的脑门

随即比利开枪自杀 果酱似的血留了一地

在他的墓碑前 目前仍然在看棒球赛 父亲漫不经心地急着吃饭

一想到自己死后根本什么也不会改变 比利放弃了毁了自己的念头 他无奈地撇了撇嘴 给洛奇又打了个电话 收回刚才所说的一切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水牛城66的更多影评

推荐水牛城66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