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爱多深,直至地狱。

大脸猫咪爱吃鱼

朴勋此人是这样的,童年里有过不愉快的灰色经历,因此对于他身旁;来之不易的感情格外珍惜重视,甚至有过分的依赖和偏执,这种偏执是随着时间而增长的偏执,这种偏执在特定的环境下一点点累积,而随着父亲的死亡,这种偏执剧烈升华,并且部分转移到了在熙的身上,作为一种目标来给予自己力量,而这种偏执在在熙坠河时再一次升华,在熙挡枪带来的冲击和脱手带来的痛苦让他潜意识不原因相信在熙已经死了,偏执助长了这种潜意识,所以他几乎是送死一样三次过鸭绿江,毫无医者良知地在手术时敲诈,毫无尊严地捡钱。 而这种医者良心和自尊也因为在熙的回归和回归,不,也不能说他没有医者良心,他的医者良心是视情况而定的,只要没有和在熙有冲突,那还是基本存在的。他的医德和尊严回归很好的体现出来,他会担忧患者了,会因为秀贤说自己收钱而呛声不满了。 但是他的医德再次受到了现实的冲击,十分强烈的冲击。其实朴勋最关心的两样,一样是在熙,一样是病人。而南北方都在牵制着朴勋,用这无比俗套却百试不爽的下作招数,解一颗在熙的扣子就能让他臣服求饶,因为他强烈的爱情,也成为他继承父亲遗志的最大阻碍。 朴勋的人格基本分为三个部分,对在熙偏执到病态的爱,对周...

显示全文

朴勋此人是这样的,童年里有过不愉快的灰色经历,因此对于他身旁;来之不易的感情格外珍惜重视,甚至有过分的依赖和偏执,这种偏执是随着时间而增长的偏执,这种偏执在特定的环境下一点点累积,而随着父亲的死亡,这种偏执剧烈升华,并且部分转移到了在熙的身上,作为一种目标来给予自己力量,而这种偏执在在熙坠河时再一次升华,在熙挡枪带来的冲击和脱手带来的痛苦让他潜意识不原因相信在熙已经死了,偏执助长了这种潜意识,所以他几乎是送死一样三次过鸭绿江,毫无医者良知地在手术时敲诈,毫无尊严地捡钱。 而这种医者良心和自尊也因为在熙的回归和回归,不,也不能说他没有医者良心,他的医者良心是视情况而定的,只要没有和在熙有冲突,那还是基本存在的。他的医德和尊严回归很好的体现出来,他会担忧患者了,会因为秀贤说自己收钱而呛声不满了。 但是他的医德再次受到了现实的冲击,十分强烈的冲击。其实朴勋最关心的两样,一样是在熙,一样是病人。而南北方都在牵制着朴勋,用这无比俗套却百试不爽的下作招数,解一颗在熙的扣子就能让他臣服求饶,因为他强烈的爱情,也成为他继承父亲遗志的最大阻碍。 朴勋的人格基本分为三个部分,对在熙偏执到病态的爱,对周围所有人的玩世不恭,以及在爱情压抑下微弱的善良和医德。 在熙和他的梦想,此消彼消,此长彼长。他因为在熙在身边,他性格中的善良、理想、医德被最大化地激发了出来,和对在熙的爱分庭抗礼,是的分庭抗礼,因为上面说了南北方利用在熙来控制朴勋,逼他做选择。 从开始到现在朴勋做了大约六次选择。 第一次是在熙和在熙的父亲,他手沾鲜血,选择了在熙。 第二次是在熙和欲死的秀贤妈妈,他为了问出在熙的下落,第一反应就是违背秀贤妈妈的意愿救活她。 第三次是在熙和双胞胎兄弟,他为了救那边身陷危险的在熙毫不犹豫要离开,甚至留下也是因为在熙的话。 第四次是在熙和他的意愿,他万般不愿意留在这里,却为了在熙在KTV里强颜欢笑。 第五次仍是在熙和他的意愿,他违背了不比赛的想法,同意三局两胜。 第六次是在熙和出医疗事故的阿姨,他首先选择了可能会被带回北韩的在熙。 无论选择的结果如何,发展如何,每一次他都是最先选择了在熙。

而在熙的话和她隐忍的表情让他孤注一掷的偏执爱情受创,他内心是渴望在熙的理解、关怀和笑容的,但是他没有等来笑容,也没有等来一句宽慰,反而是她的诘问和越发频繁的指令抉择。 怀疑和争论是不可避免的。爱情在没有得到回应的情况下开始蒙尘,他的负罪感和医德良心不停增长,他开始为良心让步。

他爱得深,所以痛得越深,被理解认同的渴望也越深。 史铁生说,人可以舍弃一切,却无法舍弃被理解的渴望。 朴勋是一个情感十分强烈的人,当朴勋父亲指出在摘了男人的肾男人就会死的时候朴勋因为父亲没有理解他想要救爱人的欲望而爆发。而此时的朴勋因为对在熙的爱情偏执到病态,被理解的渴望也越发强烈,当在熙没能理解他时将他的痛苦推向了顶峰,他所做的一系列反应都是这种不理解的叛逆反抗。 然而终有一天两个人会解开心结,所有痛苦都会烟消云散。 爱情,因为波折而美丽,因为磨难而温柔。

问此爱多深,直至地狱。

25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Doctor异乡人的更多剧评

推荐Doctor异乡人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视剧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