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的真正内涵与故事的正确对应方式——小男孩如何将外化的罪恶感回归到自身又与其和解的

失口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开始时妈妈给小男孩看了爷爷留下的就电影,金刚。小男孩看后表示想要像金刚一样能够砸烂一切就好了。这个铺垫做的很好,小男孩此时已经在受噩梦、妈妈可能的离去的折磨了,他想要发泄却无处可以发泄。 而接下来是三个故事的对应简直可以用完美来称呼了,第一个故事中男孩对应王子,妈妈对应农家少女,外婆对应的是邪恶的后妈。这个对应看起来不可思议?但实际上是这个样子的:面对妈妈即将到来的死亡男孩手无足措把自己的怒火指向了外婆,将外婆当做自己故事中的敌人,将外婆当做要打到的对象,不断地向树人说着要树人将他从外婆那里就走。可是树人的故事却告诉他他以为的故事的主角也就是他以为的好人——王子其实才是杀掉少女的人,也就是说他以为的在他自己的人生中扮演着要不让母亲死亡的自己其实已经放弃了母亲。 接下来男孩又将母亲治愈的希望依赖在了树人的身上希望树人能够治愈自己的母亲,然而第二个故事又出现了,告诉了男孩你自己已经失去信念了,这就没有办法了。 男孩不断地想要将自己的愧疚感恐惧感转化成愤怒,转化成对外婆的愤怒,转化成对无法接走自己的父亲的愤怒转化成没能就得了自己母亲的树人的愤怒。可是树人却又不断的将这种愤怒引回到男孩自身...

显示全文

开始时妈妈给小男孩看了爷爷留下的就电影,金刚。小男孩看后表示想要像金刚一样能够砸烂一切就好了。这个铺垫做的很好,小男孩此时已经在受噩梦、妈妈可能的离去的折磨了,他想要发泄却无处可以发泄。 而接下来是三个故事的对应简直可以用完美来称呼了,第一个故事中男孩对应王子,妈妈对应农家少女,外婆对应的是邪恶的后妈。这个对应看起来不可思议?但实际上是这个样子的:面对妈妈即将到来的死亡男孩手无足措把自己的怒火指向了外婆,将外婆当做自己故事中的敌人,将外婆当做要打到的对象,不断地向树人说着要树人将他从外婆那里就走。可是树人的故事却告诉他他以为的故事的主角也就是他以为的好人——王子其实才是杀掉少女的人,也就是说他以为的在他自己的人生中扮演着要不让母亲死亡的自己其实已经放弃了母亲。 接下来男孩又将母亲治愈的希望依赖在了树人的身上希望树人能够治愈自己的母亲,然而第二个故事又出现了,告诉了男孩你自己已经失去信念了,这就没有办法了。 男孩不断地想要将自己的愧疚感恐惧感转化成愤怒,转化成对外婆的愤怒,转化成对无法接走自己的父亲的愤怒转化成没能就得了自己母亲的树人的愤怒。可是树人却又不断的将这种愤怒引回到男孩自身,让男孩面对自己心中的罪恶感恐惧感的真正的来源,不让男孩再逃避。 其实男孩自己一直是有这样的罪恶感的,所以他在砸坏家具后问爸爸:你不惩罚我么,在打伤同学后问老师:你不惩罚我么。 男孩同学最后一次在食堂同男孩说的话没错,男孩想要的就是被揍。男孩自己心中满是罪恶感渴望接受惩罚来缓解这份愧疚感来弥补这种罪恶感,可是没有途径也是因此他才感觉到自己是透明人。 然而母亲却做了非常好的疏导,告诉男孩如果想要摧毁什么东西是可以的,如果多年后后悔自己因为现在太生气以至于没能和母亲说上心里话是没关系的,母亲知道他想要说的是什么,看,就连男孩日后可能会出现的电影中经常出现的,多年后后悔自己没来得及和母亲说的话的情景,母亲都替他堵好了。 整个电影过程其实是引导男孩将外化的体现为愤怒的罪恶感收回,然后直面它,再然后释然。 最后树人告诉男孩即使有过这样的想法也不用罪恶,并告诉他了很动机论的观点:只要自己内心最深处的想法是好的就可以,将内心最深处的好的观点告诉母亲也就不会留下太大的遗憾。这样,男孩终于不再被那种罪恶感所困扰归于了平静,和外婆和解和树人和解和自己和解了。 这个电影真的比大多人想象中的要好。它四平八稳不慌不忙的慢慢的把儿童(其实也适用于成人)面对明知道会到来的死亡时所经历的心境淋漓尽致的一层层的扒开展示给观众,太真太完美到让人烦躁。

4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当怪物来敲门的更多影评

推荐当怪物来敲门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