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一集兆鹏和朱先生的对话,点睛之笔。

歧王宅
2017-05-20 看过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这段是书上没有的。兆鹏去白鹿书院找朱先生问问题。

兆鹏:“那些绑匪想的啥您咋都知道?”

朱先生:“因为他们是人,是人都有弱点。”“娃你咋那么大胆敢咬绑匪,不怕吗?”

兆鹏:“怕,可是我得救我爸啊。”“朱先生,我妈没把全部的钱拿出来,这件事我不告诉你心里堵得慌,可我妈说了,她得为我和弟弟的将来做打算,可是我并不想让我爸死。”

朱先生:“你妈更不想让你爸死,可他更心疼你们,她明白,人活着不容易。”

兆鹏:“可是我觉得人为了活路才会拼,才不会害怕。”

朱先生:“这都是跟谁学的呀。”

兆鹏:“跟您,您早看出那些断手不是我爸和嘉轩伯的,可您没说,您想让我妈和全村人急,让全村人都急,都不怕这些绑匪。”

“您把绑匪围住的时候,给他们留了条活路,这样他们就不会急,不会杀我爸和嘉轩伯,更不会杀其他人。”

“您让白兴叔他们学猛张飞,让绑匪不敢开枪。可我上去咬那人的时候,您可以让全村人都来救我爸。”

“好几次您都可以把那些人按住,要是有更多的人像黑娃那样打着弹弓就好了。”

朱先生:“那会死人的,娃。”

兆鹏:“绑匪也会死啊。而且乡亲们的钱也可以留下。”

兆鹏鞠躬退去,朱先生背影自语:知我者谓我心忧,不知我者谓我何求。

这段话颇有深意,涉及到革命问题,无论是自己的队伍还是敌人的队伍,反抗往往是在被逼急之后。

朱先生代表一种国人传统思维,即非战,哪怕稍有损失,只要让群体相对安逸也是值得的。可以联系南宋的偏安,虽然耻辱,可是换来了相对和平,毕竟兴,百姓苦,亡,百姓苦,战,百姓苦。这被视为汉民族的“羊性”思维。

兆鹏代表一个革命分子的雏形,一种“狼性”、血性。“人若犯我,我必犯人”,虽然会死几个人流几滴血也是值得的,能保住集体长久利益。

中国传统知识分子不需要唤醒生民的愚昧,不需要唤起大众的反抗,而只要秉承“为生民立命”的遗训,代生民发声音。近代知识分子却是和大众站队的,希望籍众人之力形成压倒性实力。

这也给兆鹏将来的革命埋下伏笔,可以说这段对白颇为巧妙。

56 有用
1 没用
白鹿原 - 豆瓣

白鹿原

8.8

80235人评价

查看豆瓣评价 >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9条

查看更多回应(9)

白鹿原的更多剧评

推荐白鹿原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视剧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