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为「春娇救志明」叫好,却忘了彭导前作受的委屈

嗷呜的辛巴
2017-05-03 17:15:20

『春娇救志明』已上映三天,获得了九千余万的票房。

作为知名导演彭浩翔执导,在金像奖斩获提名消息未冷的余文乐主演,第一、二部评价颇高的系列续作,这个成绩并不理想。

倒是该片的口碑,为其扳回了一城。

这个分数并未高到足以使这部电影成为传世经典,但也绝对在小杀姐姐的预料之外。

原因有二:

...
显示全文

『春娇救志明』已上映三天,获得了九千余万的票房。

作为知名导演彭浩翔执导,在金像奖斩获提名消息未冷的余文乐主演,第一、二部评价颇高的系列续作,这个成绩并不理想。

倒是该片的口碑,为其扳回了一城。

这个分数并未高到足以使这部电影成为传世经典,但也绝对在小杀姐姐的预料之外。

原因有二:

其一,客观的说,在彭导的所有作品中纵向比较,『春娇救志明』还摸不到他个人水平的及格线;

其二,我没有想到大众竟如此的健忘,三年前的横眉冷对,只隔了一部片子的工夫,就全变成了笑脸相迎。

这两个原因让我的心情有些复杂,所以今天,不得不严肃的来跟大家谈谈。

下面,我就先跟大家解释一下第一点。

『春娇救志明』接续前两部的内容,讲得是随着春娇的年岁渐长,她的不安全感愈发的强烈,对志明日渐多疑。

而志明也如同春娇所担心的那样,虽已年近不惑,却仍旧玩心不减,总会为自己莫名的兴趣胡乱花钱,面对陌生女孩的搭讪也情难自已。

但最令春娇难以接受的,是他寡于担当。

二人被差人误会「打野战」,从法庭接受状告出门时,他藏在春娇身后,躲避记者的镜头;

面对青梅竹马向他提出「借精生子」的要求时,他全无立场的将决定权抛给了春娇;

在经历地震时,他不顾春娇,自顾自地躲到了桌子底下。

春娇忍无可忍,决定和志明分手。

面对七年的感情,志明自是不忍就此结束。最终,在春娇父母的劝导与帮助下,志明终于开悟,勇于担当的成熟了起来。

经过他契而不舍的诚恳道歉,春娇原谅了他,并接受了他的求婚。

爱情片的套路,我们早已烂熟于心。想彭导也必然明白,靠这种毫无波澜的剧情,无法打动观众。

所以,他除了在片中延续自前两部定下的志明「贱男」、春娇「作女」的基调,并穿插大量的前作彩蛋,来讨好老粉外,还丰富了春娇「原生家庭」的前史——

自幼由于玩心颇重的父亲的抛弃,导致春娇对来自于家庭、伴侣的安全感有着迫切的渴求。

扮演春娇父亲的秦沛

这正是尚不成熟的志明无法给予的,是七年感情的隐疾,也是本片的核心矛盾所在。

这矛盾以志明从春娇身上懂得了担当、变得成熟为解决,正扣上了影片宣传时打出的「女人帮助男人长大」的噱头,也符合了『春娇救志明』的片名。

而反过来看,矛盾的解决亦是志明从「原生家庭」的囹圄中,将春娇解救出来的过程。所以,影片也达成了彭导所说的「互相拯救」的初衷。

若贯通前篇,从当代都市爱情类型的角度看,这个系列是华语电影中为数不多的,将男女那点事讲得准确、完整的电影;

但若从彭导最初以『志明与春娇』定下的调子来看,可以说,系列完成后,志明之于男人、春娇之于女人的比喻都还成立,但后续两部,使整个系列的档次,掉了不止十万八千里。

对此,我不能认同余文乐在接受采访时说的,「第一部本就是恋爱中最有趣的阶段」的说辞。若真是这样,那看过离婚题材的影片,是不是我们就都不能再相信爱情了?

我认为,原因只有一个——彭浩翔导演在个人风格上,对「我们」做出了妥协。

『志明与春娇』的故事,是以香港颁布「禁烟令」的时代背景,引起的白领们纷纷于写字楼后巷约烟这一个生活流的细节作为突破点的。

它让我们只看一眼,便能感叹:「这片子太香港了!」

从志明与春娇初识一起看干冰在马桶里烟气四起的对彼此好奇;

到春娇手机转网,二人后巷约烟如旧,心中却暗生嫌隙;

再到全港香烟涨价,二人因四处囤烟而再次相遇,开始吐露心声。

爱情关系的微妙变化,始终和浓厚的「港味」绑定在一起。

这种港味来自于电影中顶天立地的人全镜头,来自于镜头中逼仄压抑的楼宇缝隙,来自于缝隙中偷闲喘息的港人。

影片严谨的遵循着「人在环境中」的剧作规则,使志明与春娇二人的每一步情感递进,都和香港社会的动向密切相关。

我们在观影时,首先是相信了它所织就的那个幻觉空间的真实性,而后相信了幻觉空间中的角色是真实存在的,最后才是将我们自己带入到电影情境中,为之喜怒哀乐。

但如今的『春娇救志明』除了一个「香港禁止野合」,却再没见到香港的特质。

影片仍旧用了大量的空镜去呈现香港的城市环境,但这环境的刻画却与角色没了联系,使得片中每一次空镜的出现,都让人有一种横生枝节的尴尬感。

也使得本应起到将观众迅速带入电影情境的「彭式惊悚开篇」,和片中志明与春娇二人的港式插科打诨,沦为了丧失构建影片质感力量的佐料。

彭导已经丢掉了他大部分「港片」的个性,变得和当年他凭借『志明与春娇』力压的爱情片导演们越来越像。

究其原因,就要来看看我前面说的第二个问题。

先要说明的是,我在开头说的「前作」当然不是开玩笑一样的『撒娇女人最好命』,而是与之同年,还未上映便引起轩然大波的『人间·小团圆』

如果说『志明与春娇』是彭导为大陆观众所熟悉的一个先端,那『人间·小团圆』就是使他在大陆「一炮打响」的炸雷。

它是彭导最为用力的一部电影,是他最香港的电影,也是他迄今拍过最好的一部电影。

讲得是一家因为各自的心结互相疏离的人,重新对彼此打开心扉的故事。

我们从中拎出任意一个人物,都能发现这部片子的「港味」浸染之深。

比如说,片中的大女儿郑惠清。

她因幼时在一次家家酒游戏中扮妈妈,让其他扮孩子的小孩轮流来吸自己的乳头,被母亲撞见,而导致母亲误会。自此,便活在了自认为被母亲鄙夷的阴影下。

每到午夜梦回,她都会来到往生世界,接受母亲的指摘。

她甚至为此内疚到有些精神分裂——

自己仿刻了邮局的日戳,在烧给母亲的衣包上盖销「邮件退回」的印迹,来吓唬自己。

而讽刺的是,他的父亲就是做「破地狱」法事,也就是我们俗称的「跳大神」的神汉,但她却从未试图去找父亲解决过此事。

这一方面有片中父女关系疏离的原因,而另一方面,更是对香港人「鬼神观」的精准写照。

结合父亲曾是原著渔民的身份设置,影片仅用这样一组人物关系,就将港人历经渔村、转口贸易中心、国际化商业大都会这些高风险、高回报的社会形态,而形成的乐意将不确定的自身命运托付于鬼神的特点展现得淋漓尽致。

片中的其他角色——

人到中年彷徨迷茫的出轨女婿,为钱、为名、为面子的儿子,不上不下的过气模特儿媳……他们也都在香港快节奏、高压力的环境中,带着自己的心结挣扎。

但最终,他们都能发现困扰自己的问题,或许从来都不是问题。

就像「战时遗留炸弹」片段,彭导借片中大女儿之口说的那句台词——

「湾仔每天都在挖,你说怎么会有一个地方七十几年来都没被挖过呢?」

然而,就是有这样一个地方没被挖过,那是每个港人在重压生活之下埋藏起来的内心深处。

最终炸弹爆炸,则是他们能够以乐观的态度应对这一切的表征。

彭导以过曝和色偏的风格化镜头语言,将这种色彩斑斓却又光怪陆离的气质呈现了出来,几乎可以称得上是一次最恰当的对香港社会的全景展示。

但遗憾的是,『人间·小团圆』在大陆这「一炮打响」的却并非影片本身——

2014年初,本片于大陆定档5月。因为当中有杜汶泽出演,而在网上遭到骂声一片。

杜汶泽,我们都懂的,憋不住屁的他,自然是立刻予以回应。

此言一出,人民内部的矛盾,就有了向阶级斗争方向深化的苗头。大陆观众纷纷作出了「不删杜汶泽的戏就不看」、「坐等零票房」的表态。

这种时候,就好比你和朋友带着娃去吃饭,朋友和饭店老板有过节,饭店老板说,「你朋友不滚蛋,你和你娃都别吃」。

作为娃他爹的彭浩翔当然得说点什么,他总不至于乐呵呵的看着朋友和老板互怼,干让娃饿着吧?

于是,他秉着对娃负责、对老板负责,避免大家情绪化的原则,举重若轻的说了段圆场的话——

却不料遭到了饭店老板「你朋友混蛋,你也不是啥好鸟」的神逻辑质疑。饭店老板还扒出了一年前,彭导和杜汶泽的个人交流内容作为证据——

这下阶级斗争妥妥的扩大化了,不论彭导后来如何声明、解释,他和娃也没能吃上口热乎的,甚至可能还搭着给老板刷了半天碗。

对一部电影的评价,在其上映前,就这样的因为一个客串演员,而具有了强烈的导向性。并且,在影片上映之后,局面没有丝毫扭转。

甚至有网友在观影之后,给出了这样「有原则」、「有立场」的评价——

你说作为集编剧、导演于一身的创作者彭浩翔,是否委屈呢?

而若我们再将视野抽离一些就会发现,早已被喷得无处可喷的杜汶泽,当时之所以再度引起大众的敏感,是因为一些与电影全不相干的事件——

杜汶泽发表的关于「反服贸」事件的言论,激怒了网友

一部电影就这样扑街在了我们强大的,将不同的事情混为一谈的能力之下,你说这部电影,是否委屈呢?

若这电影真的是一部彻头彻尾或别有用心的烂片也罢,可最让人感到委屈的,就如前所述,『人间·小团圆』明明就是步入21世纪以来,我们苦苦追寻而难觅的「港味」电影啊?!

然而,我们当年却对此全不在意。我们全部的精力,都放在了将影片港名取为『香港仔/Aberdeen』,这个纪念英国外交大臣而来的地名的彭导,是否别有用心上,这怎能让人家不觉委屈?

所以,彭导践行了自己「我赚钱靠我劳力,……我在哪工作都成」的言论,从『志明与春娇』到『春娇与志明』,再到『春娇救志明』,他电影的「港味」愈来越淡。

这是他与「我们」妥协的结果。而我们,不是也相得益彰的将这些淡了「港味」的电影,看得有滋有味吗?

这让我不禁去想,可能长久以来,我们对「港味」电影的追寻,对「港片已死」的热议,不过是个伪命题。

我们真的是痴迷于「港味」吗?恐怕不是。

因为,就像彭导的「港味」来自于「人在环境中」,所谓「港味」就是符合香港气质的电影而已。

它不应是一种独有的特质,只不过我们的电影几乎从未出现过应当具有的「京味」、「鲁味」、「川味」……我们更加偏好的是一种放之四海而皆准的味道。

所以,别再说「港片已死」,是我们自己扼死了港片。这句趾高气昂的指摘,委屈了太多像彭导这样的香港导演。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春娇救志明的更多影评

推荐春娇救志明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