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的存在都是一种正确

一一。

一、莉香,一种理想的化身

如果人生注定是一场为死亡预备的实验,莉香更像是超脱于实验之外的那个人。

担子越重,笑的越灿烂。爱人只爱一次,从不给自己留余地。像一把带着云絮的刀。

我想被莉香爱过的丸子这一生都不会忘记她。从某种意义上来讲,不在一起也意味着永远的驻扎。

丸子,不过是从小地方而来的年轻男子。他身上仍具备某种来自地方的特质,传统,世俗,渴求稳定,他理想中的伴侣只能是关口这样的女子。所谓温良贤淑,含蓄内敛,柔韧迟缓,观之可怜。

而莉香是一把雪山冰蚕丝织就的软剑,看似轻盈柔软,在回弹的震幅中晕做悦耳的鸣响,却在剔透中望见血光。

好的软剑出鞘时,刃会在风中回弹至某一点。这个弹,不止是一种明心见性对于自我的清晰关照,更是夹带了善良,包容和理解的悲悯之心。这使莉香看起来有了洞澈世事的狡黠和点到即止的明慧。

她令我想起了大明宫词里的太平。一种天真的沧桑和恰到好处的灵。

世事无非如此,在试炼中不断的探求映照自我,如水流过无痕,我们本是途径这世间的孤身过客,就连爱情本身,也是打探内心每一道褶皱的镜子。

莉香的爱坚定,果决,从不退缩 是边缘形状...

显示全文

一、莉香,一种理想的化身

如果人生注定是一场为死亡预备的实验,莉香更像是超脱于实验之外的那个人。

担子越重,笑的越灿烂。爱人只爱一次,从不给自己留余地。像一把带着云絮的刀。

我想被莉香爱过的丸子这一生都不会忘记她。从某种意义上来讲,不在一起也意味着永远的驻扎。

丸子,不过是从小地方而来的年轻男子。他身上仍具备某种来自地方的特质,传统,世俗,渴求稳定,他理想中的伴侣只能是关口这样的女子。所谓温良贤淑,含蓄内敛,柔韧迟缓,观之可怜。

而莉香是一把雪山冰蚕丝织就的软剑,看似轻盈柔软,在回弹的震幅中晕做悦耳的鸣响,却在剔透中望见血光。

好的软剑出鞘时,刃会在风中回弹至某一点。这个弹,不止是一种明心见性对于自我的清晰关照,更是夹带了善良,包容和理解的悲悯之心。这使莉香看起来有了洞澈世事的狡黠和点到即止的明慧。

她令我想起了大明宫词里的太平。一种天真的沧桑和恰到好处的灵。

世事无非如此,在试炼中不断的探求映照自我,如水流过无痕,我们本是途径这世间的孤身过客,就连爱情本身,也是打探内心每一道褶皱的镜子。

莉香的爱坚定,果决,从不退缩 是边缘形状都足够清晰的灼热光芒。她好似耶稣的化身,有一种牺牲奉献和全然无私的意味。

明亮耀眼,纯洁的高高在上,因而带了压迫。也总是在闪烁的晃着丸子那本就混沌的心。

对比井口 三上和丸子,他们不过是流于俗世清浅的平凡男女,心中眼中装的太多,纯粹于他们而言,是一种担子和需要反抗的禁忌。

这三个人,是我们的现实。

现实是我们受不了轰轰烈烈的那些事物,也从不见到过,因此只在年华心力已被耗损至枯竭时 无可奈何的承认了那些生活中的琐碎计较与丝毫不可能偏离的秩序轨道。

平淡是真。我们早在内心承认了这种平淡,从不肯剥下铠甲来赤诚相见,我们忘却了自己是怎样的一把刀,只好把自我交付于社会和他人。本质上,大多数存在的我们,都软弱,都庸俗,都可悲的不值一提。

“俗世的大部分感情既不坚强,也不高尚,更不光明,只是试图为自己作证。”

生命并无太多弹性与遐思的空间,我们容不得太烈,只因底色浑浊。

莉香,是我们理想的化身。是我们渴求的爱情基调。

无所贪爱,每一刻都贯注深情。

用自身去试探和对抗爱情本身的暧昧不明 畏缩犹豫 需要的不仅仅是对我匮乏 迷恋的绝对认知,更需要一种忠于自我的坦诚和真挚。

只有诚实和给予,才是爱情生发的条件。诚实带来一条毋庸置疑的道路,而给予,带来满足和真实。

路是一定的,一把刀的宿命是屠龙还是杀人,只会由这把刀来决定。

莉香遇到丸子,这似乎是一种轻而易举的相遇和确认,内里却包含了对自我残缺部分的清醒观照。她是如此的心事重重而又举重若轻的在微笑,用每一次的期待和毫不在乎。她甚至从不怀疑于这个男人的正确和合适性。

一旦确认,每一次都是最后一次,轰轰烈烈 短暂深刻 不求拥有。

而理想总是悲剧。

他们被她所吸引,也被那种天真的透明和纯粹所折服,这种看似可有可无和漫不经心的施于,只能让她尤如接受试炼,一次次的扩充加诸于身上的失望与破碎。压抑又会暗自滋生出一种敏锐和勇气,这使她总是小心翼翼的前进 却从不知后退。

丸子,令她自我的内在失衡。他无法修复她。他不具备承托她的能量。她高于他,用一种来自于关照自我内心的清晰的洞彻。

那一尾丝巾,是一句无疾而终的宣告,也是伤痕累累的骄傲。骨子里,她还是那把蚕丝剑,狠也狠绝,强壮孤独,只不过,万里山海抵不平。

她终于明白。她爱上的这个男子,与他人并无二致。

三年后,她还是微笑如昔。唯一的不同,那三声丸子,不再是为了拥抱。而是为了告别。

她依然郑重而又妥帖的纪念着她曾经深刻用力爱过的这个男人。

丸子之于莉香,只是必须途径的路程。只有经历过破碎,人生才能够得以完整。

像莉香这样的蚕丝剑,只有高山雪原才是最终归途。

二、丸子 ,寻常人

对莉香的多次质问来自于丸子内心深处根植的传统道德,和谁上床,上过多少次。这把刀无数次的扎着莉香,纵然凄楚 不过也是淡淡的 用尽全力:

你从乡下来,不知道我们东京女孩子是从不在意这些的。当太阳从东方升起,一切不过照旧如常。

丸子是这世间大部分寻常男子的缩影。

一个从地方而来的年轻男子,生命质地已是被打烙过封闭沉默 保守奋进的影子的。性于他们,除了享乐恣纵,更多的是以一种道德 责任的方式呈现。这并非不妥,大地的属性向来是内敛克制的状态,他缺乏必要的飞翔条件。

轻盈于他,是一种向往与怀疑的矛盾摇摆。而使他能够回归自我的气息,也只能是出自这片土地的女孩。无须太多的话语,只静静的,羞涩腼腆的等待就好。

这一切都需要在日暮时分的轻声细语中完成,而不是某个清冷四溅的凌晨亦或是薄雾散尽的破晓。

这似乎符合一种诗意的审美,然而究其本质,仍然是一种力量的抗衡。因为他们自身并无定性,所以相互依托也许是成全软弱的最好方式。

那些人性中细微幽暗的征服、控制、证明、虚荣都成为了尘世情爱之事的注脚。消极一点儿,大部分人沉溺于幻影臆想不可自拔。爱自己爱爱情更甚。

也许我们根本爱的就是自我。

丸子只是做了顺遂的选择,他心底的自卑软弱和大男子气概下的英雄主义 莉香会懂,可远不如井口妥帖。

她的高尚在无意中会伤害丸子毫无基底的作为男人的骄傲。在这一点上,也许莉香离开是一种幸运。缺憾之美,在于未曾实现。

对丸子,不必太过苛求。他是这样的踏实勤奋,惶恐无依,自卑软弱,又善良恳切。

三年后他逐步成为一个具备社会都市属性的成熟男子,他只是选择了在成长途中一道轻省的河流。

被莉香爱过的男子,又怎会轻易忘怀。

三、三上 ,未曾成熟的男孩

从三上对待父亲的态度可以看到他的不安和匮乏。

他使他自己隔绝于家庭之外,心之放逐流浪四方,那个被领养的弟弟剥夺了他生命中的唯一,他的所有和领地感这样的强烈。

不过是因为残缺。一份踏实完整的温暖和确定无疑的奉献。因此三上总是在寻求一种确认。

我的。属于我。抢夺,占有,安定感。他总是在宣告,用一种几乎野蛮直白的方式。

也许三上是这世间男子的另一种映照,时时匮乏时时放纵,总是留情从无深情。

那个一往情深之人,是他无情的原因。

所以他可以为了朋友之谊一直忍让犹疑,也可以在关系确立后迅速的抢占一份所有权的制高点。

发生关系,迫切同居,高声宣告。“我想告诉世界,你是我的。是我苦苦追求而来的。”

然而。妄想占据的反面是渴望自由的逃离。三上纵然爱,也是无根之爱。

在他的天性中存在漂泊逃离的四散性。这注定了他的爱不会是那么坚定忠贞的一心一意。

敏感脆弱多情暴躁生疑,强烈的控制欲以及,世故。关口也无法与这种强盛惨烈想抗衡。

只有尚子。她与他身上同样的匮乏。同样的剧烈,同样的无所归属。

他被尚子吸引,并不是毫无由来的多情放纵。从注定的蓄意接近,也许就暗示了某种性格上的契合呼应。

情爱之中,女子总比男子果敢。也许是因为女人天生是感性动物,具备了阔大的母性和牺牲精神。

如果尚子不抛弃一下义无反顾的回头呢。也许三上不过是同丸子一样的男子。

从不努力,只等来到。

四、关口,沉默的河流

关口这姑娘,无疑是大部分世间男子所期待着的妻子人选。安静,默然,等待。缺乏勇气,偶尔坦白,暗藏心事,无所承担。

她会爱上一个令她感到温暖安全的男人,仰望依赖他。具备明显的传统女性气质,以退为进,暗自比较。三上之于她,是遥望的最爱,却不能带来她所需。

无疑丸子是她的最佳选择。一个陪伴多年随时唾手可得的次爱。

她身上具备明显的女性特质,分明的与莉香不同,莉香更像是高原雪山,男性特质明显。

然而事实就是这样,大部分男子最终会选择一条汩汩流动的河顺流而下,而不是勇于攀登锋芒四射的高山雪顶一起享受那凛冽清新的寒意。河流使他们感到顺遂与舒适,在感官上带来随意与快捷。

令人感到一种真实的乏味。

没什么好指责的,因为我们是这样的不坦诚和虚张声势,侥饰着内心那一点点惶恐脆弱和微小的自尊与骄傲,虚伪只是被社会贴上去的又一张面具。

在这里,爱情从来不具备牺牲与奉献的特质。

我们只在乎自我。爱不过是用来填补人生空缺的一种盲目习惯。如果不经过试炼、探究、思索和打磨,终其一生。我们都不过是在爱的虚妄里存活。

弹幕看的多了,也会承认关口的进退得宜。说她的赢的漂亮,干净。

确实如此,如果按照世俗意义。这个男人三年后确实立于她身边,她最终获得了他的所有。

可莉香是输了么。一个真正懂爱的女子,在任何时候都把刀刃对着自己的女子,那个分手后仍然会感谢前任男友放弃自己的女子。

人若不途径幽暗深沉之地,又怎会懂得阳光灿烂之盛美。爱的真相,是与自我的对抗和找寻。在生命的强盛性上,莉香与井口从来都不是一个层次的女子。

不必为莉香惋惜,人生中不存在假设,最终所吸引我们的只能是那些被证明是正确的东西。这种证明来自于生命自身的选择和排列,或许是残缺和某种匮乏,或许是某种高于自我的相似。

这是真谛,也是归途。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东京爱情故事的更多剧评

推荐东京爱情故事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视剧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视剧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