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乐之城 爱乐之城 8.3分

论一个理想主义者的倒掉(并不)

Nomad
这是一个Lala Land的假影评。

2015年的夏天,姚小胖搬家到芝加哥,怀揣着一种巨大的不确定,想在芝城找一份工作。我当时几乎是百分之百肯定这是不可能的了:他——身无长技的一个外国人;专业——是电影研究;在学校里演过话剧——两部。当我看到他甚至开始看剧院的演员招募信息时,我更绝望了。姚小胖的身高、长相我不多作描绘,以免伤害他自尊,但反正他应该是已经到了破罐破摔自我放弃的地步了,才会开始看这种招聘信息。

后来奇迹般地他收到一封邮件,一个制作人联系上他,希望能与他在密歇根大道的某间咖啡馆聊一聊。他去了,两人居然相谈甚欢。小胖回来告诉我说制作人很欣赏他,觉得在他身上看到了年轻的自己。那位制作人在哈特福德长大,那是小胖大学所在地。但我还是觉得这个理由十分奇特,照理来说小胖这个漂洋过海出生于九零年代的学生和他很难有什么共鸣,小胖身上也没有一般“搞艺术”的人的那种或热情洋溢、或矢志不渝、或潦倒不堪但迷人的气质。但反正制作人信口开河,我们也就信以为真了。他以小胖没有经验为由,拒绝了他投给舞台监督职位的简历,但是为小胖单独开辟了一个新职位,叫什么“creative assistant,”当然是无薪的。具体做什么我...
显示全文
这是一个Lala Land的假影评。

2015年的夏天,姚小胖搬家到芝加哥,怀揣着一种巨大的不确定,想在芝城找一份工作。我当时几乎是百分之百肯定这是不可能的了:他——身无长技的一个外国人;专业——是电影研究;在学校里演过话剧——两部。当我看到他甚至开始看剧院的演员招募信息时,我更绝望了。姚小胖的身高、长相我不多作描绘,以免伤害他自尊,但反正他应该是已经到了破罐破摔自我放弃的地步了,才会开始看这种招聘信息。

后来奇迹般地他收到一封邮件,一个制作人联系上他,希望能与他在密歇根大道的某间咖啡馆聊一聊。他去了,两人居然相谈甚欢。小胖回来告诉我说制作人很欣赏他,觉得在他身上看到了年轻的自己。那位制作人在哈特福德长大,那是小胖大学所在地。但我还是觉得这个理由十分奇特,照理来说小胖这个漂洋过海出生于九零年代的学生和他很难有什么共鸣,小胖身上也没有一般“搞艺术”的人的那种或热情洋溢、或矢志不渝、或潦倒不堪但迷人的气质。但反正制作人信口开河,我们也就信以为真了。他以小胖没有经验为由,拒绝了他投给舞台监督职位的简历,但是为小胖单独开辟了一个新职位,叫什么“creative assistant,”当然是无薪的。具体做什么我已经忘了,但总归应该是没有做太多事。

于是那个夏天小胖晚出晚归地跟着剧组排练起来,这是一个还挺专业的全职排练的剧组,虽然排练场地有点破烂。这个制作人也没有租到什么太好的演出场地,最后在一个博物馆的顶楼开演了,首演人差不多坐满,可能都是各路亲朋好友。我也去了,坐在小胖旁边,戏演的是肯尼迪被刺杀的背后的故事,我大概有一半的对白都没有听明白。虽然我自己没怎么看明白,但我非常关心这部戏的命运,比小胖还关心。后来看到这部戏虽然不红但也没有到无人问津的地步,有了少量媒体报导和剧评,我才放下心来。

剧演完了,大家也要一拍N散。我不知道剩下的人如何,反正小胖是立刻失业了。他待业了一段时间,居然又找到一个剧院的工作。这回他成了助理舞台监督,在一间很小的、离芝加哥南部非常远的剧院。

这是一间有少量政府补助的那种非盈利剧院(我后来意识到芝加哥的戏剧业貌似非常发达,有很多小剧院),剧院的主要投资人名叫巴特,是制作人兼导演马克的男朋友,一个退休的建筑师,他负责收钱和给每个工作人员开支票。我没有听过他们的故事,但在我的脑补中,巴特应该是拿自己做建筑师赚的钱,支持着自己的小男友开了一间小剧场。这个剧场是只有晚间才排练的,在白天每个演员或其他工作人员(除了姚小胖,一个无法打工的外国人)都有另一份或几份工作,我相信其中有不少人都在星巴克打工… 到了晚上,他们摇身一变,变成Peter或者Wendy,或者Tinker Bell,或者Tiger Lily。我去看了两次戏,剧场非常小,只能容纳大约六十人,舞台就在前排触手可及的地方。服装和道具确实是十分粗制滥造,但是演员还是很投入,声音洪亮,表情认真。扮演Tinker Bell的女演员演的很好,就是嗓门太尖,震得我耳朵都麻了。我去的那天好像只去了十来个人,但非常尴尬的是,虽然中间我一度觉得有点无聊,最后我还是被艺术的力量感化,在结局处哭了一场,哭得停不下来,非常走心。

后来据姚小胖说,马克看到我了,问我是不是他女朋友,还说我“so cute”。我非常高兴,虽然马克性别男爱好男,但他已经是大约十年来第一个说我cute的男人了。

OK本是想写Lala land但是跑题实在跑得太远。但总而言之这差不多就是我听到Mia最后一次试镜那首歌时哭得眼泪鼻涕齐飞的原因吧。她唱So bring on the rebels, the ripples from pebbles, the painters, and poets, and plays,歌词多么的俗套啊。但是我想到芝加哥的小剧场,寥寥数人的观众席,姚小胖坐在观众席后面上方阴暗的小房间里调适灯光,而演员还是一如既往地卖力。我看戏爱哭是因为戏剧有一种很原始的感染力,那么近距离的表演,剧本只要稍稍煽一下情,观众就很难不被打动。而对剧场的工作人员和演员们来说,在他们的神秘小世界里,有一股力量运作其中,在昏暗的灯光下,无人的剧场内,这种力量让略显粗糙的表演和粗劣的道具都被原谅。

爱乐之城俗套的情节也被原谅了。因为歌舞片的体裁原因,一切梦幻都有了解释。Mia试镜唱歌时,周围的人都消失,“聚光灯”打在她身上,好像布莱希特说的间离效果,提醒观众,这是一部电影,这个场景并不真实,只是一场表演。于是观众会明白,试镜不是那么容易的,一首歌、一个煽情的故事是不够的,逐梦是痛苦而无望的,成千上万个Mia里大概只有一个人会成功;塞车是无聊的;真爱(哪怕只一场短暂的相逢)也是难寻的。所以一个俗套的电影变得一点也不俗套了,后来,电影里有用剪影叙述的Mia的成功,还有好莱坞经典电影式的春夏秋冬变幻,平行时空式的爱情的完美结局。朋友们,这是电影中的电影,也是梦中梦。

对我来说爱乐之城倒不是一个很伤心的电影,只是很感慨。有人说爱乐之城是给洛杉矶的情书,我觉得爱乐之城也是电影人写给电影的情书,是追梦人写给梦的情书。Mia和Seb不时经过经典电影场景,去电影拍摄地,最后还做了一个technicolor的梦,连我这种超级外行人都能感受到Lala land向经典好莱坞歌舞片致敬的劲头。

去巴黎的Mia后悔吗?应该不会,she said she would do it again.

后来我告诉姚小胖,如果你的巴黎出现了,你一定要去,不要管我。如果我的巴黎出现了,我也一定会去的。

以及,分手事小,你万一做了导演,可千万别忘了介绍男演员给我认识。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8)

查看更多回应(8)

爱乐之城的更多影评

推荐爱乐之城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