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月 八月 7.1分

夏天的印象

听三十
有的电影就像小说,跟着故事脉络一同前行,是非曲直总有个结局。
有的电影就像散文,有点有面却无意画方圆,浓情淡意皆由人参悟。

去年11月荣获第53届金马奖最佳影片奖的《八月》应是后者,而且是那种很适合从中摘取片段做成阅读理解题目、让考生挖空心思揣测作者意图的散文。

导演兼编剧的张大磊曾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这部电影的拍摄初衷来源于对自己少年时期生活的缅怀,他和片中的小主人公“张小雷”一样,都是在电影制片厂大院里长起来的孩子。因此,片中小雷的视角,其实就是张大磊导演自己望向过去的视角。



《八月》中的各种故事自然都发生在八月份里,根据片中出现的美国电影《亡命天涯》引进中国的时间甚至可以准确推断出那是一九九四年的八月。需要特别介绍的是,《亡命天涯》是国内第一部以票房分账形式进口发行的好莱坞电影,可谓“美国大片”浪潮的起点。现实中本片于1994年11月12日公映,而《八月》中该片的提前放映,不妨理解为小雷父亲所在的电影制片厂的行业优势使然。

电影制片厂,在爱看电影的孩子心目中,那是多么神秘又浪漫的单位啊。然而在小雷眼里,除了可以随意免费看电影的便利之外,那只是父亲工作的...
显示全文
有的电影就像小说,跟着故事脉络一同前行,是非曲直总有个结局。
有的电影就像散文,有点有面却无意画方圆,浓情淡意皆由人参悟。

去年11月荣获第53届金马奖最佳影片奖的《八月》应是后者,而且是那种很适合从中摘取片段做成阅读理解题目、让考生挖空心思揣测作者意图的散文。

导演兼编剧的张大磊曾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这部电影的拍摄初衷来源于对自己少年时期生活的缅怀,他和片中的小主人公“张小雷”一样,都是在电影制片厂大院里长起来的孩子。因此,片中小雷的视角,其实就是张大磊导演自己望向过去的视角。



《八月》中的各种故事自然都发生在八月份里,根据片中出现的美国电影《亡命天涯》引进中国的时间甚至可以准确推断出那是一九九四年的八月。需要特别介绍的是,《亡命天涯》是国内第一部以票房分账形式进口发行的好莱坞电影,可谓“美国大片”浪潮的起点。现实中本片于1994年11月12日公映,而《八月》中该片的提前放映,不妨理解为小雷父亲所在的电影制片厂的行业优势使然。

电影制片厂,在爱看电影的孩子心目中,那是多么神秘又浪漫的单位啊。然而在小雷眼里,除了可以随意免费看电影的便利之外,那只是父亲工作的场所而已,和什么制药厂、印刷厂没有什么两样。他还没有足够的心智去理解父亲高贵的头颅从昂起到垂落的转变过程,也没有足够的知识去考究一部电影从135胶片(即35mm胶片)到大银幕华彩的转变过程。



他的八月,只是小学到初中之间的最后一个暑假月。他隐约感觉到会有什么不同,也许是自己,也许是别人。但就在他似懂非懂的洞察试探中,充满转变的八月过去了。

由于全片以黑白画面为基调,故事没有明显的矛盾冲突,人物的出场也很松散,而且包含许多纯粹描写景物的空镜头,观众在不经意间很容易犯困。然而这或许正好应了无所事事的夏天中常见的慵懒情绪。虽然没有直接阐明,但其实片中大量的主观镜头都是张小雷在百无聊赖中的各种观察。

也许,你也有过这种类似的观察?炎炎夏日,趴在窗台边,盯着院落里的一棵树发呆。盯得厌了,又将目光投向坐在树荫下边摇蒲扇边下象棋的两个老头。接下来,墙根边一只花猫吸引了你的注意力,你的视线随着它溜向墙脚,墙壁,墙头,瓦顶,又在它翻身过墙后怅然若失。当你望着对面楼里练习小提琴的小姐姐出神时,厨房里的妈妈正好切好了西瓜叫你去吃。

影片除开这些镜头语言,还有不少未见声源的声音或者声源延后出现的声音。例如楼下大姨大妈的议论声、由远及近的警车声、飘荡在大街小巷的流行歌曲声、球杆打中台球的撞击声等等。人声、乐声、环境噪音,与呼和浩特硕果仅存的老厂区风貌搭配在一块,还原出热燥的八月里我们通常会体验到的真切生活气息,同时也吻合一个懵懂少年的听觉体验。有了这些,你甚至很长时间之后才会意识到电影配乐的隐形。


当然,也正是这90年代初的时间背景、以及厂区大院孩子的成长环境,让能够与角色产生最大程度共鸣的观众群体有所收窄。毕竟,父亲因为单位转制下岗而不得不另谋生路、母亲不但需为家务操心还需为爷俩操心、家族中还有别扭的亲戚与重病的长辈,这种少年时代并非所有人都经历过。尽管这不妨碍大部分观众对影片所表达情感的理解,但具体到内心受触动的程度,这种因自身经历相似的关联将起到助推作用。

一如张家父子在影院里观看《遭遇激情》(1991年作品),小雷能看睡着,张晨能看流泪。

《八月》所描绘的,的确是不少上世代家庭面临过的问题,诸如股份制改革引发的下岗潮、家长关于孩子教育观念的碰撞、家族内部赡养老人的责任等。不过,这些问题也仅是从现象上平实地展现,未做深入的批判或讨论。更多时候,这些问题和更大的社会背景却是一个模糊的虚像,有些聒噪嘈杂又有些语焉不详,变成小雷的八月回忆里不太明白也不想明白的淡淡阴影。



人终究要长大,所以宁愿抛下那些不堪,记得那些美好。尽管它们有时往往不可分割。
于是,当八月将尽,少年跟双截棍说再见,跟新校服问声好。
昙花之绽放稍纵即逝,好在曾有过一张胶片的记录。
这也正是《八月》的价值。
1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八月的更多影评

推荐八月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