眷恋的想念之大狗

郭晓瑶
已经洗完了澡,正整些东西准备明天的离家。走到庭院时蓦地一望,已见月亮出来了。月亮出来不是稀罕事,巧的是已接连好几天都阴着天了,更巧的是今天是农历八月十六正是中秋节月亮又明又圆的时候,更更巧的是夜都阴了好几个时辰,此时却将月放了出来,更更更巧的是被我一抬眼瞧了个正着。那个喜哟,莫名亲切。这个时候,出去走走,看月亮?
     夜晚清凉,穿长裤,赤脚穿上休闲鞋,就着短袖。这样最是舒服。刚拉开大门,看出要出门架势的狗已别着身子从只来得及打开一丝缝的门窜了出去。打开门外的大灯,我也随着它向外溜达。双手插进裤兜,两臂都省下了力气。
      就这样慢慢的走着,从静静地巷子走到同样静静地街道上。路灯投下的影子也是孤单单的。抬头,月亮正在一高高屋脊的斜上方。真的像拍下来的照片上的一样圆啊。顺着街道向东走,街道是石灰水泥路,两旁干干净净的,多么荒寥。两旁民居内种的垂柳或枣树却高大的很,大大方方的从各家的院内抽出枝丫送出来。路面虽有土却一点不见烟尘。低头看看路,就抬头去看月亮。顺带着把村庄的街道房子仔仔细细的收揽了。人静?夜晚?反正看到的平常的紧的村子...
显示全文
已经洗完了澡,正整些东西准备明天的离家。走到庭院时蓦地一望,已见月亮出来了。月亮出来不是稀罕事,巧的是已接连好几天都阴着天了,更巧的是今天是农历八月十六正是中秋节月亮又明又圆的时候,更更巧的是夜都阴了好几个时辰,此时却将月放了出来,更更更巧的是被我一抬眼瞧了个正着。那个喜哟,莫名亲切。这个时候,出去走走,看月亮?
     夜晚清凉,穿长裤,赤脚穿上休闲鞋,就着短袖。这样最是舒服。刚拉开大门,看出要出门架势的狗已别着身子从只来得及打开一丝缝的门窜了出去。打开门外的大灯,我也随着它向外溜达。双手插进裤兜,两臂都省下了力气。
      就这样慢慢的走着,从静静地巷子走到同样静静地街道上。路灯投下的影子也是孤单单的。抬头,月亮正在一高高屋脊的斜上方。真的像拍下来的照片上的一样圆啊。顺着街道向东走,街道是石灰水泥路,两旁干干净净的,多么荒寥。两旁民居内种的垂柳或枣树却高大的很,大大方方的从各家的院内抽出枝丫送出来。路面虽有土却一点不见烟尘。低头看看路,就抬头去看月亮。顺带着把村庄的街道房子仔仔细细的收揽了。人静?夜晚?反正看到的平常的紧的村子内有许多新奇。
        狗呢,我不去喊它,它除了不会离的我太远,才懒得理我。只顾自己东跑西窜,它是条好牧羊犬,在路灯的光下,卖相很耐看,跑窜的它倒是威风的紧!。怪不得《边城》中的翠翠每次都要喊着叫“大狗,大狗了……”翠翠喊的时候,狗一定,一定在自己玩。虽然各家窗户都透着光亮,但一路走来大都是静悄悄的。这样反而很平静,就自己走啊走啊。白天喝的酒精在这时也都静静地沉了下去。整个人感觉舒舒爽爽的。这条路走到头转向南,月亮仍然在眼前,看到的第一反应仍然是“真圆啊”。合着走了一路都是这个念头了。
        不多时转向西走。从水泥公路上走下,踏上了土路。这几天下了小雨。土路稍稍有些潮,踩上去踏实的很又没有烟尘。什么竹林,禅房,花道应该都是配上这样的路,才算应景。这条土路一侧是各样的树木大多歪斜,却茂盛得很,在一段一段的路上简直完全遮住了光亮。另一侧则是民屋,却看不到什么屋檐,高窗了。都是些高高的院墙 ,一路的光只有月亮的,人间烟火是照不到这了。却也偶尔被树荫遮蔽。显得很阴森,此时却浮起小时候的记忆,很小很小的时候,停了电出来玩。就是这样的清凉。狗自顾玩,这时它自己跑到前面。一道弯后已经看不见了。我快要走到拐弯处时,看见它又跑了回来,在拐弯那里横着身子别着头直勾勾看着我,它在等我。狗已经活了好几年了,它可聪明。
       我一直想拍些它的照片,写点它的东西。我知道,狗的寿命好像只有二十多年。它应该在可预料却不可阻止的那天离开。我想留点东西,可以在想起它的时候。从文字里再看到它活蹦乱跳。它不懂,它这个狗样和今天的月亮一样亲切。它心里边的我一定比我心里的它重的多的多。过了弯,它又跑到前去了。伴着因树荫遮蔽偶尔才能出来的月光终究走到了家所在的巷子的另一侧。
        这趟行程在看到家里我开的那个灯一刻就结束了。大门外的灯亮堂着呢,半个巷子都有了光。心里才亮呢。狗已不管我,自己小跑着回去了。窄窄巷子里是看不见月亮的。绕了小半个村子一圈看月亮最后却没有看到了,正遗憾着推开门走到庭院,月亮就在院子上空呢!狗摇着尾巴开心地喝着水。 庭院内平平整整的铺着棱砖,留下了东侧,南侧空空旷旷,正方便了月亮。东南角有一棵高高的小梧桐。月亮就在高高的树顶的高高的天上。这样,我很喜欢。
                                                                                                 2014-11-7 22:49


 
  后记...............................................................................................................................

      今天骑完车回来,浑身被汗水打湿。精神却放松的很。突然就很想看看这篇东西,看完才想起来,大狗死了。为什么我会才想起来呢,似乎我一直在逃避一样?明明是几天前刚得知的消息。记忆却如同几十年后一样陈旧。
       就在几天前我回家时,妈看着我绘声绘色地说,大狗下午时还和一条狼青在院子里活蹦乱跳着玩。下午时突然就趴在地上口吐沫,第二天时已经死了。后来,我问爸爸,大狗是老死的?爸爸重复了句:“老死的”就扭头看着新来的狼青玩儿,不想再多说什么了。看得出来,爸爸的眼睛也是有些逃避的。从那天之后,我就不再问大狗的事情了,也不再想它。试着忘记它,就像它死了一样,没有任何痕迹。就像爸爸那样做。
        今天,鬼使神差迫不及待地想看这篇东西。看到“它应该在可预料却不可阻止的那天离开。我想留点东西,可以在想起它的时候。从文字里再看到它活蹦乱跳”的文字时,我终于知道了,更准确的说是我终于确认了。它死了,就像我先前说过的那样,都会离开。只是有些措不及防。像是吐出的烟圈,刚离嘴时还浓的像云似的宫殿,下一刻就散的无影无踪了。它离开的地像是不存在过一样,只是它知不知道,我想念它啊。
                                                                                                    2016-03-22 20:47:33


  再后记...............................................................................................................................


        大狗啊,你走了不久,就有条狼青在爸爸出去玩的时候,跟着他回来了。像是条野狗,却又被打扮的很干净。 撵它,它也不走,后来就 住下了,上面说到的那条狼青就是它。到了现在快几个月了都。它是你朋友吗?
                                                                                                        2016-08-22 20:58:46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一条狗的使命的更多影评

推荐一条狗的使命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用客户端 豆瓣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