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该死的”穷人

追慕昂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Poor people lose.Poor people lose all the time.”

SA第二次被抓进监狱时,他在电话中发泄似的说了这样一句话。

纪录片很好看,或者说是事件本身足够震惊离奇:被误判蹲监狱18年的一哥们,正准备告政府开始新生活的时候,再一次被当作杀人犯被判入狱,而且所有证据都告诉你这哥们是杀人犯。不用担心剧透的问题,即使你知道了这些,也不会影响你看剧时的反转、惊讶的心情。

纪录片着重讲述的是第二次入狱后的审判过程,可是如果没有“外力”的出现,SA可能连第一次出狱的机会都没有。2001年“威斯康星昭雪计划”同意接手SA的案子,同时基因鉴定技术较十几年前亦更加先进,受害人身上发现的阴毛的基因图谱在据库里的资料发现匹配,即真凶格里高利亚伦,SA这才得以无罪释放。

镜头几次进入SA的家中,包括车库,映入眼帘的多是脏乱的杂物。纪录片开始时交代过Avery家族的整体形象,SA的表姐说“大家会说又一个埃弗里被抓了,他们家的人都是祸害。”1985年SA的律师也表达过县里的人基本都是务农者,但Avery家的人却不一样,他们做废车生意…只有Avery家族的人穿着和别人不一样,没有像别人一样受过教育,不...

显示全文

“Poor people lose.Poor people lose all the time.”

SA第二次被抓进监狱时,他在电话中发泄似的说了这样一句话。

纪录片很好看,或者说是事件本身足够震惊离奇:被误判蹲监狱18年的一哥们,正准备告政府开始新生活的时候,再一次被当作杀人犯被判入狱,而且所有证据都告诉你这哥们是杀人犯。不用担心剧透的问题,即使你知道了这些,也不会影响你看剧时的反转、惊讶的心情。

纪录片着重讲述的是第二次入狱后的审判过程,可是如果没有“外力”的出现,SA可能连第一次出狱的机会都没有。2001年“威斯康星昭雪计划”同意接手SA的案子,同时基因鉴定技术较十几年前亦更加先进,受害人身上发现的阴毛的基因图谱在据库里的资料发现匹配,即真凶格里高利亚伦,SA这才得以无罪释放。

镜头几次进入SA的家中,包括车库,映入眼帘的多是脏乱的杂物。纪录片开始时交代过Avery家族的整体形象,SA的表姐说“大家会说又一个埃弗里被抓了,他们家的人都是祸害。”1985年SA的律师也表达过县里的人基本都是务农者,但Avery家的人却不一样,他们做废车生意…只有Avery家族的人穿着和别人不一样,没有像别人一样受过教育,不参加任何社区活动…他们只融入自己创建的社区。打过劫、虐待过小动物……SA第二次入狱后聘请两位律师的费用是第一次错判的和解金,因为聘请好律师的费用是他们一家无法承担的。

根据背景信息,我们可以很具象地想象出SA是一个什么样的个体形象,就好比是住在你家小区旁边棚户区里“爱惹事”的脏乱男孩

驳斥那些认为SA有罪的人的时候,或者说,为什么家乡大多数人认为SA是凶手时,我觉得有一个很重要的因素被忽略掉,那就是大众对一个人的“印象”生成。印象这个东西,往往会第一个跳出来左右我们思维及判定方式。比如“吴亦凡睡粉丝”会让大家骂渣男,同时也有好多人觉得女方不亏,没什么不妥,甚至是正面回应求操;而“赵四儿睡粉丝”被曝光后,除了骂渣男外,更多的则是怎么这样的男人也可以睡粉丝,他怎么会有年轻女孩这样的粉丝。再比如路边遇到演奏小提琴的卖艺女孩儿与拉二胡的(瞎子)老人,我们更容易觉得拉二胡的老人会影响观瞻。其实我们不知道具体事情的前后原委,也不知道女孩和老人到底谁的演奏更好。想起小学时班级里有过被霸陵的学生,欺负他的人可能只有一两个,但大多数人都不会主动接触他或是与之保持距离。虽然大多数人不会欺负他,也知道欺负人不对,但潜意识里我觉得大家是不喜欢这个人的。

在一般的是非判断上,我们都会被“印象”先入为主,谁都不例外。而“贫穷”则是形成印象最有力的标签,而“贫穷”也更容易衍生出外表的脏乱、举止的鲁莽。崇敬富贵,不待见穷苦的事情在祖国大地上比比皆是,除了置身事外评论案件中的各色言论外,如果自己从小成长在马尼托沃克县,是否也会”下意识“地认定SA便是杀人凶手——这不是没有可能的事情——学习成绩不好的学生考高分,我们心里不也怀疑过他是抄来的

“Poor people lose all the time.”

某种程度上我觉得这句话说得正确无比,它所展现的就是每天发生在身边的种种事实。但,我们不能主动认输,尤其是看到SA这样的事情后。相对于评判,我觉得看过这个纪录片更大的意义在于自省。反思自己看待事物的方式以及自己的局限、偏见。

说回SA案件本身,我们无从判断SA是否是杀人真凶,纪录片虽呈现了诸多问题,但我也不觉得陪审团大多数是糊涂人(毕竟他们每个人都是在经历所有证据后做的判断)才判定SA有罪。不过基于怀疑的合理性,让SA坐牢确实很屈

1、判决前的证据里并没有说明凶手杀人的东西,也没有找到直接凶器。像杀人后的血渍、死者汽车的未处理、让外甥一起参与强奸……这些显而易见很难说通的地方,让人没法对判决信服

2、毫无程序正义,警局频频被打脸。为了使行政机关在案件中保持中立的、超然的、不偏不倚的地位和态度,程序正义原则要求行政机关必须做到“没有利益牵连”、“没有个人偏见”。那么多值得怀疑的取证过程不说,单说马尼托沃克县警局一早就声称不参与案件调查,而后持续深度参与,这不逗大伙儿玩么

3、因为第二起凶杀案就把原先的误判申诉搁浅,从申诉索赔3600万到最后政府只付了四十多万,还说不能再追究上诉;下周就开堂审理,这周末告你是一起新案件的杀人犯,全是“巧合”。

4、引用SA“傻乎乎”侄子的证言,最后也没有对黛西的情况做个科学鉴定,他说的话到底有多少可信,而是把他定罪入狱

唯一值得欣慰的可能就是SA还活着,我们也有机会在大洋彼岸的另一端畅所欲言一个法律案件。要知道,发生在我们身边的“hu ge案”、“nie shu bin案”早已尘埃落定,杳无音讯。

HBO的纪录片《纽约灾星》,有趣的是这片子讲的是富人总能逃脱法律的制裁,大家感兴趣可以看看

电话中SA说出“poor people lose.Poor people lose all the time.”后,父亲沉默着无言以对,紧接着是电话另一头母亲带着幽默的鼓励:

SA:they’re gonna win anyway.

F:NO,they’re not.

SA:Poor people lose.Poor people lose all the time.

F:Yeah,I don’t know.

Well,I’ll put Ma back on here now.

SA:All right.

SA:无论如何他们都会赢的

父:不会的

SA:穷人会输,输的永远都是穷人

……

父:我不知道

我让你妈和你说

SA:好的

M:Now don’t talk stupid.you’re innocent.

What’s the matter with you?

SA:I know.but so what?

M:I’ll give you a “so what”.

I’ll hit you right on your nose through the phone.

SA:yeah?come on,then.

M:There.Now I hurt my finger.

SA:Yeah.

母:别瞎说了,你是无辜的

你是怎么了?

SA:我知道,但那又怎样

母:我让你见识下“那又怎样”

我要隔着电话打你鼻子

SA:是吗?那你来打啊(笑)

母:打了,还伤了我的手指(笑)

SA:是啊

惊讶并且感动母亲呈现出来的坚毅与乐观,面对命运的再次“捉弄”,还能用幽默的玩笑给予儿子鼓励,我想这也应该是SA内心最大的支持与安慰。这些鼓励让SA依然坚信着一些东西,也让作为观众的我们同样相信着。

写到这里突然想到普希金的《假如生活欺骗了你》,附在文末:

《假如生活欺骗了你》

假如生活欺骗了你,

不要悲伤,不要心急!

忧郁的日子里须要镇静:

相信吧,快乐的日子将会来临!

心儿永远向往着未来;

现在却常是忧郁。

一切都是瞬息,一切都将会过去;

而那过去了的,就会成为亲切的怀恋。

P.S.律师真真是一个高智商职业,思维逻辑性与表达阐述都是至关生死。法庭环境里安静如水,但律师的每一轮问话的结论都震耳发聩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制造杀人犯 第一季的更多剧评

推荐制造杀人犯 第一季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视剧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