季昌明的政治智慧

M.
《人民的名义》已经全面告一段落,反腐的同时揭露了种种官场潜规则,我等围观群众纷纷惊呼“大尺度”。剧中最令人唏嘘不已的角色大概是祁同伟,初看时愤恨不已:目光短浅,已经站了“汉大帮”的队伍,却随着沙瑞金的到来,转而对李达康和陈岩石谄媚不已,甚至当初的“哭坟”事件,也成了省委常委会的笑柄。然而随着剧情的开展,我们知道了这位公安厅长出身寒门,学业优秀,业务能力一流,曾坚守自己的爱情,拒绝自己辅导员梁璐老师三年的追求,为了和陈阳在一起,不惜身中三枪,只为以英雄的身份调往北京,然而“权力小小的一任性”,一次又一次践踏粉碎这个热血青年的梦想,终于,他跪在了汉东大学的操场,他说,从那时起,祁同伟死了。昔日成就祁同伟英雄梦想的孤鹰岭,却成了他最后的生命的终点,理想与生命都终结于此地,孤鹰岭,变成了孤英陵。

       侯亮平、钟小艾夫妇轻描淡写地说“权力小小的一任性”,说得多么轻松,多么高高在上,多么熟悉的“何不食肉糜”!

       可是,如同祁同伟这样,没有丰富的“政治背景”的寒门子弟,真的只能走上官商勾结、巧取豪夺之路才...
显示全文
《人民的名义》已经全面告一段落,反腐的同时揭露了种种官场潜规则,我等围观群众纷纷惊呼“大尺度”。剧中最令人唏嘘不已的角色大概是祁同伟,初看时愤恨不已:目光短浅,已经站了“汉大帮”的队伍,却随着沙瑞金的到来,转而对李达康和陈岩石谄媚不已,甚至当初的“哭坟”事件,也成了省委常委会的笑柄。然而随着剧情的开展,我们知道了这位公安厅长出身寒门,学业优秀,业务能力一流,曾坚守自己的爱情,拒绝自己辅导员梁璐老师三年的追求,为了和陈阳在一起,不惜身中三枪,只为以英雄的身份调往北京,然而“权力小小的一任性”,一次又一次践踏粉碎这个热血青年的梦想,终于,他跪在了汉东大学的操场,他说,从那时起,祁同伟死了。昔日成就祁同伟英雄梦想的孤鹰岭,却成了他最后的生命的终点,理想与生命都终结于此地,孤鹰岭,变成了孤英陵。

       侯亮平、钟小艾夫妇轻描淡写地说“权力小小的一任性”,说得多么轻松,多么高高在上,多么熟悉的“何不食肉糜”!

       可是,如同祁同伟这样,没有丰富的“政治背景”的寒门子弟,真的只能走上官商勾结、巧取豪夺之路才能实现自己的政治抱负吗?高育良说,侯亮平是祁同伟的对立面,是祁同伟梦想成为的“另一个自己”,所以他会对侯亮平惺惺相惜。可作者赋予侯亮平的主角光环太耀眼,得了天时地利人和,有个背景强大的老婆,工作任凭自己一句话,可以随意在汉东和北京之间随意调动,来去自由,动不动就和省委常委见面。其实,和祁同伟境遇相似的,不是侯亮平,而是季昌明。

       我们来分析一下季昌明这个人物,赵立春当政时,派系复杂,政法系统几乎是“汉大帮”的天下,季昌明没有明显的政治资源,却能身居高位。其下属个个背景深厚——陆亦可母亲是法院法官、陈海父亲是老检察长陈岩石。在这样盘根交错的环境里,季昌明保持中立,不加入汉大帮或秘书帮,却能执掌检察院多年而不倒。

       季昌明表面上看总是一团和气,从不和人起任何争执,他不属于任何派系,却能获得两派的信任。李达康因季昌明不是高育良的学生,不是汉大帮的一员,而对他产生信任与亲近;高育良呢,从心底里看不上他,觉得他胆小怕事,谨小慎微,绝对不敢得罪自己。可以说,季昌明自己自成一派:骑墙派,并且保持多年,直到沙瑞金的到来,情况发生了变化。

       第一集里抓捕丁义珍,我们已经体会到季昌明的严格遵守程序办事的作风,哪怕是消息泄露,丁义珍潜逃,季老也坚持向省委汇报,这样做其实保护了陈海,免得他因没有抓捕令就擅自行动而受牵连。我们再换个角度思考,若当时贸然实施抓捕,堂堂一个京州副市长,怎会让自己在检察院没有抓捕令的情况下违规把自己在大庭广众之下带走,他定会动用自己的政治资源来让陈海“依手续办事”,最后的结果恐怕是打草惊蛇,既让丁义珍同伙助其逃脱并销毁罪证,也在情况不明朗的时候让自己和陈海卷入政治纷争,成为派系斗争的目标。

       最能展现季昌明政治智慧的,莫过于他与李达康、沙瑞金的对话,滴水不漏、仿佛打太极一般。
 
       先说说侯亮平在季昌明不知情的情况下拘捕欧阳菁,李达康打电话来问责时的桥段:

       侯亮平出动了十几辆警车,对欧阳菁上演美国大片般的围追堵截,这样浩大的声势,季昌明怎可能毫不知情。一向谨慎的季昌明只是把1.16事件甩锅给侯亮平去调查,侯亮平是从最高检带着尚方宝剑空降而来,他对侯亮平如此放纵,必然是有意为之,这与侯亮平初来时便受到沙瑞金的接见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

       而面对李达康事后的责问,季昌明的回答不同于以往谨小慎微的态度。他不忘强调自己不知情,把锅甩到侯亮平身上,但又说若是欧阳菁真打算出国,换作自己也会同样进行阻拦。点明李达康是不是被前妻利用,而我们的阻拦,是在帮助你免受欧阳菁的牵连啊。如果查明欧阳菁没有问题,那么达康书记自然不会因为机场抓捕受到连累,倘若查明欧阳菁受贿事实成立,而她又乘坐李达康的专车赶往机场出境,那么李达康是不是有包庇甚至同流合污的嫌疑呢,恐怕如果欧阳菁真的出境了,即使李达康真的不知情,可是不是百口莫辩呢。

       在季昌明替李达康分析问题之前,李达康一直在责问检察院冒然在路上围追阻拦,把前妻从自己车上带走,令自己脸面尽失。而分析之后,李达康幡然醒悟,若不是这次阻拦,恐怕自己的政治前途,就要断送于此了啊。继而不再怪罪季昌明,只是提醒他不要被“汉大帮”左右。

       保持中立不仅仅是一团和气,在争执冲突爆发时,不能只是卑躬屈膝道歉,更要不卑不亢把自己所作所为对对方的好处点明。这场拦截,在李达康看来是一种示威与挑衅,经过季昌明的提醒,李达康才明白实质是对自己的一种保护。

       我们再来看看这场抓捕以后季昌明对沙瑞金的汇报:

       季昌明一直处于观望态度,对侯亮平办案既不干涉也不过问,尽可能把自己置身事外。而如今,到了不得不站队的时候了。

       他去找沙瑞金汇报,刚开始还是“摊上事了”的心态,小心谨慎叙述事实,提出李达康夫妇突然之间离婚,且“双双”坐车去机场。得知沙书记已经知晓李达康离婚之事,且句句袒护,季昌明明白了,李达康,如今已被沙瑞金招入旗下,那么沙瑞金的目标,是高育良和他的汉大帮。季昌明明白,今天,就是站队的时候了。

       进而开展精彩的对话过程,先是借李达康之口引出“政治小团体”的话题,让沙瑞金引出“汉大帮”这个敏感词,然而对于沙书记的问题“你认为有这个汉大帮么”,狡猾的老季得到沙书记更多积极暗示所以说了些“云里雾里,似有似无”之类的话,拿侯亮平和陈海的身份举例,“有人说他们也是汉大帮的人,沙书记您相信么”,狡猾的沙书记同样没有表态。有了之前的暗示与鼓励,老季再进一步说“我是不信”,终于得到对方确认“我也不信”。几个回合成功探出了一把手的立场,更加确定沙书记此次冲着汉大帮而来,把侯亮平、陈海当成自己人。季老随后毫不犹豫立刻放弃中立,“要说没有这政法小圈子,恐怕也不符合事实”,全然抛弃自己刚才说的“似有似无”这一说法……进一步点名祁同伟,想领导之所想。就是从这次汇报开始,老季坚定靠近沙瑞金。观望时期已过、现在是坚定积极的站队时期,而老季,转而成为了那“似有似无”的“沙家帮”的一员。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人民的名义的更多剧评

推荐人民的名义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视剧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