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他们不弄盏大点的灯?

sitra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摄影:Nicholas Musuraca(豹族/哑女惊魂记/漩涡之外/蓝色栀子)

新星记者Ward指认了有前科但是无辜的Briggs谋杀了咖啡店老板,她的女友Jane对此感到疑惑和焦虑。就在Ward徘徊在良心和事业、正义和冷漠之间之时,他目睹了一位长相怪异的陌生人潜入了邻居Meng的房间并逃逸。Ward疑虑Meng是否被谋杀,但回想起自己以前和他有公开的过节,他不敢进房间察看,更发现自己将会陷入和无辜的Broggs一样的境遇——人们利用冲动的正义、繁忙的冷漠和刻板的猜疑来取代真正的敬业和公正。他在经历了一场Briggs式的地狱噩梦之后发现了被谋杀的Meng,慌忙中他像当初Briggs一样收拾行李逃离现场。Jane是这部电影中唯一正常的人,她一边鼓励Ward主动澄清自己,一边上街寻找她根本没见过的那个陌生人。最终她找到了心里十分脆弱的陌生人并从他口中套出了证词,就在她陷入被他追杀的危险时,陌生人在马路上被来不及刹车的卡车撞死。他在临死前认了罪,但就如他的所说的最后一句话那样,“But I'm not going back”。 Boris1940年为雷电华拍摄的B级片《三楼的陌生人》和当年的《蝴蝶梦》、《香笺泪》和《黑夜飞车》等一道,是最早的一批后来被称为黑色电影的影片。在...

显示全文

摄影:Nicholas Musuraca(豹族/哑女惊魂记/漩涡之外/蓝色栀子)

新星记者Ward指认了有前科但是无辜的Briggs谋杀了咖啡店老板,她的女友Jane对此感到疑惑和焦虑。就在Ward徘徊在良心和事业、正义和冷漠之间之时,他目睹了一位长相怪异的陌生人潜入了邻居Meng的房间并逃逸。Ward疑虑Meng是否被谋杀,但回想起自己以前和他有公开的过节,他不敢进房间察看,更发现自己将会陷入和无辜的Broggs一样的境遇——人们利用冲动的正义、繁忙的冷漠和刻板的猜疑来取代真正的敬业和公正。他在经历了一场Briggs式的地狱噩梦之后发现了被谋杀的Meng,慌忙中他像当初Briggs一样收拾行李逃离现场。Jane是这部电影中唯一正常的人,她一边鼓励Ward主动澄清自己,一边上街寻找她根本没见过的那个陌生人。最终她找到了心里十分脆弱的陌生人并从他口中套出了证词,就在她陷入被他追杀的危险时,陌生人在马路上被来不及刹车的卡车撞死。他在临死前认了罪,但就如他的所说的最后一句话那样,“But I'm not going back”。 Boris1940年为雷电华拍摄的B级片《三楼的陌生人》和当年的《蝴蝶梦》、《香笺泪》和《黑夜飞车》等一道,是最早的一批后来被称为黑色电影的影片。在这部影片中出现了很多日后黑色电影中的标志性风格因素——百叶窗和线条阴影、低调布光和黑白分明效果、旋转楼梯、城市街道夜景、心理分析式的画外音独白、有心理缺陷的恶人、现实与梦境的对照以及少量仰角和倾斜构图。但是在形式上这些因素并没有形成一个完整统一的风格,而更像是一种零星的拼凑,很多场景中打在演员脸上光看着也过于明亮和明显。这些稍具前卫的因素和它的整体剧情和人物安排上的缺陷一道,在当时被人批评为娇柔作造和模仿缺新。确实,影片在动机设置、演员表演、梦境安排的合理性和悬念设置方面存在明显缺陷,而唯一值得赞扬其合格的彼得·洛的表演,恰恰使得影片看起来是对弗里茨朗早期电影的体制内低预算模仿。对Ward的心理分析过度依赖于独白和花哨冗长的梦境、女友的过分焦虑也缺乏合理动机、对凶手的刻画更是毫无新意并且分析不足、公式化的配乐以及在整体上缺乏传奇性等等,但这些都比不上对主题的掌控不力能给影片带来更大的不利——人们无知的正义,相关岗位职员的不敬业、冷漠和懒惰,事业前途和正义良心之间的徘徊,在处理这些问题上影片最终依靠于不稳定的事外因素,影片中唯一正常的角色Jane最后挺身而出以女英雄的姿态扭转了事局。所以影片到底是在讲述一对情侣最后成功摆脱困境并修成正果的故事,还是探讨社会的法律和信任问题并提供解决方案或表示无奈?看起来应该像是前者。 影片比较有意思的一句台词是Ward在指认了Briggs后恍恍惚惚回到公寓时,他在爬楼梯的时候在心里嘀咕道“瞧这阴暗的,为什么他们不弄盏大点的灯?”(What a gloomy dump, Why can't they put in a bigger lamp?)。这部被称作第一部黑色电影的影片在这么严肃的时刻的一句话,在日后看起来像是对黑色电影的揶揄,使我在没有压力的观影过程中不禁会心一笑。

我们呆萌的Evil Face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推荐三楼的陌生人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用客户端 豆瓣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