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转重生 逆转重生 8.1分

电视剧版里的伏笔和小说里的细节

Lil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深濑跟谷原等人不熟,旅行前就做了厚厚的攻略(小说里写到攻略很受用,深濑也很开心,一一做着推荐)还准备了咖啡给浅见,换广泽开车时,明显看到了深濑看到短信(内定失败)后表情有些沉重,便没有说出自己不能吃荞麦面扫兴,走向猪排咖喱店时还说了“不好意思深濑,明明你都帮我们查好了店”,深濑跑向车子的时候还大喊着“深濑!猪排像靴子一样大,太好吃了”。

后来去采集特产时,广泽有在挑伴手礼寄给别人(小说里有拿着手机给别人发短信,其实广泽是有女朋友的)而深濑尝了一种蜂蜜,拿起一罐就放进了篮子里。

谷原邀请深濑和广泽喝酒,深濑说不能喝酒时,广泽回话前都会看深濑一眼,怕深濑觉得被冷落,说自己也不能喝。谷原说“这样大家一起来就没意思了嘛”,深濑低下了头,觉得谷原意思是自己来很扫兴。浅见虽然来圆场,谷原还是说着这样很无趣,深濑也很为难的表情,广泽就笑着说“我还是喝吧”。

要不要一起去滑雪,家里请客会吃什么,深濑每次都是最后被问到的。从在科研室见面时,在吃完烤肉后都被要求去冲泡咖啡来喝。当谷原邀请他去滑雪时,深濑脱口而出的便是“那个我…”(我的话就算了吧),自认为与谷原等人是格格不入的。

...
显示全文
深濑跟谷原等人不熟,旅行前就做了厚厚的攻略(小说里写到攻略很受用,深濑也很开心,一一做着推荐)还准备了咖啡给浅见,换广泽开车时,明显看到了深濑看到短信(内定失败)后表情有些沉重,便没有说出自己不能吃荞麦面扫兴,走向猪排咖喱店时还说了“不好意思深濑,明明你都帮我们查好了店”,深濑跑向车子的时候还大喊着“深濑!猪排像靴子一样大,太好吃了”。

后来去采集特产时,广泽有在挑伴手礼寄给别人(小说里有拿着手机给别人发短信,其实广泽是有女朋友的)而深濑尝了一种蜂蜜,拿起一罐就放进了篮子里。

谷原邀请深濑和广泽喝酒,深濑说不能喝酒时,广泽回话前都会看深濑一眼,怕深濑觉得被冷落,说自己也不能喝。谷原说“这样大家一起来就没意思了嘛”,深濑低下了头,觉得谷原意思是自己来很扫兴。浅见虽然来圆场,谷原还是说着这样很无趣,深濑也很为难的表情,广泽就笑着说“我还是喝吧”。

要不要一起去滑雪,家里请客会吃什么,深濑每次都是最后被问到的。从在科研室见面时,在吃完烤肉后都被要求去冲泡咖啡来喝。当谷原邀请他去滑雪时,深濑脱口而出的便是“那个我…”(我的话就算了吧),自认为与谷原等人是格格不入的。

让广泽准备去开车,深濑递给了广泽咖啡一直问着“没事吗?”还说 “抱歉我帮不上忙”,却没有跟他一起坐车,但广泽只是说着宽心的话。深濑之后对谷原说“果然当时跟他一起去比较好吧?” 广泽没有到达的时候说“也许只是迷路了要不被雪困住了”。深濑认为自己隐瞒的只有“没说广泽喝了酒”,而他心里也认定这是广泽的死因。

美穂子说“你们明知道他不能喝酒,开车不熟练,下雪路况不好,还让他去了吧”,深濑为自己辩解说“但是这不能叫做杀人!”,美穂子回答说“会隐瞒不就代表有罪吗?”,之后便是沉默。

找到尸体以后,深濑见到广泽的父母,是最后一个跪下的,听到“请抬起头来”,只有深濑一个人傻傻的抬起了头,然后看大家没有抬头又低下头去了。见到美穂子被袭击也没有鼓起勇气去救她。对美穂子坦白时,深濑说“四个人没有说喝酒的事情只是说不出来口而已”“现在不管我说什么,听着就像是借口吧”

而广泽不管是当面还是透过别人说的都一直说着深濑很努力啊,深濑也以此为契机想要改变自己,想更多的去了解广泽,他在站台对美穂子说“我不想承认事实所以一直逃避着,但我现在依然希望着自己能改变”

如果结局是和小说的结局一样的话,那电视剧里这些桥段就是莫大的讽刺。



剧透提醒,剧透提醒,剧透提醒。
想知道结局,没有耐心看小说细节的可以拖到最下面
以下部分也适合想看书但接受不了台版的排版和字体的(剧透提醒)
只涉及个人感兴趣的部分,简略描述
==============================
==============================
深濑后来为了去了解广泽去拜访了广泽的父母,得知广泽曾经想要大学毕业出国旅行一年,但遭到了父亲的反对。深濑聊起和广泽最愉快的事情是广泽带了橘子蜂蜜来,泡出来的咖啡很好喝。和广泽的父母吃饭吃的是收到的伴手礼荞麦面,父亲看着装着荞麦面的容器说“真是难得一见啊”,深濑以为他指的是荞麦面比平常吃的更粗,所以没有在意。

广泽的小学同学告诉深濑,广泽被他邀请加入了棒球队,第一次正式比赛就打出了差一点就是全垒打的球,每次比赛都能打出全垒打。但他高中以后却加入了排球队。谷原大学时期也时不时的邀请广泽打棒球。

之后和广泽的高中同学葵和麻友见面,得知:广泽个子很高大,也很聪明,中学时老师随意出的智力测试的难题只有他解了出来,他并没有直接承认,直到老师说“广泽也不知道吗”才开始解题。班上有人要求不要理会一个软弱的男生,只有广泽还是一如既往的打招呼。麻友认为是因为广泽个子高大才不害怕那个男生,葵却不认为是这样的。

葵咄咄逼人主张着自己的想法和正义感的样子,让深濑想起中学时被班上同学孤立。所有人都故意不理自己,他忍耐着,想着过一个星期也许就会恢复原状了,假装着这件事情不会影响他。但是一个女生在国文课时突然双手用力拍打桌子“我觉得这样太奇怪了”当众告诉了班主任深濑遭到全班的无视,班主任问哪些同学不理睬深濑,除了告状的女生全班都举起了手,最后都站起来向深濑鞠躬道歉。下课后那个女生特地走到深濑桌边说“遇到讨厌的事,下次要自己说讨厌,否则在快要忘记的时候,又会遇到同样的事”,但比起发动无视的主谋,深濑更想揍她一顿。

葵说“行动和想法并不是随时都一致,几乎所有的人都意识到,自己的行动并不是最出色的,但有时候可以因此维持世界的和谐。有时候指出一些当事人没有察觉的事,可以获得改变,但如果指出当事人早就意识到的事,就无法改变任何事情,相反地,反而让对方觉得丢脸,让对方变得更固执。”这是广泽曾经对葵说过的话。

葵在高中时曾经制止过霸凌,对霸凌的男生说“不要因为自己在中学时代曾经是风云人物,就见不得别人的好”,那个男生走到她的面前踹倒了她的桌子,虽然葵害怕但没有硬撑着没有表现出来,但班上没有一个人出面帮她,只有广泽走了过来,扶起了桌子,捡起了课本和笔记本。

“只是想让纷争和霸凌落幕,如果自己挺身能够解决问题,他会毫不犹豫踏出那一步,他就是那样的人”“所以他才会喝啤酒,才会同意去接村井”。

虽然葵喜欢广泽却没有告白,因为她知道一旦说了,广泽就会点头说好啊。
葵说“如果用颜色来比喻广泽,不是像大海一样的蓝色,也不是棒球队帽的橙色,而是透明色,不管是灰暗的颜色还是个性很强的颜色,透明的广泽都会接纳,去融入对方的颜色。”所以分班之后葵再也没有联系广泽,广泽问过一次,她回答说“我和透明人不合”。
“这里的人都认为是你们害死了广泽,正因为他人很好所以无法拒绝” 。

高中的排球队长告诉深濑,广泽每次文化祭的时候都不和社团一起参加,却和另外一个不起眼又一无是处对的人一起。“当对方露出好像流浪狗的眼神靠近他,他就不忍心拒绝”
“难道不会想到要让广泽自由吗?一旦知道广泽有机会结交更高层次的朋友,自己就黯然退出,这才是友谊啊”。
广泽也许更想跟谷原在一起吗?和村井一起吃咖喱,参加谷原棒球队的事情,广泽都没有说过。

与高中广泽最亲近的朋友古川见面:
“你,中心和高中,尤其在中学时,在班上是不是算成绩很不错?”
“周围都是一些笨蛋,但不知道为什么,自己在班上地位很低,甚至可能被全班所有人看不起,女生认为自己和那些宅男一样,都被归类为不起眼的那个族群,每天都郁郁寡欢,很想对那些女生说,别把我和他们混为一类”
“你觉得自己因为住在乡下地方,所以才会过着这样的学生生活。那些试图在狭小的世界排名的家伙,都会贬低比自己优秀的人,真是受够了,应该有更适合我的世界,那里有配得上我的朋友,能够了解我”
“遇到广泽时,你是不是觉得终于遇见了?”
“和广泽在一起,就会觉得那些拼了命想要排名的家伙真的很无聊,也忍不住同情那些汲汲营营的家伙,觉得他们太渺小了。广泽向来不说别坏话,也不会抱怨或是发牢骚,愿意接受眼前的一切。他是一个坦诚自在的人”
“所以,他可以看到我身为一个人的本质。和那些表面装得人模人样,却在背地里拼命挣扎,扯别人后退的人不一样,和自己一样,是能够看清本质的人,也就是想和我做朋友”
“嘛”
“我说,怎么可能嘛”
“你和我很像,我们应该可以成为好朋友,如果听到我这么说,你会不会有点生气?”
“我就知道,所以到头来只是自己认为,自己和广泽是同类”
虽然不怎么谈论恋爱的话题,但广泽说过高中有喜欢的女生
“我对广泽说,你根本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即使鼓起勇气表白,对方也不会把你放在眼里吧。广泽笑着说,我想也是。”
深濑可以想象广泽当时的表情。之前找工作不顺利时,深濑也抱怨过,只有那些机灵的家伙能够考上时,广泽平静地笑了笑说,我想也是。广泽在对古川说这句话时,应该也露出了同样的表情。在广泽离开老家之前,都没有向那个天鹅肉女生表白。
古川与广泽都考上了东京的大学,一起租住了相近的房子
刚升上大三三年级的春天,古川偶然走进一家面包店,正好遇到了那个女生。
“我在毕业典礼时偶然听人说,她考上了东京的女子大学,但一直以为只有连续剧中会发生这种巧遇的事”
原本只是隐约记得她很可爱,如今发现她个性也很好,然后想起她虽然很受欢迎,但之前好像从来没有听过她曾经和谁交往。于是觉得她或许也能够看清一个人的本质,对乡下学校那种无聊的排名感到厌倦。只要有机会,也许会有进一步的发展。但是,他并没有把这些想法告诉广泽。
“原来真的有那么巧的事”广泽一如往常的平静口吻说道,但问了古川面包店的名字和地点。
“差不多一个月后,广泽邀我要不要一起吃晚餐。因为我们几乎每天都一起吃晚餐。没想到那份女生也在”
她穿着围裙,在广泽家里做咖喱。广泽听古川说巧遇那个女生的隔天,就去了她打工的面包店,把写了手机号码和电子邮件的纸交给她。
“他们看起来感情超好,简直就像从高中就一直交往,但当时我觉得多亏了我,所以发自内心地祝福他们”
照理说,广泽应该和她单独约会,但他们经常邀约古川一起去看电影、看夜场球赛,也一起去了水族馆。古川对当时是自己为他们牵了线这件事感到骄傲,最重要的是,他觉得他们两个人都很欢迎他的加入。
他一直以为他们三个人是好朋友。
“但是有一次”
广泽和她交往半年后,三个人一起去看电影,买票买饮料的队都大排长龙,广泽说他去那里排队。那个女生没有和他一起去,说了自己想喝的的饮料后和古川一起排队。古川并没有想入非非,两个人也寻常的聊着天。
好几个人隐约偷瞄过来,即使古川望过去也不会和任何人有眼神交集,只是从那个方向隐约传来“怎么可能?”的嘲笑声。“他们不可能是一对”那些人觉得自己明显高攀不上身旁的女生,两个人站在一起显得格格不入,正好奇地猜测着两人的关系。他勉强挤出“真受不了”的笑容看向那个女生,她一脸纳闷地看着古川“我还是不喝可乐,换乌龙茶好了。我去看一下还有什么饮料,我叫广泽过来这里”

“只剩我一个人的时候,我突然想到,广泽和她约会的时候经常邀请我,是因为和她单独在一起时会感到自卑。三个人在一起时,旁人可能会觉得是社团的朋友,也不会有那种格格不入的感觉”
“但广泽和她在一起时,完全没有格格不入,没有人会嘲笑他们,也不会窃声讨论他们到底是什么关系。广泽和我根本不一样,只是他人太好,屈就于我的高度而已。我原本以为自己和广泽一起站在高处,其实他根本应该站在更高处,我却利用他的善良,把他拉低了。周围的人一开始就发现了这件事,只有我一直搞不清楚状况。”
“所以,我让广泽自由。为了避免被他同情,说了很过分的话…..根本没有想到那成为我最后对他说的话”
“我再也不要和你这种伪善者做朋友了”

后来深濑了解到,美穂子是广泽的女朋友,“杀人犯”的纸也是她贴的。便约见了美穂子,她不是为了复仇,而是不想让四人忘记这场事故,也想接近了解四人现在的状况,和死去的广泽大学的生活。

美穂子时不时去谷原棒球社团练习的球场围观,还做三明治给球队吃,轻佻的谷原便去搭讪,有一次和社团喝醉酒的谷原想要酒驾,美穂子说服他坐列车送她回家,但在站台等车时,谷原却说广泽的死是因为运气太差,喝那点酒根本没事的,他棒球打的那么好,没想到反应能力那么差。怒不可遏的美穂子将谷原推下了站台。

美穂子说“广泽曾经说,自己很空洞,虽然想要把自己装满,却不知道该装些什么。虽然棒球和排球都很有趣,但总觉得无法把自己填满,可见并不是那么喜欢。看到周围人全心全意地投入,就为自己和他们做相同的事感到抱歉。虽然他没有发自内心讨厌的人,但应该也不可能遇到很喜欢的人….没想到,后来真的遇到了让他觉得在一起很舒服自在的人,以前是古川,现在是一个叫深濑的同学。”深濑听完再也忍不住,边叫喊着广泽的名字边流下眼泪。

美穂子也在深濑记录广泽的笔记本里写下“广泽不喜欢洋甘菊”,“广泽喜欢红色的福神菜”,“广泽不能吃荞麦面因为过敏”,“广泽并不是空洞的人”。
咖啡店的老板之后进来为他们冲泡咖啡,喝到第二杯时推荐他们加些蜂蜜进去,深濑选了一种颜色很深的蜂蜜,一小勺放入嘴里,记起这个味道和在集市上买的一模一样。老板便笑着说“是荞麦蜂蜜哦”。
“真的很少见诶,原来还有荞麦的蜂蜜”—美穂子的声音好像音量被关小了,渐渐远离。
荞麦、荞麦、荞麦—
深褐色粘稠的液体在深濑的脑海中旋转,那天晚上的景象倒转过来。
——那我去
广泽决定去接村井。深濑走去厨房为他准备咖啡。将用滤袋的咖啡装进保温杯,因为广泽喜欢吃甜食。所以深濑加了大量白天在路上买的深褐色的蜂蜜充分搅拌,盖上了保温杯的盖子。
——这个给你
他把保温杯递给坐在门框上绑鞋带的广泽。
——你为我跑了咖啡吗?
——对不起,我只能做这点事。
广泽伸出大手接过杯子,打开饮用口,眯眼闻着香味后,啪的一身盖上杯盖。
——开车的人真占便宜,谢谢啦。
说完,他站了起来,打开了厚实的木门,冷风呼呼地吹了进来。
——路上小心
广泽举起拿着保温杯的手,对深濑露出微笑。

广泽最后说的那句话萦绕在深濑的耳边。
——那我走了。
原来......是我杀了广泽。



一下是一点点分析
====================
====================
主要的桥段都在前三集演完了
为了制造悬念,小说和电视剧里都认定是有人上门来复仇的
如果是以小说的展开来继续接下来的情节的话
其实凑佳苗的目的不在于制造多么精巧的杀人过程,
也不在于其余几人遭到复仇受到多么严厉的惩罚
而是“广泽到底是个怎样的人”:
为什么和深濑做朋友?
为什么相当志愿者而不是去商社呢?
为什么不和谷原的棒球队练习?
为什么谷原说他性格很好但交往只有表面呢?
为什么一直鼓励深濑很努力呢而绝口不谈自己?
为什么不告诉深濑自己不能吃荞麦面?
为什么硬要喝下啤酒?
为什么要跑去吃猪排咖喱?
为什么相当志愿者而不是去商社呢?
为什么一直鼓励深濑很努力呢?
为什么在喝了酒的情况下答应去接浅见?
为什么深濑送他的时候他没有叫深濑一起去?
如果这一切早就知道的话,也许悲剧就不会发生了
但广泽一定有自己不说的理由。
因为别人也因为自己。
26
1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13)

查看更多回应(13)

逆转重生的更多剧评

推荐逆转重生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视剧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用 App 刷豆瓣,更愉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