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一种可能的无耳说书人

秣陵夏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无耳说书人》的原作远没有怪谈百物语剧集里面那样惊悚,倒是传承了日本传统怪谈里面例行性的暧昧与不讲理。芳一莫名其妙地因为技艺超群而被鬼魂纠缠,最后被寺里的僧人看破,为他在身上书写辟邪的经文,却又因为遗漏了耳朵弄得变成“无耳说书人”,他得到的回报是,很多闲得蛋疼的人慕名而来观看鬼魂的杰作,因此名利双收。

剧集里面做了一些调整,虽然弄得背景逻辑性下降了——坛浦会战后短短几年内,平家物语已经流传那么广了么?——但是故事的整体逻辑性上升了,至少不是那种无妄之灾型的了。

我一直很好奇,公主对芳一究竟是怎样一种心态。

这个女孩子长得完全不是讨喜的类型,勉强只能算是中人之姿,但是在作为活人出现时,她眼睛里流露出来的一种神色让我觉得这应该是一个颇得人怜爱的姑娘。就像那个时代大多数的“姬样”一样,沉静、温柔、有点逆来顺受,可是在她生命的最后一天里,她所爆发出来的负面情绪最终要了她的命。一个习惯于自身所受到教育的人,即使爆发也不会是对比太过强烈,究竟是什么让她充满毒刺的尖刻话一句一句地喷出来,甚至完全不去考虑后果?我觉得不会只是因为看似万劫不复的前景。

再说,她所发出来的怒斥,在...

显示全文

《无耳说书人》的原作远没有怪谈百物语剧集里面那样惊悚,倒是传承了日本传统怪谈里面例行性的暧昧与不讲理。芳一莫名其妙地因为技艺超群而被鬼魂纠缠,最后被寺里的僧人看破,为他在身上书写辟邪的经文,却又因为遗漏了耳朵弄得变成“无耳说书人”,他得到的回报是,很多闲得蛋疼的人慕名而来观看鬼魂的杰作,因此名利双收。

剧集里面做了一些调整,虽然弄得背景逻辑性下降了——坛浦会战后短短几年内,平家物语已经流传那么广了么?——但是故事的整体逻辑性上升了,至少不是那种无妄之灾型的了。

我一直很好奇,公主对芳一究竟是怎样一种心态。

这个女孩子长得完全不是讨喜的类型,勉强只能算是中人之姿,但是在作为活人出现时,她眼睛里流露出来的一种神色让我觉得这应该是一个颇得人怜爱的姑娘。就像那个时代大多数的“姬样”一样,沉静、温柔、有点逆来顺受,可是在她生命的最后一天里,她所爆发出来的负面情绪最终要了她的命。一个习惯于自身所受到教育的人,即使爆发也不会是对比太过强烈,究竟是什么让她充满毒刺的尖刻话一句一句地喷出来,甚至完全不去考虑后果?我觉得不会只是因为看似万劫不复的前景。

再说,她所发出来的怒斥,在我看来也是没有什么道理的。芳一是一个武士没错,武士除了要珍惜羽毛之外,还应该完全无条件地服从主上的命令。在坛浦会战前,他也曾经要求参战,但是被平家主将拒绝,因为他有更不可推卸的重要使命。那么,用生命去维护这个使命,难道不是理所当然的吗?同伴也好,自己的尊严也好,在保护公主的任务面前全都不值一提。他带着她逃出生天,虽然不得不寻觅一些难以入口的食物来果腹,但他毕竟还是没有忘掉自己的使命。那么,作为平家最后的血脉,公主应该做的是什么呢?是保全自己的生命,而并非尊严。

当然啦,芳一后来所作的事足以证明他远远没有这样高大。我只是在以上帝视角看公主死亡前所发生的一切——至此,芳一的行为并无污点。

也许她只是因为连日的疲惫、惊恐以及对未知前方的恐惧,导致歇斯底里,急需一个出气筒来发泄罢了,那么这就是一个祸从口出的惊悚故事。

相比之下,我更愿意发挥无耻的脑补,描摹一个我感兴趣的过程。

比如说,我猜她有一点爱他。

大战在即,死亡的阴影已经弥漫在头顶,主将说“你要保护公主,延续平家的生命”。平家都死绝了,公主和谁来延续血脉呢?最方便也是最靠谱的当然就是保护她逃命的男人,逃亡过程中入赘平家做个人种,后代依旧是平家的生命。

她脸上没什么表情,等待着命运的安排,但还是偷眼看了一下即将成为保护者,也有可能成为丈夫的年轻武士,他也看了她一眼。我说过,公主姿色平平,可是就在这一眼里,似乎也含了一点让她容光焕发的娇羞?

相比之下,男人的眼里只有瞬间升腾出的对“家国大义”的认知以及为自己崇高的任务所感动的慨然之气~

这一点点的爱,毫无铺垫,扑面而来。她像所有普通的女孩子一样,用自己的想象来弥补现实中男人的缺憾,她需要她的保护者不但能完成使命,还要在这个过程中如英雄般完美,他必须让她衣食无忧,必须保全他的同伴和她的侍女,最好连他们的身份也都保全,让逃亡之旅变得像一场风度翩翩的远足。

他怎么可能做得到呢?一个接一个的伙伴战死,活着的人狼狈逃窜,尖叫震天。她未必不知道战争的含义,却从没这么近距离地面对过它所带来的污浊。于是她失望了,认为这个男人并不像她想的那么值得爱。那么,他做的一切就都顺理成章的显得刺眼了~

他们当然是恨他的。他们并不在乎失去生命,只要所保护的东西完整。可是那被他们拼了命保护的,最终却毁在了一个最应该保护它的人手上,让所有的牺牲都成为了毫无价值的笑柄。

我很喜欢他们注视芳一的眼神,干脆、狠辣、毫不拖泥带水,“取你狗命”。

但是她第一次看见盲眼的说书人时,脸上还是有那么一点点的柔情。混杂着恨意,还有一点莫名其妙的感慨,类似于“真的就这么想活吗……即使活成这副样子……”

是不是觉得有一点不甘心?怎么就会为这个被一时气血冲上头表现得慷慨决然的男人虚拟了那么多他所不配的想象?

最后的时刻,她说你这么想活啊,他说是,求你饶恕我。于是她说那你活下去吧,永远活下去,把平家一族的故事流传给后世。

她还是放过了他,眼中流出血泪。

……《平家物语》里,真应该添上这么一段。

——我骗人的,这样来看这故事就完全不吓人了嘛,哈哈。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怪谈百物语的更多剧评

推荐怪谈百物语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视剧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用客户端 豆瓣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