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阳与高小琴,祁同伟的two sides

hera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可能是没睡好,夹杂了很多个人私情在里面,时不时跑题,见谅。)

祁厅长应该算是《人民的名义》里血肉相对较丰满的一个人物。在全剧中,最能让我感同身受的就是这个人物。他爱过的两个女人,叠加在一起刚好重合成他的两面,缺一个都不行。

从最底层努力往上爬的祁同伟,从小出身贫寒,但胸怀大志,才华横溢,且英俊挺拔。由于从小受到的教育,同样出身贫寒的我却非常的瞧不起高小琴这一类女人。同样从最底层出来(且依然在底层)的我,个人认为无论命运多么的悲惨,女人都不能够出卖自己的身体。这是我的偏见,并没有打算改。所以我始终觉得高小琴根本就配不上祁同伟。直到知道陈阳的存在,祁同伟这个人物,和他矛盾的人格,复杂的人性,以及那一腔孤冷的高傲,总算是完整了起来。

互联网让我们这种出身贫寒且无力往上爬的人变得更加幸福还是更加不幸,是那个幼年时对那些高大上华丽丽的一切充满憧憬的我比较幸福,还是已经世事了解了那些东西本质并不热爱却依然不甘心的我比较不幸,这个问题真的很难回答。

陈阳,大家闺秀,知书达理,温文尔雅,心怀宽广。“分手也是一种抵达,让我们抵达各自的灵魂”。分手之后,平心静气的说出这样的话的...

显示全文

(可能是没睡好,夹杂了很多个人私情在里面,时不时跑题,见谅。)

祁厅长应该算是《人民的名义》里血肉相对较丰满的一个人物。在全剧中,最能让我感同身受的就是这个人物。他爱过的两个女人,叠加在一起刚好重合成他的两面,缺一个都不行。

从最底层努力往上爬的祁同伟,从小出身贫寒,但胸怀大志,才华横溢,且英俊挺拔。由于从小受到的教育,同样出身贫寒的我却非常的瞧不起高小琴这一类女人。同样从最底层出来(且依然在底层)的我,个人认为无论命运多么的悲惨,女人都不能够出卖自己的身体。这是我的偏见,并没有打算改。所以我始终觉得高小琴根本就配不上祁同伟。直到知道陈阳的存在,祁同伟这个人物,和他矛盾的人格,复杂的人性,以及那一腔孤冷的高傲,总算是完整了起来。

互联网让我们这种出身贫寒且无力往上爬的人变得更加幸福还是更加不幸,是那个幼年时对那些高大上华丽丽的一切充满憧憬的我比较幸福,还是已经世事了解了那些东西本质并不热爱却依然不甘心的我比较不幸,这个问题真的很难回答。

陈阳,大家闺秀,知书达理,温文尔雅,心怀宽广。“分手也是一种抵达,让我们抵达各自的灵魂”。分手之后,平心静气的说出这样的话的女性。她是祁同伟一生的憧憬,她象征着他所向往的所有一切。为了能和心爱的人在一起,祁同伟不惜冒着生命危险加入缉毒队,身中三枪;其实很多人都利用各种裙带关系不需要付出这么多都可以得到其他人向往的一切。可是祁不可以,因为他没有任何的后台。于是,和陈阳再也无法在一起的那天,也就是他对这个世界感到彻头彻尾的绝望的那一天。而这个世界根本就没有最绝望,只有更绝望。

最绝望的地方在50集,祁同伟坐在那个小村子的办公室里,拿着一个破旧的开水瓶往那个在那里蹉跎了一辈子的老人杯子里倒水,然后看着自己杯子里的茶叶旋转。这一幕深深刺痛了我。这没有未来,没有丝毫可能性的生活,它如同我人生中过往最为深重的阴影,投射在我的心底。作为整个家族横向中上的学校最好的人,我因为是一个女的,眼睁睁的看着其他表哥越爬越高,我却倒霉催的因为多长了个器官,被无形的重重玻璃屋顶一巴掌又一巴掌的拍下来。在曾经的过去里,体会着那种深不见底的绝望的同时,还要被迫因为生理性别,被逼着做一些下贱的自己根本不想做的端茶倒水的事情。(不好意思扯远了。)

因此祁同伟的另一面觉醒了,那个高小琴曾经走近过,却像侯亮平所说并没有真正走进的灵魂。他决定不顾一切的往上爬,之前的那些尊严和节操,他都不打算再要了。因为没有体会过贫困和低贱的绝望,就没有任何人有资格道德绑架别人。

高小琴,一个赤脚上岸的渔家女子,被人当成工具培养,剧里这块儿提到,哪怕是毫无学历毫无文化的人,只要被富有的人处心积虑培养,再加上一定的姿色,就可能在一定的时间之内,比那些身世清白,知书达理的富家千金(比如高书记的原配吴老师)过的更好。

这不由得让我想起另一件令我三观尽毁的事。这么多年,我的贫寒父母却从未吝惜过对我的培养,我一直努力的在所谓的人间正道上走着,有一天却被那种出卖身体的女人抢走一切。最为三观尽毁的地方在于,身边竟然很多人都觉得这根本就没什么。道德沦丧,物欲横流,这个时代早就跟我自幼受过的教育彻底撕裂,背道而驰。

祁同伟的自尊死于那天正午,汉东大学的操场上。而我的自尊死于我对爱情的信仰彻底崩塌的那一天。从那天起,我忽然觉得从小身边一切人对我的洗脑,和我自己的憧憬,都变得极其的可笑。

而其实最懂祁同伟的人,是侯亮平。那个谁都没有听懂的故事,只有他一个人听懂了。祁厅长就是那个基督徒,明知会死,却非要抱着自己的尊严和荣耀去死。

祁厅长的一生,就是一个理想主义者幻灭的过程。没有人天生愿意做弱者,祁同伟只不过运气不好在从底层往上爬的过程中掉了下来。那些从他幼年便侮辱他、践踏他、背弃他的人并不是什么天生的强者,他们出生便拥有的“岁月静好”无非是他们的父亲、祖父、曾祖父用可能更为人不齿的手段“负重前行”得来。说到底人类祖先智人本来就是靠冷血和残忍才能爬到地球生物链顶端,谁都别装什么白莲花。

祁同伟最后宁可饮弹自杀,也不愿去坐牢,也符合了他虽“身为下贱”,但心比天高的人格特征。他最终没有对侯亮平开枪,并表示“要还陈海一命”,他的百步穿杨最终给了他自己,足以证明他良知未泯。而他的英年早逝如同他年轻时求而不得的陈阳所代表的那个世界,既然得不到,那也宁死不将就。

他的光荣与荣耀,始于孤鹰岭,终于孤鹰岭。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人民的名义的更多剧评

推荐人民的名义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视剧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