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甸湖 伊甸湖 7.5分

伤害和冲突的思考

Steven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我简单回顾下剧情,让大家再次重温下这部片子。

一对情侣找了地方去度蜜月,第一站伊甸湖,而到了这个小镇,危险和冲突就开始了,先是抢车位,暴力教育孩子,然后女主被狗吓,男主教育青年们,然后几个青年偷了他们车,冲突中青年的一只狗被杀死,一段死亡之旅从此上演,其中青年们的头目,恐吓逼迫所有人都成为“一条船”上的,丛林中,男主被烧死,女主误杀其中一名孩子,导致最后也是死亡,最后背了四条人命的凶手还逍遥法外的故事,死亡成为事件最终的结束点,没什么悬念。

这部片子其主要表达我猜想导演或许只是再谈——论青年的教育得有多重要,片中的冲突是一步步升级,冲突一旦被点燃,很可能在极短时间内就会引发一连串效应,结束冲突只有死亡,当然影片归影片,用极端的表演来警示和引发思考。

下面我除了简单说说教育问题,再牵扯出伤害和冲突,发表下自己的看法。

我们的男女主人公进入到小镇,就被一帮熊孩子给吓了一跳,而这帮熊孩子的父母也是一帮人渣,片中上来抢车位,对一个三四岁的孩子搧耳光,不顾别人感受,暴力教育孩子,其实在给我们极大的警示,如此本片的主意已经很明显了。当然孩子的行为脱离不了父母,所以父母可以...

显示全文

我简单回顾下剧情,让大家再次重温下这部片子。

一对情侣找了地方去度蜜月,第一站伊甸湖,而到了这个小镇,危险和冲突就开始了,先是抢车位,暴力教育孩子,然后女主被狗吓,男主教育青年们,然后几个青年偷了他们车,冲突中青年的一只狗被杀死,一段死亡之旅从此上演,其中青年们的头目,恐吓逼迫所有人都成为“一条船”上的,丛林中,男主被烧死,女主误杀其中一名孩子,导致最后也是死亡,最后背了四条人命的凶手还逍遥法外的故事,死亡成为事件最终的结束点,没什么悬念。

这部片子其主要表达我猜想导演或许只是再谈——论青年的教育得有多重要,片中的冲突是一步步升级,冲突一旦被点燃,很可能在极短时间内就会引发一连串效应,结束冲突只有死亡,当然影片归影片,用极端的表演来警示和引发思考。

下面我除了简单说说教育问题,再牵扯出伤害和冲突,发表下自己的看法。

我们的男女主人公进入到小镇,就被一帮熊孩子给吓了一跳,而这帮熊孩子的父母也是一帮人渣,片中上来抢车位,对一个三四岁的孩子搧耳光,不顾别人感受,暴力教育孩子,其实在给我们极大的警示,如此本片的主意已经很明显了。当然孩子的行为脱离不了父母,所以父母可以认为是真正的幕后黑手,后来结局的也是在认证这点。

而教育只是其中一方面,青年的头目开始恐吓其他孩子,其实只有头目是真正的问题儿童,而其他人最多是个看客,无意识群体,但恐吓加逼迫让他们丧失了判断力,青少年是很难有判断力的,由此引发一个问题,到底犯错是独立还是相互的?由此引发另外一个问题伤害是独立还是相互的?

最近我在一片文章中看到一个观点,所有的伤害都是相互的,有句希腊名言说的是:“行驶你的权力,但应该以不伤害别人的权利为界。”但你仔细分析就会发现,事件双方都可以用这句话为自己辩护,例如片中,从抢车位开始,看似男女主已经到那里了,但对方先于他们进了车位,可能对方是无意识的动作,如果这个世界上可以用道德来约束所有人,那就只有一个维度来思考世界了, 那么事情就变得太简单了,但世界是不公平的,并且是复杂的,所以就不可能放在一个角度上来看问题。

之后女主被青年的狗吓到,我不的不说,剧情的推演跟女主关系太大,男人总要证明自己是强大的,被女主怂恿一步步让事件升级,直到导火索真正爆发,也是起到了推波助澜作用。这个细节我认为导演处理的非常到位,而且给我们警示,我多罗嗦两句,判断力对一个人来说太重要,而判断力是你一辈子都需要提高的,永远没有毕业的那天。

伤害是相互的,伤害就是争夺一些稀有资源或者利益所造成的冲突,而哪方面伤害更大,科斯提出了一个比较不错的观点,下面的这些话引用《得到》app的内容,如有侵权,请联系我删除。

我们先来说三个案例,想一想出现这样的情况,应该怎样判断谁是谁非。

第一,一家人养的牛把另一家人地里种的小麦给吃了。第二,以前的火车都是烧煤的,结果火车经过田地的时候,喷出的火星把农夫堆在铁路边的几百吨亚麻全都给烧毁了。第三,有两家相邻的酒店,右边酒店想加盖一栋高楼,但是这就把左边酒店泳池的阳光给挡住了,影响了左边酒店的收入。我们一般会觉得,这很明显就是其中一方伤害了另一方的利益,不仅要赔偿,还要限制这种伤害行为。但是,著名经济学家、诺贝尔奖得主罗纳德·科斯(Ronald H. Coase)从社会成本的角度,提出了一种新的评判方法,“得到”App订阅专栏《薛兆丰的北大经济学课》做了详细解读,接下来就给你转述一下。

首先来了解一下社会成本问题。顾名思义,既然有社会成本就有个人成本,社会成本问题就是个人成本跟社会成本之间的分离。比方说扔垃圾,你要承担一定的成本,但如果你把垃圾扔到大街上,你的个人成本减小了,但社会因此承担的成本就大了。最早把社会成本问题讲清楚的人,就是科斯。

科斯有一个非常重要的观点:所有的伤害都是相互的,实际上是双方在争夺一些稀缺的资源。有一句希腊文格言很有名,说的是“行使你的权利,但应该以不伤害别人的权利为界。”但你仔细分析就会发现,事件双方都可以用这句话来为自己辩护,所以这句话不能拿来判断谁是谁非。就以酒店的例子来说,左边酒店可以说,盖楼是你的权利,但不能伤害我享受阳光的权利;右面那家酒店也可以说,你可以享受你的阳光,但你不能阻碍我盖楼的权利。你看,这根本不是一方在伤害另一方,而是互相伤害的问题。

这么看来,这些问题就难办了,到底应该怎样断案呢?其实只要假设案例中的两个资产归同一个人所有,看哪个方案的收益更大,就可以判断了。比如“牛吃小麦”的案例,假设牛和小麦属于同一个主人,那么牛能不能吃小麦,就取决于牛肉能卖多少钱、小麦又能卖多少钱,哪一个选择总收入最大,就优先选择哪一个。再比如酒店的例子,如果左边有游泳池的酒店和右边要盖楼的酒店都归同一个人的话,那他会判断,游泳池能晒到太阳能带来多大收入、高楼盖起来以后又能带来多大收入,如果盖楼能挣的钱比一个阳光游泳池能带来的收入更多,那当然要盖楼。这样看问题,就一下子豁然开朗了。

另外,还有一个原则,谁避免伤害的成本最低,谁就应该承担最大责任。这样来分摊责任,整个社会为了避免意外,所要付出的总成本就会达到最小。比如火车喷出火星、烧毁了亚麻的例子,铁路公司可以在沿线筑墙挡住火星,也可以让铁路改道不经过农田,但是这样成本太大了,而最便宜的做法就是,只要把堆放亚麻的地点稍微挪远那么一点点,意外就能够避免了,如果铁路和农田都归同一个人所有的话,他一定会选择这样的解决办法。所以科斯认为,铁路烧着了亚麻,但责任可能在农夫。因为农夫避免意外所要付出的成本,要比铁路避免意外需要付出的成本低得多,谁付出的成本更低,谁就应该担当更大的责任。

给你总结一下科斯的观点:所有的伤害都是相互的,不是一方伤害另一方,而是双方都在争夺稀缺的资源。在会产生互相伤害的事件中,谁避免伤害的成本最低,谁就应该承担最大责任,这样分摊资源与责任,整个社会为避免意外所要付出的总成本就会达到最小。

1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1)

添加回应

伊甸湖的更多影评

推荐伊甸湖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用客户端 豆瓣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