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瞳 双瞳 7.2分

金牌监制的前世今生

任丘

在网络观影成为主流方式的当下,面对硬盘里堆积如山的视频文件,或是视频网站上争奇斗艳的海报,该如何选择一部电影,既能满足自己的喜好,又不会让自己的生命虚度,成为一道难解之题。常规的解决方案,要么看题材,要么看明星,再或者挑导演,一般都不会有太大的偏差。然而,如果面对烂片如云的中国电影市场,你会发现,上述选择方式全部失效。无论是老戏骨还是大导演,皆有马失前蹄之时,题材方面更是惨不忍睹,要么是不能碰,要么就是某个题材大卖,大家蜂拥而上,直到把这个题材搞臭为止。于是乎,在一轮又一轮的烂片洗礼中,一个本来应该居于幕后的名字,逐渐浮出水面,为大众所知,成为品质的保障,那就是金牌监制陈国富。十几年来,他监制了二十多部作品,这里面,既有为大导演保驾护航的《集结号》、《狄仁杰》,也有致力于扶持新人的《转山》、《火锅英雄》。在他的妙手调教之下,虽然无法化腐朽为神奇,将烂片变为佳作,但至少能保证影片中规中矩的质量,不会令观众如坐针毡。能做到这点,已是难能可贵,更何况他还曾作为导演和监制,贡献出《风声》这样的国产谍战标杆之作,金牌监制,名至实归。

然而,大家似乎只看到了陈国富作为金牌监制的风光,却...

显示全文

在网络观影成为主流方式的当下,面对硬盘里堆积如山的视频文件,或是视频网站上争奇斗艳的海报,该如何选择一部电影,既能满足自己的喜好,又不会让自己的生命虚度,成为一道难解之题。常规的解决方案,要么看题材,要么看明星,再或者挑导演,一般都不会有太大的偏差。然而,如果面对烂片如云的中国电影市场,你会发现,上述选择方式全部失效。无论是老戏骨还是大导演,皆有马失前蹄之时,题材方面更是惨不忍睹,要么是不能碰,要么就是某个题材大卖,大家蜂拥而上,直到把这个题材搞臭为止。于是乎,在一轮又一轮的烂片洗礼中,一个本来应该居于幕后的名字,逐渐浮出水面,为大众所知,成为品质的保障,那就是金牌监制陈国富。十几年来,他监制了二十多部作品,这里面,既有为大导演保驾护航的《集结号》、《狄仁杰》,也有致力于扶持新人的《转山》、《火锅英雄》。在他的妙手调教之下,虽然无法化腐朽为神奇,将烂片变为佳作,但至少能保证影片中规中矩的质量,不会令观众如坐针毡。能做到这点,已是难能可贵,更何况他还曾作为导演和监制,贡献出《风声》这样的国产谍战标杆之作,金牌监制,名至实归。

然而,大家似乎只看到了陈国富作为金牌监制的风光,却极少有人了解他作为一名台湾电影的从业者和亲历过台湾电影新浪潮兴衰的见证者,那跌宕起伏的充满传奇色彩的前半生。台湾电影新浪潮,乃是华语电影圈中最重要的电影运动之一,其铸造的辉煌,迄今仍笑傲华语影坛,无人能及,佼佼者如《牯岭街少年杀人事件》、《一一》、《悲情城市》,更是长据各大权威榜单华语影史作品前列,成为传世名作。那是一个浪漫的时代,也是一群书生的革命,以杨德昌、侯孝贤、吴念真等人为首的年轻人,向既往以宣传和娱乐为主流的台湾电影发起了挑战,采用自然写实的风格,以个人经验来回顾和反思历史,消解意识形态的桎梏。目前公认的台湾电影新浪潮的开山之作,乃是1982年推出的,由杨德昌、柯一正、张毅、陶德辰共同执导的短片集《光阴的故事》。而当时的陈国富,已在影评界浸润数年,身兼金马奖国际影展的策展人和《影响》电影杂志的总编辑,地位举足轻重。和一直在力捧台湾电影、后来被称为台湾电影教母的同僚焦雄屏比起来,陈国富和台湾电影的关系一直是若即若离,虽然和侯孝贤、杨德昌等人皆为圈中好友,但却极少为他们撰写文章。更多的时间,他都在不遗余力的推荐欧美影片,力求拓宽台湾观众的视野。在台湾电影新浪潮的发展过程中,几乎所有人都过于看重影片的艺术性,执迷于自我表达,完全忽视了市场和票房,导演的目光都专注于三大电影节和政府辅导金。最终的结果便是,台湾电影市场彻底沦为好莱坞的地盘,本土影片既无资金支持,也无票房收益,只能被市场淘汰,自生自灭。台湾电影兴于八十年代,盛在九十年代,衰于零零年代,短短二十年,取得的成就令人目眩神迷,但其衰落的原因,也值得我们深思。在台湾电影的全盛期时,曾涌现了一大批有想法有才华的青年导演,处女作部部惊艳,但奈何生不逢时,拍到第二三部作品,便遭遇了台湾电影的寒冬,从此再无声息,甚为可惜。从2000年起,台湾本土出品的电影每年都不超过20部,票房比重不超过2%,台湾电影产业,可以说名存实亡。陈国富在当时便敏锐的感受到台湾电影的隐患,因此,他更希望能够出现一些商业与艺术并重的作品和导演,那样台湾电影才能拥有未来。可惜的是,这样的人才,一直没能出现。尤其在围绕侯孝贤《童年往事》展开的关于电影商业与艺术之争的大论战中,拥侯派取得了全面的胜利,商业片导演如朱延平之流,彻底被评论界边缘化,台湾电影义无反顾的奔向艺术的巅峰,最后跌落在商业的荒漠之中,就此消亡。

既然做不了伯乐,干脆自己来当千里马,陈国富选择了投身电影行业,从此影评人陈国富成为历史。然而他的从影经历并不顺利,1986年,他为杨德昌改写《恐怖分子》的剧本,但最后连一个编剧的署名都没混上。和杨德昌、侯孝贤、詹宏志成立“合作社电影公司”,筹备了好几部电影,却一部都未能问世。直到1990年,陈国富才以导演的身份交出了自己的处女作《国中女生》,之后便是1993年的《只要为你活一天》和1995年的《我的美丽与哀愁》。在这三部作品中,其实已经可以看出陈国富创作的一些端倪,比如青春、惊悚、黑帮等类型片的元素,但陈国富自己却不甚满意,认为它们远远达不到自己希望的样子,只能被称作“习作电影”,难登大雅之堂。1998年的《征婚启事》,巧妙的借用相亲这种模式,以小见大,道尽台湾社会百态,也是陈国富自己眼中的导演定型之作。有趣的是,《征婚启事》成片之后,却找不到电影公司愿意给它发行,只因当时台湾电影票房毒药之名远播,叫好不叫座已成常态,颓势尽显。陈国富另辟蹊径,采用超低点映外加会员制的方式,以两百万的成本,收获一千万的票房,可谓台湾电影中的异数。二十多年过去了,《征婚启事》已被湮没在茫茫片海之中,无人知晓,反倒是冯小刚根据《征婚启事》翻拍的《非诚勿扰》却火得一塌糊涂。其实,《非诚勿扰》只保留了《征婚启事》的壳,却丢了《征婚启事》的魂,无魂之作也能赚的盆满钵满,或许这就是时势造化吧。

一部《征婚启事》的成功,挽救不了台湾电影的衰落。有心无力的陈国富,在2000年正式加盟美国哥伦比亚电影公司,担任亚洲区制作部总监,负责华语片的开发和制作,正式转向幕后。在此期间,他接触到了调配大量资源和投资的机会,也看到了《卧虎藏龙》在全世界的成功,从而萌生了一个新的念头,那就是拍摄一部台湾电影从来没有出现过的商业和艺术兼备的大制作影片,彻底改变观众对台湾电影的既有印象。因此,当编剧苏照彬拿着双瞳的故事梗概找到陈国富的时候,两人一拍即合。在经过漫长的剧本修改和陈国富的四处奔走之后,台湾电影历史上最大投资的影片,就此诞生。《双瞳》总投资额超过一亿新台币,演员阵容中既有来自好莱坞的大牌大卫·摩斯,还有香港的老戏骨梁家辉,再加上台湾本土的戴立忍、刘若英,可谓是星光熠熠。制作班底更是豪华,编剧苏照彬、摄影黄岳泰、美术叶锦添,都是独挡一面的大腕,就连策划这么微不足道的职位,都由杨德昌的弟子、后来凭借《赛德克巴莱》为人熟知的魏德圣担任。故事方面则借鉴自类似《七宗罪》的连环杀人案设定,是一部标准的犯罪惊悚片,又成功的将其本土化,融入道教文化的神秘元素,打造出一部构思精巧、制作精良、空前绝后的商业大片。

《双瞳》在叙事上采用了复调的方式,明线是写落魄警官黄火土和FBI警官莱特联合侦破连环杀人案的故事,暗线是小女孩谢亚理按照出土碑文的指引,在黄火土无意识的帮助下,消灭人魈并修炼成仙的过程。两条线索互为表里,既有科学缜密的推理解密,又有道教虚无缥缈的神秘方术,营造出一个阴森恐怖却又温情脉脉的矛盾而复杂的世界。片中最令人称道的桥段,当属在现代化的摩天大厦中,搭造出了一座古色古香的道观,仅是这个诡异的画面设计,就足以令人倒吸一口冷气。一群身着道袍的信男善女,手持上古兵刃,和前来办案的警察展开激战。一时间,枪声四起,血肉横飞,其惨烈情形犹如阿鼻地狱,绝对令人毛骨悚然,过目难忘。

《双瞳》作为一部惊悚恐怖的类型片,无论是故事的深邃、叙事的功力,还是特效的精良、表演的精湛,即便放到华语电影这个大谱系里,至今仍无人能出其右。悲哀的是,《双瞳》面世之后,台湾的评论界不约而同的采用不置可否的漠视态度,仿佛这部电影压根就没存在过。票房虽达到刷新纪录的八千多万,仍入不敷出,可以说是一败涂地。至此,想以一己之力拯救台湾电影的陈国富终于心灰意冷,从此放弃导筒,打点行李来到内地淘金,开启了最终成为金牌监制的另一段人生。

注:本文首发于《中国企业家》杂志,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双瞳的更多影评

推荐双瞳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