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岸 湖岸 6.4分

“上岸”的生活——《湖岸》观后

任丘

没有想到2017西宁“First”电影这么快就来到了身边,学校大预班的同学们牵线搭桥,经过一番努力,迷影者终于可以在宁静的夜晚观看《湖岸》,并和导演王佳音做了现场交流互动。

这部电影让我想起了万玛才旦的《塔洛》,以及刘绍华的《我的凉山兄弟》,一个是关于藏族人遭遇现代文化和市场经济的境遇,一个是彝族人遭遇毒品和艾滋病的侵扰过程中的社群集体意识的变化,这些年有不少关注少数民族族群的作品问世,它们或者是以个体观察的方式,或者是以人类学的视角,拷问“自我”和“他者”、现代与传统、中心与边缘、主流价值与亚文化的关系。

《湖岸》的导演王佳音给自己的作品两个定位:极简主义的叙事,直接电影的手法。我必须说,这是部有野心的作品:它或许会在上述类型的作品中的谱系中,构建出一道自我的独特风景。电影有颇多可圈可点之处,我比较关心电影中的视觉效果的变化,这部号称持续7年的创作,前半部是用普通的家用DV拍摄的,由于格式的原因,观看起来有着电视画面般的粗糙感和纹路感,这种质感有时是某些电影导演刻意制作的效果,而《湖岸》大胆地将其用来做半个篇幅的叙事,令人惊讶的是,这种摄像机拍摄的泸沽湖美到令人无法想象,深蓝的天...

显示全文

没有想到2017西宁“First”电影这么快就来到了身边,学校大预班的同学们牵线搭桥,经过一番努力,迷影者终于可以在宁静的夜晚观看《湖岸》,并和导演王佳音做了现场交流互动。

这部电影让我想起了万玛才旦的《塔洛》,以及刘绍华的《我的凉山兄弟》,一个是关于藏族人遭遇现代文化和市场经济的境遇,一个是彝族人遭遇毒品和艾滋病的侵扰过程中的社群集体意识的变化,这些年有不少关注少数民族族群的作品问世,它们或者是以个体观察的方式,或者是以人类学的视角,拷问“自我”和“他者”、现代与传统、中心与边缘、主流价值与亚文化的关系。

《湖岸》的导演王佳音给自己的作品两个定位:极简主义的叙事,直接电影的手法。我必须说,这是部有野心的作品:它或许会在上述类型的作品中的谱系中,构建出一道自我的独特风景。电影有颇多可圈可点之处,我比较关心电影中的视觉效果的变化,这部号称持续7年的创作,前半部是用普通的家用DV拍摄的,由于格式的原因,观看起来有着电视画面般的粗糙感和纹路感,这种质感有时是某些电影导演刻意制作的效果,而《湖岸》大胆地将其用来做半个篇幅的叙事,令人惊讶的是,这种摄像机拍摄的泸沽湖美到令人无法想象,深蓝的天空和迷幻般的白云,以及在湖面上古朴的小舟,构成了伊甸园般的图景,仿佛那是一去不返的旧日时光。而使用高清设备拍摄的泸沽湖,却丧失了原有的那种梦境般的感觉,它清晰可辨,层次分明,眼见即所得,毫无神话色彩。奇妙的是,这种视觉的变迁,恰好应验着导演在描述摩梭人的社会、情感、审美变迁中的情绪变化,于是原来的影像由于时间这个魔术师的点化,而成为“失去的家园”的符码。

电影的后半部融入了“超现实”的元素,实际上,导演几乎没有创造任何表现主义的影像,除了那段摩梭人为游客表演舞蹈的段落有意识地使用了手持摄影并制造了摇晃、迷乱的效果的影像外,导演几乎是很冷静地在拍摄写实的镜头:女主角在人声嘈杂的地方发放宣传广告,镜头的选择性使得她似乎和周边环境和人群区隔开来;而某个旅游中心,摩梭人的生活被浓缩和打造成一种“旅游产品”,在公共场合“售卖”;许多场景里,外来的游客恍如星外来客,参与、卷入到“异族风情”里,他们是消费者,他们来去匆匆;而一段男主角与身在法国的女友的视频通话,更像是魔幻现实,时空在此错乱和模糊。这些“现实”仿佛被某种力量超拔而“悬空”,让人不安,迷惑,省思。这让我联想起余华和阎连科等人的作品,他们的“现实”经常呈现出“超现实主义”的状况。一个剧变中的国度,难免一切看起来都那么“超现实”,不可置信。

全球化和市场化对少数族裔的冲击,是当下许多导演关注的母题之一。但是采取的策略虽然并不相同,而二元对立的构想几乎是所有类似题材电影的法则,《塔洛》的导演万玛才旦构想的就是一个二元对立的故事,乡村与城市、牧民与市民、民歌与流行歌、乱发与光头……细细编制的符码里,有时会觉得主题的呈现不免过于简单,那种更模糊、更包容、更有机的现实容易受到象征化符码的蛊惑而变得明晰;李睿珺的《家在水草丰茂的地方》的二元对立相对模糊一些,“公路片”的样式是一个总体性象征:裕固族在现代语境下的行程被两个骑着骆驼的少年所表征,他们的行路,便是现代化背景下族群的行路,象征化的诠释几乎可以贯穿始终。直接电影似乎要避免“象征”的某种过度使用,二元对立模式更不是直接电影的内核,导演以旁观者的姿态进入到影像当中,叙事线因等待而来临,人性的复杂和真实的不可测度使得二元对立模式会显得非常的僵硬和虚假。尽管现实真实会呈现某种二元对立的状态,但是生命状态的混杂性、不可预测性,使得记录影像有了“自己的生命”,它是“此在”的影像。王佳音导演试图去记录7年这个长度里一户摩梭族人的变迁,导演精准地捕捉到了许多具有构成力的、情感性的影像,如何避免被一个润滑平顺的叙事所诱惑,而不忘叙事的平顺之外的粗糙的、带着生活毛刺的故事所带来的人的完整性,《湖岸》基本达到了。不过在汉族-摩梭人、乡村-城市、古老传统-现代生活等层面上,仍然不免二元对立模式的侵入,尽管我们无法苛责导演在一个巨变的中国事实上无法避免二元对立思维导致的同质化。

当然,我们有理由期待《湖岸》更多,后殖民理论、文化霸权理论、女权主义批评、结构主义人类学、神话学、后现代等理论提供了许多“立论基础”和观察角度,《湖岸》大致可以纳入到前述的理论思考框架之内,《湖岸》提供了不少可以用来“诠释”理论的样本,而我唯一关心的是,这群摩梭人“上岸”的生活,是否还有一艘小舟可以承载,一种强势的文化和潮流在改变一地文化的同时,我们是否能够保持文化的多样性,从人的角度来说,幸福的生活的定义,如果发生改变,那是基于什么?这个摩梭人的故事可以放置在全球任何地方任何背景之下:某种程度上,我们都是湖岸边的居民。

(作者:倪江)

注:本文为2017年4月《湖岸》在杭州外国语学校举行放映后,由该校倪江老师所撰写的一篇影评。因倪老师并无豆瓣账号,故授权代发。

1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湖岸的更多影评

推荐湖岸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