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角七号 海角七号 7.5分

其实很简单

picnic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好久没看电影了,因为找不到那种看电影的心情。

关于台湾电影,一直知之甚少,除了侯孝贤,杨德昌,蔡明亮,易智言那么几个人外,就没剩下什么;看过的更少,曾怀着不健康目的看《刺青》,结果一无所获,总觉得他们在打着文艺的幌子,却行故弄玄虚之事,从此对台湾电影大失所望。

所以《海角七号》放在电脑里好久了,一直没想来看,还曾以为是《长江七号》的兄弟,一天心血来潮看了个片头——阿嘉一句“我操你妈的台北”,接着爆了他的芬达琴,然后彪悍的一骑绝尘,又以为是类似《摩托日记》一样的公路片——从此一路流浪,见识了南国的风土人情,最后像格瓦拉一样在日记里写道:写下日记的人已经死去,我,已不再是我。再次搁置。

最近看了焦雄屏的影评,评价极高,又是申奥,又是救世,忍不住找出来看一遍。

故事真的很简单,那个在台北骂街的青年回乡,鬼使神差要组建一支乐队为演唱会暖场,各色人等纷纷参与进来,一群小人物借这样一个契机,在嬉笑怒骂间重拾了生命真谛和生活热情。真的很简单。

但导演讨巧的为全片贯穿了一段1945年台湾光复时期的爱情故事——一位遣返的日本教师为他在台湾的恋人写下的七封情书,这种恰...

显示全文

好久没看电影了,因为找不到那种看电影的心情。

关于台湾电影,一直知之甚少,除了侯孝贤,杨德昌,蔡明亮,易智言那么几个人外,就没剩下什么;看过的更少,曾怀着不健康目的看《刺青》,结果一无所获,总觉得他们在打着文艺的幌子,却行故弄玄虚之事,从此对台湾电影大失所望。

所以《海角七号》放在电脑里好久了,一直没想来看,还曾以为是《长江七号》的兄弟,一天心血来潮看了个片头——阿嘉一句“我操你妈的台北”,接着爆了他的芬达琴,然后彪悍的一骑绝尘,又以为是类似《摩托日记》一样的公路片——从此一路流浪,见识了南国的风土人情,最后像格瓦拉一样在日记里写道:写下日记的人已经死去,我,已不再是我。再次搁置。

最近看了焦雄屏的影评,评价极高,又是申奥,又是救世,忍不住找出来看一遍。

故事真的很简单,那个在台北骂街的青年回乡,鬼使神差要组建一支乐队为演唱会暖场,各色人等纷纷参与进来,一群小人物借这样一个契机,在嬉笑怒骂间重拾了生命真谛和生活热情。真的很简单。

但导演讨巧的为全片贯穿了一段1945年台湾光复时期的爱情故事——一位遣返的日本教师为他在台湾的恋人写下的七封情书,这种恰如其分的悲伤使得《海角七号》没有陷入偶像剧滥俗的泥潭,但是也为其在大陆院线公映制造了障碍,因为部分大陆“有识之士”认为这是一部“绿营”电影。

我不想了解《海角七号》的颜色,我知道用政治眼光看电影是迂腐的,但是历史不应该被否定,日本当初以侵略者的姿态进入台湾,在近50年的统治里不可否认的是台湾的经济还是有了一定发展。我不知道台湾人是怎样看待这段历史,但我觉得,日本之于台湾应该类似法国之于印度支那,英国之于香港一样,是一种爱恨交织的复杂情感。有点离题。

这群小人物里有日籍过气模特-友子,弹了50年月琴自认为自己是国宝的瘸腿老头-茂伯, 特警退役当上交警的原住民-劳马,暗恋老板娘并有一套青蛙理论的摩托车行伙计-水蛙,辛苦卖酒的客家人-马拉桑,单亲家庭的早熟少女-大大;这群卑微乐观的小人物各自有各自的故事;电影里,闽南语,客家话,普通话,日语满天飞,一副人生百态的浮世绘呼之欲出。

电影借这群可爱的小人物和这个偏僻的小镇来关注现代文明已经无孔不入的渗透;但旧的还未褪去,新的已经建立,对于传统的留恋和对于未来的期冀是否可以找到一个缓冲,便是导演想探索的,因为现实中这两者总是矛盾的。老人常感叹:我们的海这么美,为什么留不住年轻人?年轻人则抱怨:我并不差,为什么还是失败?总想说服对方接受他们的生活方式,相互在抗争和不理解中,兜了一大圈子,还是各自为政,周而复始。但电影借演唱会这个机缘巧合让年轻人的好高骛远和老年人的安于现状都回归到了一个可以互相包容的平衡交叉。就像导演为演唱会安排的三首歌:现代+传统=经典。现在看起来又像是一部“和谐社会”电影。

看惯了充斥着怪胎,天才,变态的银幕,此时的观众也许会感到一份清新,没有大道理,却有小情调;也有说法是因为最近不景气的经济,人们苦中作乐的必然,但无论怎么说《海角七号》是生逢其时了。

……2008年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海角七号的更多影评

推荐海角七号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用 App 刷豆瓣,更愉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