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为的解释因子

Miranda拥抱夏天
在知乎上写了个回答,忽然觉得可以作为一篇小剧评,是以贴过来。

抛开平行时空的大背景,单讲讲对各个主要人物行为动机的认识。

John Smith, 本季中塑造最成功的角色之一。作为一个归降纳粹、且位高权重的前美国军官,对他最准确的定位应当是爱家狂魔。他的所有行为的出发点都可以追溯于此,为了家庭利益可以牺牲其他任何人的利益,类似于孟子学说中的“小爱”。即使在季末试图阻止战争,也并不是因为他有多高尚的社会理想,而是他知道一旦战争,他的家庭的幸福将完全破灭。

而相对之下日本城户官的做事动机则要向上一层,他所秉持的,是对国家的忠诚,一切从日本帝国的最高利益出发。并且这是理性考量下的最高利益,而不是野田将军之流盲目自大的最高利益。

贸易大臣始终怀有对人类生命的悲悯之心,超越国家界限。也正是这种悲悯,注定了他不可能成为前两者那样行为果断、手段凌厉的高级权谋家。

两边共同的敌人Resistance里的各位,以杀手Gary为代表,层次就要低多了。他们的理念是有仇必报,伤敌一千不惜自损八百;以恶制恶就要比恶者更恶——为此,连基本的契约精神也丢失了。其实纵观世界历史,这样的抵抗组织有太多太多原型,到...
显示全文
在知乎上写了个回答,忽然觉得可以作为一篇小剧评,是以贴过来。

抛开平行时空的大背景,单讲讲对各个主要人物行为动机的认识。

John Smith, 本季中塑造最成功的角色之一。作为一个归降纳粹、且位高权重的前美国军官,对他最准确的定位应当是爱家狂魔。他的所有行为的出发点都可以追溯于此,为了家庭利益可以牺牲其他任何人的利益,类似于孟子学说中的“小爱”。即使在季末试图阻止战争,也并不是因为他有多高尚的社会理想,而是他知道一旦战争,他的家庭的幸福将完全破灭。

而相对之下日本城户官的做事动机则要向上一层,他所秉持的,是对国家的忠诚,一切从日本帝国的最高利益出发。并且这是理性考量下的最高利益,而不是野田将军之流盲目自大的最高利益。

贸易大臣始终怀有对人类生命的悲悯之心,超越国家界限。也正是这种悲悯,注定了他不可能成为前两者那样行为果断、手段凌厉的高级权谋家。

两边共同的敌人Resistance里的各位,以杀手Gary为代表,层次就要低多了。他们的理念是有仇必报,伤敌一千不惜自损八百;以恶制恶就要比恶者更恶——为此,连基本的契约精神也丢失了。其实纵观世界历史,这样的抵抗组织有太多太多原型,到最后即使成功,也不过是换一个阶级、以新的独裁取代旧的独裁罢了。

Joe Blake在这一季中的价值观很游离,除了知道杀人不对之外,他无时无刻不被身边的人影响着,左右摇摆,因此彻底成为花瓶小鲜肉。相比之下,一直影响Joe的Nico则态度鲜明:人生得意需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她带Joe去的酒吧,是德国“优种精英”们优越生活下腐烂精神生活的最真实写照。尽管如此,Nico依然是一个令我喜欢的角色,她的自然、愉快的带着德国腔的语调,提亮了整部剧的精神色调。

Ed大概是你能想象到的最忠实的伙伴。当他被城户官放出来、达成某种秘密协定,并在与frank交谈时露出神秘莫测的小眼神时,我几乎以为他要黑化。不过事实证明,老实人也可以很聪明。他凭一己之力,达到了赚钱、解决黑社会、赢得日本人信任和保护朋友的多重重任。古董店老板说得很对,他与frank的友谊是不平等的,永远是他在忍气吞声地付出,而frank永远粗暴地我行我素、听不进任何意见。为什么会这样?编剧在季末很贴心地给所有人揭示了原因,那一段湖边喝酒畅谈的旧事,揭示了Ed的动机之源,同时我想,Ed是喜欢Jules的,只是他的心太好,宁愿把这份喜欢深深藏在心底,全力保护Frank和Jules。

最后说女主角。我认为她的动机是一股子追求真相的执着,和不甘于命运束缚的倔强。想知道电影背后的秘密,这是她在第一季中的主要动机;想改变电影中发生的事,这是她第二季中的核心动机。同时,她又具有女性角色特有的温柔、脆弱和善良。因此是非常讨巧的拯救世界的角色。希望在第三季中,她能突破第二季里中孤独暗淡的主心情基调,呈现更多活力。

个人看法大概就是这样。总之我觉得,一部好剧,不仅要有精彩的情节和考究的布景等,人物动机的诠释也是非常重要的,并且这个动机最好不要是报杀父之仇这种简单粗暴naive的设定,当然也不能由人物自己喊出来,而应当结合人物的生存环境和个性,通过无数细节慢慢堆砌起来。如此,他们才会丰富立体地站在我们面前。
1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高堡奇人 第二季的更多剧评

推荐高堡奇人 第二季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视剧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用 App 刷豆瓣,更愉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