杰出公民 杰出公民 8.4分

我们和小芳的故事

老李
2017-05-01 10:55:05
我的孪生弟弟和小芳结婚那天,漫天大雪。
弟弟新建的小楼被白雪覆盖,穿红色新娘装的小芳更加娇艳如花。
而已经留起大胡子的我坐在普通宾客中间,并没有人知道新郎是我的弟弟。

还记得十年前,我们都是16岁,我们都爱着小芳。
那夜,小芳,我,弟弟沿河而行。小芳在前,我们在后。
突然,调皮的小芳转头对我们说,“既然你俩都这么爱我,不如你们都出去闯闯,到时候谁赚钱多就回来娶我吧。”
我俩怔住,相互对视,然后点了点头。
第二天,我们收拾好行李到了广东。

开始我们都在工地。但我生性木讷,弟弟和我却相反,很快和包工头称兄道弟起来。并且很快搬离工棚。
就这样十年过去了,我还在工地,还是重复着十年前的工作,搬砖。唯一变化的是,我臂力惊人,双臂的肌肉有棱有角。
弟弟后来去了云南,渐渐失去联系。而我,因为没挣到钱,父母也去世了,也就不愿再回家了。我也渐渐留起了胡须。
弟弟和小芳结婚的消息,还是从隔壁村老张口中偶然得知。

看着弟弟和小芳进入了洞房,悲伤的情愫像潮水般涌上心头。
我独自一人往十年前的河边走。漫天的大雪覆盖了熟悉的小路,冰冷的风从冰面吹来像刀割在我脸上,眼泪忍不住往下















...
显示全文
我的孪生弟弟和小芳结婚那天,漫天大雪。
弟弟新建的小楼被白雪覆盖,穿红色新娘装的小芳更加娇艳如花。
而已经留起大胡子的我坐在普通宾客中间,并没有人知道新郎是我的弟弟。

还记得十年前,我们都是16岁,我们都爱着小芳。
那夜,小芳,我,弟弟沿河而行。小芳在前,我们在后。
突然,调皮的小芳转头对我们说,“既然你俩都这么爱我,不如你们都出去闯闯,到时候谁赚钱多就回来娶我吧。”
我俩怔住,相互对视,然后点了点头。
第二天,我们收拾好行李到了广东。

开始我们都在工地。但我生性木讷,弟弟和我却相反,很快和包工头称兄道弟起来。并且很快搬离工棚。
就这样十年过去了,我还在工地,还是重复着十年前的工作,搬砖。唯一变化的是,我臂力惊人,双臂的肌肉有棱有角。
弟弟后来去了云南,渐渐失去联系。而我,因为没挣到钱,父母也去世了,也就不愿再回家了。我也渐渐留起了胡须。
弟弟和小芳结婚的消息,还是从隔壁村老张口中偶然得知。

看着弟弟和小芳进入了洞房,悲伤的情愫像潮水般涌上心头。
我独自一人往十年前的河边走。漫天的大雪覆盖了熟悉的小路,冰冷的风从冰面吹来像刀割在我脸上,眼泪忍不住往下流。

从小村到县城有22公里,我走了一整夜。
接下来的一个星期,我在县城的小旅馆,每日或醉或睡,有几次在梦里,恍惚那天结婚的新郎是我。
第七天的时候,我终于下定了决心。我去理发店理了一个和我弟弟一样的发型,同时也剃掉了胡须。看着镜子里的我,和弟弟一模一样。
然后连夜我回到了小村。

弟弟打开房门,看见敲门的是我。看见我已经剃掉了胡须,先是一愣,然后热情的招呼我吃饭。
吃完饭,我提议我们兄弟俩去我们垮掉的老屋看看。
弟弟叫小芳和我们同去。小芳说,“你们去吧,我还要收拾碗筷呢。”

我是在背后勒死他的。自始至终我不敢看他的眼睛。
我换下了他衣服。把他埋在了即将倒塌的老屋下。
掩盖上雪,一切都像没有发生。

回去了,小芳并没有问我们另一个人去了哪里?她像一只安静的小猫偎依过来,挽住我的胳膊。
接下来的几个月,几乎是我人生中最快乐的时光。
冬季过去了,雪也融化了,大巴山的小山村一切都是春意盎然。
26岁的小芳还是年少时的模样。

三月的一天。我和小芳站在院子里,看燕子在房檐下筑窝。
突然有个戴墨镜的男人走了进来。他闪电般的向我冲来,拿出一把尖刀抵住我的咽喉。
他操着云南口音,在我耳旁低沉的说,“终于找到你了。血债血偿!”

在我倒下的那一刻 ,视野像广角镜头,周边的一切都虚化了,而小芳美丽的脸庞却越来越清晰。
娇艳如花。
1
4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1)

添加回应

杰出公民的更多影评

推荐杰出公民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