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的名义》:粉与高级黑

地瓜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人民的名义》大结局了。

播出伊始,《人民的名义》就立刻爆红,除了因为有很多牛逼的演员塑造了很多牛逼的角色外——

更重要的是,它使反腐剧重回大众视野、而且贪腐级别一下子比传统上高出很多,从而占据了历史潮流中的有利位置。它敢去谈论腐败、敢去谈论高层腐败,这比起十几年反腐题材的沉寂,本身就算是一种进步,这一点无可否认。

更何况,剧集还放开尺度,加入了很多比较刺激的元素,例如公安与检察公然抢人——

还有群体性事件、删帖之类的——

从这个意义上,...

显示全文

《人民的名义》大结局了。

播出伊始,《人民的名义》就立刻爆红,除了因为有很多牛逼的演员塑造了很多牛逼的角色外——

更重要的是,它使反腐剧重回大众视野、而且贪腐级别一下子比传统上高出很多,从而占据了历史潮流中的有利位置。它敢去谈论腐败、敢去谈论高层腐败,这比起十几年反腐题材的沉寂,本身就算是一种进步,这一点无可否认。

更何况,剧集还放开尺度,加入了很多比较刺激的元素,例如公安与检察公然抢人——

还有群体性事件、删帖之类的——

从这个意义上,说本剧“史上尺度最大”,也未尝不可。

《人民的名义》缺点也不是没有。技术方面,本剧的剪辑非常迷,经常把没什么关系的几段戏平行剪到一起。其实神剪辑也是有的,就比如把沙瑞金与李达康的谈话,同侯亮平与高育良的谈话,剪到一起,形成高李二人隔空互指之势,又让观众能够将两人所述互相印证,极为过瘾。不过这样的神剪辑确实少,大多数时候都跳转突兀、松紧失当,经常闪了观众的大脑。 而且,50多集,实在是太冗长了,很明显是为了经济效益牺牲了艺术性。

然后,我们来说重点,也是大家争议最多的地方:剧集的价值观。它粉了什么,黑了什么?这着实是一件不容易看清的事。

中国乃至世界上的政治剧价值观大抵有两类:

一类是闪耀着理想主义的光辉,正邪对立、邪不胜正的价值观导向十分鲜明。这里面正邪双方都会用阴谋进行政治斗争,但正面角色总体来说是为了行善而使用它们。这一类的例子包括国产剧《琅琊榜》、美剧《指定幸存者》。

另一类是侧重表现政治那种浸满骨髓的肮脏,角色偏灰色无正邪,唯利益、立场不同耳。这一类的例子包括国产剧《甄嬛传》、《雍正王朝》、《大明王朝1566》,美剧《纸牌屋》。

所以说《人民的名义》是中国版《纸牌屋》这种提法还是免了。后一类的国产剧,只可能是历史题材;中国当代的政治剧,一定是属于前一类的。它们大多是要披上反腐的外衣,因为如果有政治斗争,那是因为有坏人,整个体系是不存在什么问题的。反腐本身也是一种体系内的行为。不明确这一点,那就糟了。

《人民的名义》就是这样一个典型。它高举“反腐”这面绝对正确的旗帜,正义的价值导向是十分鲜明的,甚至侯亮平、钟小艾这对官话夫妻已经鲜明到了让人尴尬的地步。不过就中国现在的创作环境而言,侯亮平、钟小艾,必须得是这样的形象,由不得创作者。

陆毅就想把侯亮平设计的更“痞”一些,加一些口哨啊,制服也是不好好穿啊,领带也系一半的那种,后来说这种绝对不允许,绝对不允许出现这种情况。
——重庆晨报上游新闻

但《人民的名义》也并不满足于只单纯地宣扬正义。对于现实中的灰色,它是没有回避的;对于体系的问题,它不能像《纸牌屋》、《雍正王朝》、《大明王朝1566》这样说得那么透,但也算是遮遮掩掩、隐隐约约地说了出来。

它创作出很多引人思考的情节、角色,但有时要表达的价值观却暧昧不清,有时候不禁令人生疑:创作这段情节、这个角色的意图,究竟是粉,还是高级黑?

在这里,我想说几个小段落。

1

剧集塑造了穷人出身的贪官赵德汉,有人说它代表了创作者作为精英对寒门贵子的一种鄙视,宣扬“出身决定论”。

后面出现的官二代赵瑞龙、红三代刘新建这样的反派很快打了这些人的脸。

如果只是让各个阶层都有反派,那也不过是一种普通的政治正确罢了。但剧集是切切实实反对“出身决定论”的,通过祁同伟这个角色的塑造。剧集详细描绘了祁同伟的心路历程,讲述了他如何从一个穷人,通过自身努力变为英雄,然后又在权力(或者说体系)的无情碾压下,从英雄变为恶棍、从权力的受害者变为权力的加害者。

大家都看得明白,这当真是在黑祁同伟么?

2

戏份多得让人吐槽的郑胜利,还真有一处地方让我觉得这个角色也算值,就是他在调解大风厂员工和来封厂的政府工作人员的时候。双方都很难办,而这时候这个混子反而有办法:门可以封,员工走窗户——于是大家愉快地达成了协议。这种让人哭笑不得的带有魔幻现实主义的中国式折中与中国式变通,不正是千百年来这片土地上的现实么?

3

光明区区长孙连城戏份不多,存在感却不低——因为他为剧集增添了很多喜剧色彩:在信访局被整治后狂飙东北话、不贪不占不求升迁却胸怀宇宙,等等。观众们实际上是把他当成一个丑角,来看他笑话的。

但这个角色的最后一幕,怎么也让人笑不出来。他的最后一幕,是在懒政干部学习班上,在市委书记李达康慷慨陈词、省委书记沙瑞金啧啧称赞时,拍案怒怼李达康,把他怼得一脸懵逼。这么个懒政干部,最后既没有认错,更没有改正,而是拍案而起、扬长而去,留下一屋子干部面面相觑。

这部剧里有两个一条路走到黑的死不悔改的人物,一个是祁同伟,一个就是孙连城。其实这两个人都不是死不悔改,而是没得选。孙连城怼李达康的第一句话是:“你让我们怎么作为?”最后一句是:“我等着你开除我的党籍!”

简而言之,这活儿老子干不了,谁爱干谁干。

纵观全剧,大概这就是这位宇宙区长和他背后千千万宇宙区长的无奈之处吧。这个时候,你再看他的一系列笑话,恐怕就变成笑中带泪了。

如果说剧集粉了李书记、沙书记的严于治下,那它黑了什么呢?

4

陈岩石老检察长,一生为了中国革命和改革鞠躬尽瘁、死而后已。他为国企改制奔波、为群体性事件奔波、为检举贪官奔波、为一个绑匪奔波。他作为一个老干部,即使卸任仍旧主动或被动地承担着无穷无尽的责任,并对一方的政局和政策有着举足轻重的影响。

他宛若一个救世主,尽管他并不认为这世上有什么救世主。

如果说剧集粉了陈老爷子的鞠躬尽瘁,那它黑了什么呢?

5

京州市委书记李达康,锐意改革,曾经提出了“法无禁止即可为”的口号,让人耳目一新。

但是这句话是针对公民说的,针对政府的话应该是“法无授权不可为”。

那么为了一个好的结果,是否政府可以逾越为自己设下的壁垒?剧中很多正面角色其实都有所逾越:李达康为了改革自不必说,易学习、王大路也一样;就连侯亮平也是为了抓丁义珍,让陈海不要等手续赶快抓人。

看似正面人物都秉持着正大光明的价值观,好像到了具体用时也没那么正大光明了。

如果说剧集粉了李书记的灵活变通,那它黑了什么呢?

6

汉东省委书记沙瑞金说汉东的干部队伍出了很大的问题,解决办法就是必须要用对的人。这很像是中国传统政治观念,也与反腐的逻辑一脉相承:如果说一个地方很不好了,那是因为奸臣当道;只要有圣人来涤荡昏浊,自然国泰民安。于是易学习被提拔上来,然后又被安排去监督李达康。

一直到这里,这些情节都还是很套路的。直到易学习像田国福提出了一个惊世骇俗的问题:我去监督李达康了,那谁来监督沙瑞金?你行吗?

再想想净说大实话的高书记的著名论断:“中国目前的政治生态,就是一把手几乎拥有绝对的权力。”

不得不说,剧集隐含的拷问是很有分量的。

针对易学习的问题,沙瑞金要求田国福,对自己更加严格要求。这个问题的答案,表面上是“同级监督”,但骨子里还是“一把手自律”。因为就像易学习问田国福:你监督得了沙书记吗?

田国福转述了易学习的话,沙瑞金方觉醍醐灌顶。如果不是沙书记“允许”田书记来监督自己,还存在“同级监督”吗?

其实在中国现在的环境下,好像也没有什么别的答案可供选择。而创作者对这个答案本身是否满意,我们也不得而知。

如果说剧集粉了易书记的公正严明、沙书记的严于律己,那它黑了什么呢?

还有一个很有趣的现象。剧中的正面角色都是心中有人民,以人民的名义反腐;而剧中的反面角色全都是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认为反腐不过是打着人民的名义,实际上就是来搞政治斗争。

这正反两派,两种思维方式,互相之间还不理解,仿佛生活在两个世界。究竟哪一个世界是现实?

《人民的名义》,作为一部既要反映社会现实,又要教化官员民众的作品,只能这样割裂成两个世界,呈献给我们。

《人民的名义》是有局限的。它有技术上的局限(如剪辑),也有历史上的局限。它不可能说透中国当代政治,只能说一半。另一半,就是另外一个世界了。

但好在,它反映的许多社会现实却是实实在在的。比如剧中政法系统的裙带关系,创作者并没有对此进行价值判断,这个东西就实实在在地摆在那里。很多时候,“反映”比“表明态度”更有用(也更安全)。

所以,上文提到的情节和角色,创作者是粉还是高级黑不重要。

重要的是我们的态度。

还有这个国家的态度。

4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1)

添加回应

人民的名义的更多剧评

推荐人民的名义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视剧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用 App 刷豆瓣,更愉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