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轻气盛 年轻气盛 8.2分

请别再因为不懂安全感而放弃梦想

我常想,
为什么人会珍视青春呢?
青春为什么会让人感到光芒万丈呢?
为什么那种光芒在大多数人身上消退了呢?



我们怀念青春,因为那是我们一生中可能性最多,也最可能拥抱可能性的时光。因为我们敢于成为一个不一样的人,在成为一个“社会人”之前。从小被父母教育,在该做什么的时候做什么。想来我并非个例,因为这样的教育,恰恰能解释为什么许多年轻人匆匆读研,匆匆买房,匆匆结婚,匆匆生娃,每一件事都有一个共同认可的时间限制,好像不在之前做完就会永远的失去什么,就不再过着“正常”的生活。

可是,什么是“正常”生活呢?正常,百度汉语给出的释义是,符合一般情况、规律或习惯。如果每个人是独特的,那么所谓的正常便不可能是最适合自己的。如果一种生活方式不是最适合我需求的,为什么我还要追逐它呢?这种困惑,引导我审查需求的定义。需求,并不仅仅是片面的自我成就,一个点是无法定义和评价自身的位置的。它天然的暗示了接受社...
显示全文
我常想,
为什么人会珍视青春呢?
青春为什么会让人感到光芒万丈呢?
为什么那种光芒在大多数人身上消退了呢?



我们怀念青春,因为那是我们一生中可能性最多,也最可能拥抱可能性的时光。因为我们敢于成为一个不一样的人,在成为一个“社会人”之前。从小被父母教育,在该做什么的时候做什么。想来我并非个例,因为这样的教育,恰恰能解释为什么许多年轻人匆匆读研,匆匆买房,匆匆结婚,匆匆生娃,每一件事都有一个共同认可的时间限制,好像不在之前做完就会永远的失去什么,就不再过着“正常”的生活。

可是,什么是“正常”生活呢?正常,百度汉语给出的释义是,符合一般情况、规律或习惯。如果每个人是独特的,那么所谓的正常便不可能是最适合自己的。如果一种生活方式不是最适合我需求的,为什么我还要追逐它呢?这种困惑,引导我审查需求的定义。需求,并不仅仅是片面的自我成就,一个点是无法定义和评价自身的位置的。它天然的暗示了接受社会的评价体系。


“我今天正好在想,你和我遇到了同样的问题。”
“是吗?”
“你我这一辈子都在被人误解…就因为有过那么一次,草率。”
“草率是无法拒绝的诱惑。”
“因为草率也是一种…曲解”
——《年轻气盛》

社会评价,对我而言,是一个模糊的概念。对个体而言,能产生有效评价的,剥离社会主流/背景价值观的影响,主要是和自己在现实中联系密切,可能会重复博弈的人。那么他们对你的评价,标准不可避免地基于他们自身的见解,而且很难不偏向于对他们产生效用。而社会主流/背景价值观,也可以看作阶级语境的别称,即同一阶级基于相同体验而产生的共同价值取向。我想,接受以社会评价为导向的生活,其实就等于出卖了自己的自由意志。而社会评价,又很大程度上,不过是别人草率的曲解。

但这也不全然是出卖,谁又会傻到平白出卖自己所有呢?这种选择背后是交易,用梦想交易安全感,用自由意志交易不必为自己的人生负责。就像共享单车投资,各大机构争先恐后,在平台壁垒和变现模式都不明确的情况下,仓皇进场,为什么?因为有滴滴快珠玉在前,投资机构可以承担集体看走眼的错误责任,却承担不起理性保守之后错过新的高流量平台红利的入局机会。特立独行是有代价的,所以我们不能也不敢一直拥有青春。因为我们中的大多数,期待的不过是一种安宁喜乐的平常生活。

您的账单,只需支付梦想。

1915 年,意大利加入协约国,正式参与第一次世界大战。意大利宣告的目标是要“解放”由奥匈帝国“不法”占有的 Trento 和 Trieste 这两处“意大利领土”。意大利政客在议会里发表义愤填膺的演说,誓言要纠正历史的错误,恢复古罗马的荣光。数十万意大利士兵开往前线,高喊:“For Trento and Triest!”以为这两地唾手可得。
情况大出所料。奥匈帝国军队在伊松佐河(Isonzo River)沿岸组织了强大的防线。意大利共发动了 11 次血腥战役,最多只攻下几公里,从未有真正的突破。第一场战役,他们损失了 1.5 万人。第二场战役,他们损失了 4 万人。第三场战役,他们损失了 6 万人。就这样腥风血雨地持续了两年,直到第十一场战役。但接着,奥地利人终于反击了,第十二场战役一般被称为卡波托雷战役(Battle of Caporetto),意大利大败,一路杀到威尼斯门口。光荣出征换来的是一片血海的溃败。等到战争结束,意大利士兵死亡人数达 70 万,伤兵人数超过百万。

输掉第一场伊松佐河战役后,意大利政客有两种选择。他们本来大可承认自己犯了错,要求签署和平条约。奥匈帝国根本和意大利无冤无仇,又正在为了自己的生存而和强大的俄国打得焦头烂额,必然乐意讲和。然而,这些政客怎么能面对这 1.5 万意大利士兵的父母、妻子和孩子,告诉他们:“对不起,出了一点错,你家的孩子白死了,希望你们别太难过。”另一种选择,这些政客可以说:“我们的孩子们是英雄!他们的死,是为了让 Trieste 回归意大利。他们的血不能白流!我们会继续战斗,直到胜利为止!”毫不意外,政客挑了第二个选项。因此他们打了第二场战役,又失去了 4 万人。政客再次决定,最好继续战斗,因为“我们的孩子不能白白牺牲”。

但我们不能只怪政客,民众对战争也是一路支持。就算到了战后,意大利未能得到自己要求的所有领土,意大利人民通过民主,选出的就是墨索里尼和他的法西斯同伙,这些人的选举要求正是要为所有意大利人的牺牲取得适当的赔偿。讲到要承认一切是白白牺牲,政客要对这些人的父母开口已经很难,但对父母而言,自己承认事实更为困难,对受害者来说更是难上加难。失去双腿的残废士兵宁愿告诉自己“我的牺牲,都是为了能让意大利民族永存的荣光”,而不是“我之所以没了腿,是因为蠢到相信自私的政客”。活在幻想里是是一个远远较为轻松的选项,唯有这样,才能让一切痛苦有了意义。




I want to tell about your desire, my desire, 我想表达你的欲望,我的欲望
so pure, so impossible , so immoral. 如此纯粹、不切实际、不道德的欲望
But it doesn’t matter because that’s what makes us alive. 但没关系,正因如此,我们才活得有意义
——《年轻气盛》

人文主义的本意,便旨在探索每个人对生命的体验与感受。年轻气盛,给我们渴望的能力,给我们追寻的勇气。一个贫穷的农民将自己珍贵的唯一一头牛献给宙斯,他便再无法相信宙斯不存在,因为他无法接受,自己傻到把珍贵的东西拱手相让。而现在的年轻人为了“正常”可以抛弃给生命以意义的源于自身的渴望,便再无法相信安全感的虚无。

很多人喜欢用一个句式,“我本可以…”。可惜,人生很大程度上是路径依赖的。每一次机会,都有自身的时间窗口,纵然天赋过人或勤恳努力,让你有机会站在未来面前,你的选择意味着你真正在乎的事情。而他们没有意识到,能正确的特立独行是最有价值的一件事。却悄然付出了落后于时代的成本。

每一个行业大抵有三个阶段,成长、维持、衰落。成长期,人的价值高于资本价值,因为一个成长中的行业本身的平均回报率就高于资本平均回报率,而正确的人能更进一步放大这种增长效应。而之后的两个阶段,行业平均回报率将趋近甚至低于资本平均回报率,相应人的价值就越来越弱,资本流出,机会也越来越少。正确的特立独行,便是能让你在成长期的上半场入局的能力,也是人才红利最大化的方法。从这个角度看,跟上时代的脚步,在必要的时候,勇于特立独行,反而是最符合利益最大化的选择。在对前沿有充分了解的情况下,特立独行也因为你的认知储备从高风险变成低风险甚至 0 风险。而落后于时代的认知,只会让你的特立独行真正成为高风险选择。


This is what you see when you’re young。 这是你年轻时看见的样子,
Everything seems really close。 一切都看上去触手可得,
That’s the future. 因为那是未来。
And that’s what you see when you are old, 可是当你老了,
Everything seems really far away. 看什么都觉得遥不可及,
That’s the past. 因为那是过去。
——《年轻气盛》

在这个时代,有什么比能力变现更有安全感的事呢?

题图:游戏《没有人知道的大冒险》封面,大多数人的生活是一场没有人知道的大冒险,但是“即便生活处处充满荒谬,但我们仍然不能放弃抵抗。”

转自 微信公众号:默行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年轻气盛的更多影评

推荐年轻气盛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