应反腐时势而生,展幽暗人性之光

扮风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人间四月芳菲尽,山寺桃花始盛开。长恨春归无觅处,不知转入此中来。”如今良莠不齐的电视剧市场在观众心中就如同芳菲已尽的人间,而在这四月天,反腐热剧《人民的名义》就像那山寺桃花,让人觅得春归。透过腐败表象,透析深邃人性,树立政治自信,这部尺度不小的反腐剧集之所以叫好又叫座,究其原因如下: 一、圆形人物的成功塑造与扁形人物的合理烘托 “火候不到,众口难调;火候过了,事情就焦。”全剧在人物塑造上可以说是不温不火,细节精致到每个人物的名字里都可以多少参透其性格:侯亮平——响亮而公平;沙瑞金——祥瑞而宝贵;李达康——达到小康;高育良——培育忠良;祁同伟——要与天同样伟大;高小琴——虽为小琴却藏大音;陈岩石——如岩石坚毅不屈;郑西坡——“东坡之弟”、“当代杜甫”;郑乾——唯“钱”是图;陆亦可——女儿“也行”;赵东来——紫气东来;季昌明——昌达开明......他们之中有性格复杂多义、不断发展的圆形人物,也有定位清晰、设计明确的扁形人物,到最后,我们在对许多人物进行反思时会发现,并不是非黑即白,好坏分明,而这种模糊的评判才能带给我们更加切身的体验和深入的思考。

一如李...

显示全文

“人间四月芳菲尽,山寺桃花始盛开。长恨春归无觅处,不知转入此中来。”如今良莠不齐的电视剧市场在观众心中就如同芳菲已尽的人间,而在这四月天,反腐热剧《人民的名义》就像那山寺桃花,让人觅得春归。透过腐败表象,透析深邃人性,树立政治自信,这部尺度不小的反腐剧集之所以叫好又叫座,究其原因如下: 一、圆形人物的成功塑造与扁形人物的合理烘托 “火候不到,众口难调;火候过了,事情就焦。”全剧在人物塑造上可以说是不温不火,细节精致到每个人物的名字里都可以多少参透其性格:侯亮平——响亮而公平;沙瑞金——祥瑞而宝贵;李达康——达到小康;高育良——培育忠良;祁同伟——要与天同样伟大;高小琴——虽为小琴却藏大音;陈岩石——如岩石坚毅不屈;郑西坡——“东坡之弟”、“当代杜甫”;郑乾——唯“钱”是图;陆亦可——女儿“也行”;赵东来——紫气东来;季昌明——昌达开明......他们之中有性格复杂多义、不断发展的圆形人物,也有定位清晰、设计明确的扁形人物,到最后,我们在对许多人物进行反思时会发现,并不是非黑即白,好坏分明,而这种模糊的评判才能带给我们更加切身的体验和深入的思考。

一如李达康,一个不折不扣的工作狂、政治家。这个人物最出彩的地方就是妻子欧阳菁出事前后的状态——月色下黯然神伤的背影;车窗后冰冷尖锐的眼神;椅子上默默流泪的心酸;沙发上无意入睡的寂寥......这几幕场景深刻剖析出李达康的人格内核。他是官场上霸道横行盛气凌人的一把手;他是家庭里高高挂起事不关己的纸老虎。他时刻坚守底线和原则,满眼的事业和前途,于工作鞠躬尽瘁,于家庭无情无义。但一滴千金男儿泪,瞬间击垮了所有人的心理防线,让人看到了李达康身上的柔情与无奈。这些细腻的感情流露,赋予了一个看似冰冷的灵魂以温热的情思。 再如高育良,一个善于诡辩、精明圆滑的老政客。伴随剧集的步步展开,我们见证了一个昔日才华横溢、书生意气的法学教授到囿于人情世故、步步沦陷的圆滑政客的重大转变。他的本质不坏,只是在面对强大诱惑时输了底线。可谓一步错,步步错。这位倾心明史的老师却被权利和美色蒙蔽了双眼,未能洞悉明史,说侯亮平是海瑞不假,可他却不是商鞅。他操持着一套自认天衣无缝的精英主义和厚黑之术,却聪明反被聪明误,在事实面前,雄辩亦成诡辩。可这个人物的表现仍旧游刃有余,并不是“一棒子打死”,似乎他做的一切都“情有可原”,他身上还保留着闪光的人性。把他推向深渊的,始于欲望,深于诸多“不可抗因素。他仿佛一个中国千年官场制度下官员的缩影,充斥着身不由己的江湖意味。

而祁同伟,是全剧最具张力的一个人物。他有着西方命运悲剧人物的典型特点,与亚里士多德的认识一样,他的悲剧结局源头在于“好人犯了过失”。这个出身贫寒的农村孩子,凭借自身努力受到高等教育,却从步入社会的第一步开始就受到恶意打压。爱情无望,前途渺茫,命运给了他如此安排,可他不甘如此,试图反抗命运——汉东大学操场上向梁璐求婚的那一跪,那个昔日充满朝气和激情的祁同伟就死了。这一跪,就是人物发生重大转变的节点,从此,他尝到了权利的滋味,拥有了前所未有的人生体验,变成了一个欲胜天半子的野心家。他要赌,因为不赌就没有赢的机会。他走的每一步并非完全出自自我的意愿,有一部分是命运的趋势、环境的压迫。祁同伟的形象刻画在全剧中最为完整,我们在见证着他的成长史改变史,所以最终会对他的选择评价附加其自我主观之外的因素。曾经以人民为依托的缉毒队长,到头来死在了自己的枪口下。正如黑格尔所说:“束缚在命运的枷锁上的人可以丧失他的生命,但是不能丧失他的自由。”这是对祁同伟结局的完美诠释。最后一刻,他心灵深处最干净的地方还没有被金钱、权利、欲望吞噬。他说:“没有人可以审判我。”他的自由,就是选择死在曾经的荣耀与梦想之中。一切始于孤鹰岭,灭于孤鹰岭。这个令人咬牙切齿、恨入骨髓的“坏人”,结局却有着“英雄”般的悲壮。这就是悲剧的力量——使人在怜悯和恐惧中得到净化。观众之所以认可祁同伟这个角色,就是因为在他身上找到了模糊的存在,洞见了命运的支配、人生的无常,唤起了悲叹的“普世情感”。 再比如高小琴、欧阳菁、蔡成功,他们也都具备圆形人物的元素,都坏得不彻底,“可恨之人必有可怜之处”。除了这些圆形人物,还有形象鲜明的扁形人物与之交相辉映——“养天地正气,法古今完人”的侯亮平、“正义的化身”沙瑞金、心怀人民善良正直的老革命前辈陈岩石、个性爽朗重情重义的陆亦可、看似中庸却不偏不倚的季昌明、恪尽职守敢作敢当的赵东来......多元化的人物塑造,极深刻的人性剖析,是其成功的一大亮点。 二、殊途同归的故事结构和张弛有度的叙事方式 纵观全剧,故事娓娓道来,情节层层铺开,真相渐渐显现,有赖于精妙的故事架构。首先,多线条 引入:从赵德汉被抓、丁义珍出逃到大风厂出事、欧阳菁被捕再到刘新建落网、山水集团暴露,看似孤立的个人或情节,都是预先悬念的铺设,指向共同的真相,多条线索同时展开,拓宽了其横向维度;其次,插叙结构和套层结构的运用,丰富了观众对人物的立体认知,加深了其历史纵深。

值得一提的是,郑胜利及张宝宝这对看似与核心剧情关联不大的人物戏份却不少。由此可见创作者的良苦用心:二人一反剧中有模有样、一板一眼的正反面人物形象,而是以活动生动、自由灵动的姿态自居,看似格格不入,实则是全剧的一剂调味料。使原本情节紧张、叙事严肃的整体架构和叙事节奏得到了缓和,站在年轻人的角度描绘角色,捉摸口味,做到了张弛有度。 三、应运而生的火热题材和深远广阔的社会意义 断档十几年的涉案剧如今再度兴起,迅速填补了大量的市场空缺。全面从严治党的政治环境使得反腐影视剧题材应运而生并迅速火热,这既是对现实情况的真实返照,又是对现实意义的飞跃超脱。《人民的名义》是由深厚的艺术修为堆砌而成的文化自觉之作,其带来的风潮又让我们看到了我国的民主推进和政治自信。它顺应时势得以唱响“主旋律商业化”的双重叙事模式,获得口碑和市场双收益。

不仅如此,《人民的名义》借助“反腐”的形式载体从多个侧面深刻反映着各式各样的社会现象,抨击着恶劣的不良社会风气:比如“不花钱办不成事儿”的中国式关系思维、“人情社会”滋生的腐败因子、学术造假背后科学工作者的浮躁心理和基金问题、上层官员办事拖拉导致基层群众诉求得不到满足、新媒体时代信息传播极速却失准、传统媒体在受到新媒体冲击后成为某些“权威”的发声器、电视节目过分追求收视率和经济效益导致真正有内涵有文化的优秀节目缺失......这才是真正的现实主义。正如剧中所说,揭穿并正视这些负面现象,并不是在破坏党和政府的形象,反而有利于一个光辉灿烂的党政形象的树立。它把反腐表象以客观公允的态度呈现给观众,同时又引导观众探寻腐败背后的人性作用和深层原因。

《人民的名义》的大获成功,离不开客观社会环境的推动和主观文化自觉的创作,我们还可看到其带来的反思: 1.在细节处理上,虽然已经做得不错,例如首集中震撼视觉的满屋钞票和“花式点钞”员的启用,但在之后的剧集中再难发现令人动容的细节,甚至出现了多处道具、剪辑、制作上的纰漏。尽管电视剧拍摄周期漫长,制作时间紧张,但这都不成其为理由。但凡艺术创作就理应怀揣“工匠精神”——精益求精。 2.关于小皮球这个角色的刻画仍有欠缺之处。剧集中有提及小皮球在学校做买卖甚至“腐败”的行为,侧重点在反映学校这片所谓净土其实也未必真正干净,社会风气如此,亟待改变。可是如何改变?侯亮平和陈岩石夫妇听闻后都一笑而过,孩子很难从内心深处认识到问题的严重性,这样的“不作为”是否可能造成一种默认的不良引导? 3.反腐潮流正盛,但这是否会造成艺术创作上的盲目跟风和紧追热潮?例如,继《人民的名义》后又有不少涉案题材剧集将映的消息。如果刻意迎合跟风,这一刚刚被打开的市场缺口,难免很快又会被填满。我们常说IP改换和重塑,但在艺术创作者们所选择的IP少之又少,题材窄之又窄。中国文化博大精深,可以挖掘的经典作品数不胜数,“生活中不缺少美,而是缺少发现美的眼睛。”艺术创作更是如此,要善于发现,创作才能不断有新的突破点。观众的眼睛是雪亮的,口味也是多变的,要相信,真正包含艺术真诚和文艺修为的优秀作品就一定不会被埋没。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人民的名义的更多剧评

推荐人民的名义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视剧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