隧道 隧道 8.1分

缉凶穿越卅年之四 身世

林下之风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隧道 缉凶穿越卅年

第四篇 身世

没有完美的犯罪,但却存在还没被察觉的漏洞。于是,数十年前的旧案在诉讼时效过后再被提起,原是因为当年的漏洞终于有了破解之法。

当案情继续深入,本剧主人公朴光浩在穿越之前留下的尘缘,似乎到了该解答的时候。在第八集播出之后,观众讨论开始围绕在三十年前朴光浩的妻子申妍淑的去向问题,不少观众都提问:

妍淑呢,那个结婚的妍淑到底去了哪里啊?

可是,从剧情发展来看,编剧用笔似乎十分狡狯,无论怎样描写朴光浩找寻妻子下落的细节部分,都没有写到他寻人如愿,而是特意说明他带着老幺为找人遇到到了多少挫折和问题。其一就是老幺全成植找来找去,都没找到那个名叫申妍淑的人。当年,他还曾经参加过婚礼,跟着大家一起叫她嫂子。按照户籍处工作人员的说法:

-喔,三十年前啊,那我们这里没有。没有的资料就只有死亡或是失踪人口。

在之后的剧情中,观众共同见证了申妍淑在朴光浩失踪后,寻人未果,只好独立生活的困窘和孤独,至少在丈夫失踪的头一年...

显示全文

隧道 缉凶穿越卅年

第四篇 身世

没有完美的犯罪,但却存在还没被察觉的漏洞。于是,数十年前的旧案在诉讼时效过后再被提起,原是因为当年的漏洞终于有了破解之法。

当案情继续深入,本剧主人公朴光浩在穿越之前留下的尘缘,似乎到了该解答的时候。在第八集播出之后,观众讨论开始围绕在三十年前朴光浩的妻子申妍淑的去向问题,不少观众都提问:

妍淑呢,那个结婚的妍淑到底去了哪里啊?

可是,从剧情发展来看,编剧用笔似乎十分狡狯,无论怎样描写朴光浩找寻妻子下落的细节部分,都没有写到他寻人如愿,而是特意说明他带着老幺为找人遇到到了多少挫折和问题。其一就是老幺全成植找来找去,都没找到那个名叫申妍淑的人。当年,他还曾经参加过婚礼,跟着大家一起叫她嫂子。按照户籍处工作人员的说法:

-喔,三十年前啊,那我们这里没有。没有的资料就只有死亡或是失踪人口。

在之后的剧情中,观众共同见证了申妍淑在朴光浩失踪后,寻人未果,只好独立生活的困窘和孤独,至少在丈夫失踪的头一年里,她的情绪几乎无法自控,总是不自觉地清洗家里所有东西,整天没事就用搓衣板洗衣服,边洗边哭,洗着洗着,就会发现衣服破了洞,没法再洗了。申妍淑当时的处境,就如同她对住在一起的好姐妹说的那样:

-我这个样子,要是光浩哥回来以后该怎么办?

-我要怎么办啊?

-真是的,这些衣服怎么都洗不干净呢~

可是另一句问话似乎暴露了另一个事实:

-姐姐,你要是总这样,孩子该怎么办?

一句话说得申妍淑几乎落泪,也没有开口反驳,可见申妍淑是在朴光浩失踪之后发现怀孕的事。丈夫忙于工作,再加上是头胎,没经验,夫妻俩并不知情。所以,直到剧集过半,在剧情梗概中出现的,关于三十年前的刑警为救女儿穿越时空的话,才算有了对照。可是,朴光浩在穿越前并不知道妻子申妍淑怀孕。知道妻子怀孕这件事,意识到自己有个二十九岁的女儿,是在朴光浩来到未来世界,在调查相关情况,查访当年知情人以后,才知道妻子怀孕生下女儿,并以两人名字中的字,给孩子取名为:朴妍浩。可见,至此可正式确认:

剧情梗概有误,本剧主人公朴光浩穿越三十年,并非为搭救女儿,而是查案时被真犯打伤,意外来到三十年后的未来世界,为寻求返回的出路,为追查真犯,这才一查到底。

实际上,当剧情发展到寻人碰壁的时候,有经验的老观众都猜编剧会抖个大包袱,难不成对申妍淑查无此人,也是因为办案所致,别着忙,往后看。不过,在朴光浩找到妻女下落之前,命运还是好好跟他开了个大玩笑。让他来到未来世界,就遇到个性情古怪的女教授,他嘀咕了她好多次:

-喂,大小姐,车费可不能不给啊~

-我这个人,可是从来都不欠人家钱的!

-真是的,欠家教的丫头,没礼貌~

按照朴光浩的看法,这个名叫申在伊的女教授不行,金善载这人也不行,这奇怪的二人看起来真是一对儿,在知情前,他好好地嘲弄俩人了一番:

-哎,我说,金善载,你这小子,见人不理,平时也不问候,就是个怪人,你查案。那个大小姐呢,也是的,不答话,她还分析案情。要我说,你俩行,真是合适呀~

-哎哟,真是的,你这样,他也这样,你俩真是绝配啊~

-哎哟,知道了就该谢我,还正是好时候呢~

由此可见,朴光浩对于金善载追求申在伊教授,还是持积极支持,乐观其成,甚至特意促成的态度,不过他对金善载看女性的眼光却不以为然:

-哎哟,金善载这小子,这什么品位啊,居然找的是楼下的大小姐~

-这大小姐,算什么样子嘛。要是说女人,我们妍淑,那才是……

-哎吆,现在的人,找的这是什么人啊~

这番自说自话,可当做单口相声来听的话当中,显现出朴光浩个人抱持的某个标准。论及看待女性的标准,按照朴光浩的看法,妻子申妍淑才是最佳对象,好的结婚对象决不能像申在伊教授那样,对人爱答不理,表情冷淡,见面不喊人,也不会问候。可见,在朴光浩三十年的人生里,与他亲密接触的女性就只有妻子申妍淑,他看待女性的标准也就是申妍淑这个人的做派,认为女性的喜好也都是申妍淑的喜好。不过,虽然如此,他还是对住在楼下的大小姐申在伊表示出了善意的关心,知道她独自回家,有可能没吃饭,还跑去老街,特意买了晚饭给她。最有意思的细节就在这里:

当申在伊毫不在乎地关门,却不曾想夹住了对方的胳膊,当朴光浩进得屋来,打开饭盒,却是整盒中餐馆做的煎饺,饭盒上赫然印有汉字:紫禁城字样。

这又是什么意思?按照朴光浩的说法,这是最好吃的东西,他甚至还劝对方说:

-吃吧,可好吃了,这是这附近最好吃的东西~

看对方根本不搭理,还说不吃,又忍不住牢骚道:

-不吃?这饺子可好吃了,从前我们妍淑可喜欢吃了~

可见,朴光浩是以妻子申妍淑的喜好为标准,为女邻居申在伊买来了他认为女孩子爱吃的东西,没想到对方完全不领情,还淡淡地给他一句:

-我不爱吃馒头。

这里特别需要解释的是馒头这个词,在韩语当中,就是饺子的意思,多用于有中餐馆或是做中餐的场景。

所以,如果在时装戏里,主人公在买零食的时候,会大喊一声:大妈,给我来一盒馒糕~就该知道这是缩略语,是在说来一盒饺子加紫菜包饭混搭。话题回到剧情这里,看到申在伊这幅冷淡的样子,朴光浩忍不住又摆出长辈架势,好好地说了她一通:

-你这样可不行啊~

-吃饭要吃得香,长辈们才会喜欢!

-你这样什么都不吃,父母会给人骂的,说没把你教好。

这个时候,申在伊只是以睥睨的姿态,瞅他一眼,撇撇嘴,继续忙她的事去。问题就在这里,申在伊见人爱答不理,不乐意与人沟通,不说话也不合群,是她知道不会有人为她挨骂了,因为她是被收养的孤儿。可是现在,就因为这盒紫禁城中餐馆的煎饺,引发了申在伊的关注,她路过时甚至特地去买了一盒煎饺来尝尝,可是一口咬下去,却勾起了别的回忆:

在她还是孩子的时候,还有人耐心地夹着这个味道的煎饺,递到嘴边喂她吃。

若是这份记忆属实,申在伊就不是不爱吃煎饺,而是在被收养的日子里忘记了煎饺的滋味和妈妈的气息。当然还有别的回忆,这是在强烈刺激和极大的恐惧感之下恢复的记忆,比方说,有位温柔美丽的妇人笑着把口哨项链挂在她脖子上,告诉她,只要吹响哨子,妈妈就会赶来。

在揭发金善载的身份背景之后,申在伊的身世披露,可称得上是本剧最引人注意的反转。观众们虽然爱猜想,认为教授有可能是朴光浩的亲生女,却又被编剧误导,认为互不待见,互相反感的这二人完全不像一家人,再说申在伊的长相也不肖似年轻时的申妍淑,却没有想到被领养到英国的朴妍浩在遭遇到一系列非常事件后早已改名随母姓,申氏就是她的生母申妍淑的姓氏。

渐渐地,就在朴光浩和金善载完全不在意的瞬间,真相正以惊人的速度急速狂奔而来。穿越而来的朴光浩究竟能否如愿找到他思念的家人,回到他该去的地方?预知下情如何,请继续关注下篇。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隧道的更多剧评

推荐隧道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视剧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