卧虎藏龙 卧虎藏龙 7.9分

中国之作

Dew

2017.03.17,// 五星 //。

张爱玲孕育了李安,也可以说张爱玲李安都是道文化滋养下生长起来的,中国的儒道释三家也难以择清彼此。这是李安的壳,也是李安的核。如同豆瓣网友评论所说,这是一部反映欲望的感知压抑与释放的电影,而主要的人物关系内在都是一种情欲关系,李、俞、玉娇龙与碧眼狐狸。中国文化恰恰不是否认欲望的文化(你看张爱玲的《第二炉香》),它是在充分承认欲望的基础上,将之化为纲常、化为內修。

除此以外,影片中的每一个中国人都深陷在外在身份的罗网中无法挣脱,哪怕是少数民族兄弟半边云。

附一段在知乎上凑热闹的点评:关于青冥剑的意象与李慕白的选择。

事源某位知友将青冥剑解读为男性的情欲与性征,将李慕白交出青冥剑解读为是他为了全心求道而进行的自我阉割。

我的点评:之前在豆瓣看过一个影评,也是从情欲角度解读《卧虎藏龙》的人物关系,我也很赞同这一解读角度。 不过那位网友对于情欲象征的理解和答主恰恰相反:李慕白在一开始决定提前结束闭关、下山找俞秀莲的时候,就已经放弃了对道的追求。他亲口对俞秀莲说,自己在闭关的时候,突然感受到一种前所未有的寂静和空(具体形容我不太记得了)。重...

显示全文

2017.03.17,// 五星 //。

张爱玲孕育了李安,也可以说张爱玲李安都是道文化滋养下生长起来的,中国的儒道释三家也难以择清彼此。这是李安的壳,也是李安的核。如同豆瓣网友评论所说,这是一部反映欲望的感知压抑与释放的电影,而主要的人物关系内在都是一种情欲关系,李、俞、玉娇龙与碧眼狐狸。中国文化恰恰不是否认欲望的文化(你看张爱玲的《第二炉香》),它是在充分承认欲望的基础上,将之化为纲常、化为內修。

除此以外,影片中的每一个中国人都深陷在外在身份的罗网中无法挣脱,哪怕是少数民族兄弟半边云。

附一段在知乎上凑热闹的点评:关于青冥剑的意象与李慕白的选择。

事源某位知友将青冥剑解读为男性的情欲与性征,将李慕白交出青冥剑解读为是他为了全心求道而进行的自我阉割。

我的点评:之前在豆瓣看过一个影评,也是从情欲角度解读《卧虎藏龙》的人物关系,我也很赞同这一解读角度。 不过那位网友对于情欲象征的理解和答主恰恰相反:李慕白在一开始决定提前结束闭关、下山找俞秀莲的时候,就已经放弃了对道的追求。他亲口对俞秀莲说,自己在闭关的时候,突然感受到一种前所未有的寂静和空(具体形容我不太记得了)。重点是俞秀莲因此问他:你得道了?他很肯定地摇了摇头。 那位网友认为,正是因为闭关时的这种感受,李慕白彻底放弃了对道的追求,也放弃了对外在规则的拘泥墨守(在中国的语境里,儒家的道和道家的道是有一定的相互呼应的),他决定放下过去的顾虑,和俞秀莲在一起。这才出现后来他到北京来找俞秀莲,俞秀莲问他来干吗,他错愕地说:我以为我们都说好了。

其实在李慕白下山后第一次见俞秀莲的时候,俞秀莲邀他一同上京,他回复的是自己要去扫墓,要看之后时间。为什么他却认为俞秀莲应该明白自己的意思是:和俞秀莲说好了,两个人要在一起呢?我认为关键也在他交出了青冥剑。不过我和知乎、豆瓣两位网友的解读略有不同。

青冥剑无疑是男性的性象征。然而解读交出这把剑就是自宫之后一心求道,那恐怕就是对中国道家的道的误读了。中国道家不会像野史闲书里写的一样天天靠房中术采补修炼,也绝不可能通过“自宫”(不管是生理还是心理意义上的)这种机械绝欲的方式实现修行的境界。顺应自己的欲望、调整自己的身欲心欲,将一切视为自然,回归自然、顺应自然,我觉得这大概才是道家的道义。 因此,青冥剑(欲望)从来不是李慕白求道的阻碍,同理还有情欲(江南鹤让碧眼狐狸入他房帷的意义,绝不同于少林寺方丈私通叶二娘);恰恰相反,求道本身就是欲望的体现,从师父辈一代代传下来的青冥剑更是一代代求道欲望的象征。李慕白因为在闭关时感受到的幻灭,决定不再继续这种对道无果的追求,于是交出了青冥剑,与自己的欲望自己的求道割席断交。 那么选择俞秀莲呢?选择俞秀莲是这个故事的另一面了。坦白说我一开始也相信了俞秀莲的说法:她和李慕白心中都有彼此,是因为俞死去未婚夫的这一层羁绊,是因为他们要“守规矩”,才不能在一起。于是我理解李慕白交出青冥剑,是放弃了对道的不断追求,也是放弃了对儒规矩的墨守(在《卧虎藏龙》的世界,在中国的江湖,儒道不就是一体两面么)。他是在选择退出江湖,不再做一个大侠,不再拘泥儒家的规矩,和俞秀莲一起做普通人过平静的日子。 然而这个说法有些bug。因为我们女人只要把对年长温柔的俞秀莲的个人同情放在一边,就能清楚地看出她在撒谎,这个可怜的女人是在欺人与自欺。 李慕白对俞秀莲的止步绝不是因为礼法,而是因为没有欲望。他对俞秀莲的接纳才恰恰是礼法的“要求”。俞秀莲未过门,未婚夫就死了,所以她就要一直守望门寡吗?俞秀莲的未婚夫是李慕白的结拜兄弟,为救李而死,所以李慕白不应该娶俞秀莲?这是俞秀莲对玉娇龙的说法。但我觉得这是俞秀莲的欺人与自欺。 包括《卧虎藏龙》在内的中国的“江湖”,的确是一个儒道一体两面的世界。影片从方方面面展示了李慕白和俞秀莲的江湖生活,完全是“社会人”(儒家社会)的生活,不守规矩,武功再高也会激起民愤、群起而攻之,最后寸步难行。 然而,即使是最森严的儒家体系,虽鼓励烈女守贞,也不会禁止寡妇再嫁。另一方面,俞秀莲跟玉娇龙说,未婚夫死后,她和李慕白以后又一起经历了很多事,他们彼此知道心意。真是这样吗?李慕白的欲望不在俞秀莲,这一点跟他对玉娇龙的执着一对比就能知道。李慕白对面的女人当然也知道,玉娇龙就秒懂了李慕白对他的欲望。同时,整个江湖似乎都知道李慕白和俞秀莲是一对,不仅贝勒爷,连第一次见俞秀莲,在俞谈起这个话题之前,玉娇龙也知道。为什么?李俞的情意表现得如此显眼,以至于大家都看到了?看看李俞的设定就知道不会是这样。毋宁说,李和俞在一起,是江湖的意愿,是这个依然按照儒家价值取向运转的江湖的意愿:你们门当户对,又有未成的兄嫂关系在前,这些年一起经历了很多事,你李慕白就要给俞秀莲一个说法;你们两位最有名望、作为道德标杆的大侠能一结连理是江湖乐见其成的事。守望门寡的结果会是不成家、不传艺(师徒关系是儒家亲缘关系的变体),那不是儒家江湖的取向,那样做就成槛外人了,那样做就变奉了道了,参见宫二(这种割裂所有社会人关系的奉道和讲究修行顺应欲望的道家还不完全是一回事,几近于原教旨主义的佛教了)。 李慕白的欲望不在俞秀莲,恰恰在求道。他是一个大侠,也是一个修行者。这在儒道一体的江湖不少见。所以长期以来,他可以选择更多地过自己“求道人”那一面的生活,以便一直用求道回避俞秀莲,去追逐自己真实的欲望。 然而影片开始时,他在这次重要的闭关中感到的是空寂,了解到的是自己无法达到悟道的境界,或者说临近悟道的境界并不如他想象的一般,于是决定交出青冥剑,放弃求道,放弃求道人的身份,更多地承担起自己大侠的身份来,那么接下来要做的,就是满足江湖对他大侠期望:舍弃欲望,负起责任来,和俞秀莲在一起。他一直用求道回避俞秀莲,所以当他表态要交出青冥剑的时候,他以为他就跟俞秀莲“说好了”。 然后?然后就是李慕白无法真正放弃割裂的欲望,彻彻底底地体现在和玉娇龙的纠缠中了。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卧虎藏龙的更多影评

推荐卧虎藏龙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