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是辆永不停靠的列车

司徒雷登不要走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生命像辆永不停靠的列车,只要不手动拉闸,便无法预知列车终于何时何处。这也是生命的残酷所在,悲伤不停靠,快乐不停靠,一往无前且毫无意义地“永动”,罔顾生命本体的主观感受。

在观看《即便这样,也要活下去》的时候,我总感觉这份残酷性一直在被提及。活下去,并不出于乐观,更像是出于迈出左脚自然伸出右脚的一种的惯性。所有人活着,有哭有笑地活着,即便如此地活着。

惯性地“永动”

巨大的悲怆可以凝固时间,把人的心困在过去,但人的生命依旧呼啸而过,不做停留。于是,在两者间穿梭徘徊的人,突然不知去向,仿佛遗失了坐标系的宇宙飞船,蒸发在...

显示全文

生命像辆永不停靠的列车,只要不手动拉闸,便无法预知列车终于何时何处。这也是生命的残酷所在,悲伤不停靠,快乐不停靠,一往无前且毫无意义地“永动”,罔顾生命本体的主观感受。

在观看《即便这样,也要活下去》的时候,我总感觉这份残酷性一直在被提及。活下去,并不出于乐观,更像是出于迈出左脚自然伸出右脚的一种的惯性。所有人活着,有哭有笑地活着,即便如此地活着。

惯性地“永动”

巨大的悲怆可以凝固时间,把人的心困在过去,但人的生命依旧呼啸而过,不做停留。于是,在两者间穿梭徘徊的人,突然不知去向,仿佛遗失了坐标系的宇宙飞船,蒸发在某种时空。

直到某天,有人突然找到了你。原来她和你一样,一直被困在同样的痛苦里,你在痛苦的A面,她在痛苦的B面。不过,找到彼此之后也无济于事,你和她都没有力量将这份痛苦排挤在外,相互靠近。所以,你与她还是和从前一样,抵达不了未来。

深见洋贵(瑛太饰)与远山双叶(满岛光饰)

那么,这一切还有希望吗? 男主角深见洋贵在剧中是这样说的:“所谓希望,会不会就是在想念某个人的时候才会感觉到的东西呢?所谓希望,会不会就是特别想要见到某个人呢?”

然而,背负死亡阴影的男女,对于爱,似乎只能隔窗欣赏。在此分享一段男主角深见洋贵与女主角远山双叶的对话,朴实的客套话中流露出的真挚,令很多观众印象深刻。

“最近怎么样?”
“最近...啊,我换了一个电灯泡。”
“远山小姐你呢?最近怎么样?”
“昨天踩到口香糖了。”
“什么?还粘在上面吗?”
“啊,已经弄掉了...不是这双鞋子。”
“啊,没有粘着..”
“是的,那你最近只是换了一个电灯泡吗?”
"不是..啊,我还换了电池。“
”啊!你换了好多东西呢。“
”不是,只是正巧都要换了。”
“远山小姐怎么样?最近还踩到什么其他东西了吗?”
“怎么说呢?踩踏一族大概也不过如此吧!”
“我是想说...我最近不光是换了许多东西...我最近一直在想远山小姐的事情。我和远山小姐的今后的事情什么的...不过,这确实很难...因为以前发生过那些事...但我希望自己在未来,能保护对我来说非常重要的东西。”

《尽管如此,也要活下去》由一件简单、已经定性的死亡事件开启,随着剧情进一步推开,受害方与加害方的敌对与羁绊,家庭间的破碎与温暖,男女情爱的触碰与拒绝...并不复杂的情节却牵扯出剧中人大量的复杂情感。

个人最喜欢大竹忍的演绎。她在剧中饰演一名失去幼女的母亲。看剧前我没想过“丧子之痛”有着多重的痛点:自我的内疚检讨、舆论的失职质疑、罪犯的惩戒不严….有太多方面都能对可怜的父母造成二次伤害。同时,丧子之痛终其一生也无法消弭,它就像一个隐藏于丛林中的巨大猛兽,随时准备扑上来吞噬你。

大竹忍有两幕戏异常揪心。一场是得知幼女在遇害前,并未受到性侵。那一刻,她用嚎哭释放了多年的心结。第二次是在时隔十五年后,直面凶手的隐忍与爆发。

大竹忍演技欣赏

即便隔着荧幕,悲痛还是直击内心。而本剧也关注到加害人的家庭,用相近的篇幅交代了他们的“丧子之痛”(儿子明明活着,却无法相认),家庭的破碎何其相似,双方又必须以敌对姿态隔离。后来经男女主角共同努力,才逐渐拼凑出一个近似谅解的圆。

接近剧尾,似乎所有剧中人都缓慢摸索出重回轨道的调度方法。“進め。進め。進め。” 男主深见洋贵的前进,竟然在时间上呈现为“回退”:他跑去音像店,归还了那本借了十五年的录影带。也许时间在形式上的回归,才能让他与远山双叶真正开始。这一结尾饱含着创作者对观众的宽慰。不过宽慰从来不是本剧的重点,某些伤痛无从遗忘,因此,唯一能做的只有一点:不断提醒自己爱的存在,并努力往残破的生命中注入爱。爱不是救赎,她是光!

本文首刊于电影公众号:电影百忧解,转载请留言。

1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尽管如此 也要活下去的更多剧评

推荐尽管如此 也要活下去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视剧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用客户端 豆瓣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