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试图去扑灭那种烟火,不要试图去摘掉那颗奇葩

苍井暖

文| 苍井暖

又一期催泪的奇葩说,最透彻的观点闪耀着人性的暖意和理智的坚持,每位辩手的表现都很棒。有这样一些人,敢于这样一直说,是痛快,也是安慰。

从头看到尾,奇葩说的每一位成员,似乎一直都未脱离奇葩说的内核,也就是,来到奇葩说的每个人都敢于证明并真的成为一个“奇葩”,而他们也希望并愿意看到他们的父母成为“奇葩父母”。什么是奇葩说所谓的奇葩呢?大概是像马薇薇说的吧:“我们这些不结婚不生子就想一生放纵不羁爱自由的人,我们更爱友情,我们更爱向这个世界的探险,我要看到宇宙的讲解,我也要永远看不到宇宙的疆界。”

职业病的原因,对于一个话题总习惯去找到更客观的更利于社会形态进步的切入点,自然形成的,并非有意识的,不希望煽动性强烈,不希望过分偏激。以前还开过玩笑,觉得自己适合去奇葩说辩论,现在觉得自己更适合做法官,天生乐于寻求公平公正。

现今家庭关系两大话题,其一就是父母对儿女的过多干涉,比如...

显示全文

文| 苍井暖

又一期催泪的奇葩说,最透彻的观点闪耀着人性的暖意和理智的坚持,每位辩手的表现都很棒。有这样一些人,敢于这样一直说,是痛快,也是安慰。

从头看到尾,奇葩说的每一位成员,似乎一直都未脱离奇葩说的内核,也就是,来到奇葩说的每个人都敢于证明并真的成为一个“奇葩”,而他们也希望并愿意看到他们的父母成为“奇葩父母”。什么是奇葩说所谓的奇葩呢?大概是像马薇薇说的吧:“我们这些不结婚不生子就想一生放纵不羁爱自由的人,我们更爱友情,我们更爱向这个世界的探险,我要看到宇宙的讲解,我也要永远看不到宇宙的疆界。”

职业病的原因,对于一个话题总习惯去找到更客观的更利于社会形态进步的切入点,自然形成的,并非有意识的,不希望煽动性强烈,不希望过分偏激。以前还开过玩笑,觉得自己适合去奇葩说辩论,现在觉得自己更适合做法官,天生乐于寻求公平公正。

现今家庭关系两大话题,其一就是父母对儿女的过多干涉,比如结婚生子等问题,逢年过节全体年轻人异口同声地诉怨,估计2018年大概写手们会开始唱反调,毕竟老调唱那么多年了,也该轮到“标题观点新颖一点了”。这期《奇葩说》的辩题显然提及第二大话题,就是当父母老了,父母需要依靠子女,子女要如何面对角色的转换。

“父母提出要和老伙伴一起去养老院养老,我该支持还是反对呢?”

正方属于温和派,反方明显偏强势。一开始正方的支持率占据多数,这说明,起码表面上,年轻人还是懂得一个道理,那就是已所不欲勿施于人,尊重对方的选择。

而在多方辩论后,不得不说辩论又精彩又搞笑,少奶奶肖骁一出场,笑果杰出。精彩之处在于,你觉得这个辩手的观点足够充分了,也足以说服自己了,没想到下一个仍旧可以提炼出更为充分和说服你的观点。

其实论题本身偏理想化,这样的老人首先就是比较有想法的那类人,不愿意自己的老年生活深陷在传统守旧的活法里。而事实是,有的年轻人就乐于结婚生子,将这种生活认同为人生必需之必备条件,而有的老人也心心念地渴望着儿孙环绕为后代继续付出,反方就是从这一角度切入,结合了国民特性和真实的社会形态,考虑到养老院等硬件设施的非理想化,认为老人选择去养老院,并不是他们心甘情愿的选择。

而正方更关注个体,将老年人的个人想法给予乐观的解释,对社会未来的发展方向也深感乐观,也许养老院式的养老方式,更像是他们年老后的一个愿景,而他们的父母辈只不过是领先同龄人一些,先选择了这种方式。

家庭关系是当下心理学领域热衷的要点,无论在工作中、情感中还是生活中遇到的种种问题,都可能被归为原生家庭问题。这期的论题给我的感受是,好像跟着辩手和嘉宾们体验完了好几段人生。辩手们无论年轻的还是年长的,都在面对这个辩题时,不得不肩负起身为儿女的责任。

中式的家庭关系模式,和西式的家庭关系模式,一直截然不同又各有优劣。成为一个独立的人,拥有独立的观点和选择,似乎西方教育更容易培养出这类人;中式家庭关系脱离不了黏连的亲情关系,中国父母对子女的付出超乎想象,以一种理想状态的关系去肖想所有,似乎不大可能。

所以,更偏向黄执中的观点。他拨开了所有论点中的核心问题,含蓄甚至心口不一的表达方式,别扭甚至迂回的沟通方式,导致我们很难分清对方的选择是独立的观点,还是一时的情绪和受到他人的鼓吹。如果这是一个一向给你感觉足够独立足够有力量支持自己选择的人做出的选择,大概选择支持的人会更安心更坚定。

诸多观点都在强调,改变不了外界,只能改变自己。一直在思考这种所谓的“改变自己”是怎样一种改变,是让自己顺应劣质的潜规则,还是让自己坚持优质的规则。始终认为,社会需要每个人去创造,也许只有理想化的社会存在了,不管是年轻人还是老人,才能眼神清澈内心安定地说出并坚持自己的选择,也因为有社会的包容和支持,每个人才能更尊重他人的选择,每个人也可能在成长的过程中正面获得足够的力量去支持自己的选择,乃至支持他人的选择,包括支持最亲密的人的选择。

“我无条件支持你的独立选择”,这句话现在看显得有些奢侈。之所以更支持黄执中的观点,是因为哪怕奢侈,也应该胸怀这样的方向,我们要晓得什么是对人类文明发展更有益的,而不是向后看,而不是将身边人拖拽到惯性的世俗中,我们无法达成的,总会有人达成的。

说不煽情,但脱离不开情。嘉宾们以个人经验对论题进行了表述,正如马东所说没有输赢没有对错,整场辩论更像是一场感受的大交换,起码这期节目现场的和看过这期节目的人,都会开始想到“父母”,有那样一些父母,即便老到理应享受儿女的照顾也不愿意给儿女增添任何麻烦。

如何让老人更有尊严地老去,如何让年轻人更有尊严的坚持自己地选择?希望通过节目体验到的感受不仅仅被当成一次娱乐一时情绪,节目承担了沉重的部分,希望社会也承担起这部分的沉重。

第九期的辩题感人而沉重,第十期继续“难为”辩手:“好朋友一直在坚持一个不靠谱的梦想,我要不要劝阻ta?”一直倡导非鸡汤丧并快乐着的我,现实中一定会真诚地长篇地表述自己方方面的想法,会变身马薇薇也会变身黄执中,客串肖骁和范湉湉,还能偶尔蔡康永和马东一下下,总之会变着花样的陪伴着朋友。似乎我对这类辩题,永远第一选择都是赞成,赞成父母的选择,赞成好朋友的选择,王朔说过:什么成功,不就挣点钱,被傻逼们知道吗。蔡康永也在节目中说过:如果涉及钱的话,选择确实另当别论。现实与理想?幸运或没那么幸运?大概会一直偏向理想吧。现实地活给所有人看,不如理想地活给自己看。

2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1)

添加回应

奇葩说 第四季的更多剧评

推荐奇葩说 第四季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视剧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用客户端 豆瓣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