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在江湖,并不是身不由己的理由

[已注销]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人民的名义》终于迎来了大结局,看完还有点意犹未尽。

都说:“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剧中的两个大反派祁同伟、高育良,不外如是。甚至有很多观众对他们的腐化报以同情,认为事出有因,他们也很艰难。呵呵,讽刺的是,剧中的祁同伟和高育良,一个是省公安厅厅长,一个是省政法委书记,两个人的工作条线代表着国家的公平与正义,然而恰恰是在这样的工作岗位上,他们腐化得面目全非。

关于祁同伟,我真的一点也不同情他。很多人都觉得是梁璐把他“害”成了这样,然而事实真的如此吗?是有人拿刀架在他脖子上逼着他娶梁璐吗?不是吧,是他自己选择了要娶梁璐。

没错,梁璐的父亲为了女儿故意敲打他,把他分到了山区,但是别人敲打归别人敲打,你屈不屈服还是你自己做选择啊,山区就山区,司法助理员就司法助理员呗,还能杀了你不成?也不过是敲打一下你罢了,总不见得他堂堂一个省领导为了女儿的一厢情愿成天跟你一个山区里大学刚毕业的毛头小子过不去吧,你以为你谁呀?当然,在梁群峰的任期内,他祁同伟或许是难出头了,但是且不论梁群峰一个政法委书记并非只手遮天,也不论梁群峰早晚有退下来的一天,就说出人头地这件事,难道就真的比自己的尊严...

显示全文

《人民的名义》终于迎来了大结局,看完还有点意犹未尽。

都说:“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剧中的两个大反派祁同伟、高育良,不外如是。甚至有很多观众对他们的腐化报以同情,认为事出有因,他们也很艰难。呵呵,讽刺的是,剧中的祁同伟和高育良,一个是省公安厅厅长,一个是省政法委书记,两个人的工作条线代表着国家的公平与正义,然而恰恰是在这样的工作岗位上,他们腐化得面目全非。

关于祁同伟,我真的一点也不同情他。很多人都觉得是梁璐把他“害”成了这样,然而事实真的如此吗?是有人拿刀架在他脖子上逼着他娶梁璐吗?不是吧,是他自己选择了要娶梁璐。

没错,梁璐的父亲为了女儿故意敲打他,把他分到了山区,但是别人敲打归别人敲打,你屈不屈服还是你自己做选择啊,山区就山区,司法助理员就司法助理员呗,还能杀了你不成?也不过是敲打一下你罢了,总不见得他堂堂一个省领导为了女儿的一厢情愿成天跟你一个山区里大学刚毕业的毛头小子过不去吧,你以为你谁呀?当然,在梁群峰的任期内,他祁同伟或许是难出头了,但是且不论梁群峰一个政法委书记并非只手遮天,也不论梁群峰早晚有退下来的一天,就说出人头地这件事,难道就真的比自己的尊严和良心更重要吗?难道一个人为了出头为了上位,就能把自私和欲望美化成身不由己吗?太卑鄙了吧,在他手捧玫瑰向梁璐跪下来的那一刻,他有没有想过在北京的陈阳会有多难过?这个世界那么大,难道不容易的就只有他祁同伟一个人吗?

同样是没有政治资源备受打压,为什么易学习能够始终坚持原则踏踏实实做事,他祁同伟就仿佛被人刀架脖子般无路可走?承认吧,祁同伟并不是走投无路,只不过是在充满荆棘的山道和貌似康庄的捷径里他像大多数“聪明人”一样,选择了那条省力的捷径而已。当然,走捷径是要付出一些代价的,这条捷径让他收获了权力和不义之财,也让他丢失了尊严、爱情、友情和做人最起码的良心,得到的越多失去的也越多,终于他走得越来越远,再也回不了头。

所以我说一切都是祁同伟自己选的,种下什么样的因就会得什么样的果,我一点也不同情他。

至于高育良,我倒觉得他是自古以来官场中人最真实的写照。高育良拥有一种文人式的清高与自负,也有着自己所谓的“底线”,在汉东大学政法系执教那么多年,他当然熟知法律条文也明白触犯法律的后果,所以他把自己的“底线”守得很牢。然而很可惜,那只是他自己一厢情愿的“底线”,他可能把自己代入了那个“臣子”的情境,却忘记了现在是什么年代了。

在高育良的眼中,他和吴惠芬已经离婚了,只是为了减少对他仕途的影响他并没有将这件“私事”公之于众,他与高小凤是合理合法的夫妻关系,他觉得自己已经守住了底线。然而现实是什么呢?现实是他因为和高小凤的关系不能公之于众怕影响仕途和形象而被赵瑞龙授之以柄,他把权力看得太重,却不得不反过来为了稳固权力而为赵瑞龙以权谋私。

与高育良的“底线”互为呼应的是他那套“辩证法”,用一筐一筐的大道理给你洗脑,只是他忘了,他早已不是政法大学里那个讲台上的教授,所面对的也不是那些青涩稚嫩的少年了。在会议上,沙瑞金提出对易学习任用问题的讨论,大家谈到易学习这么多年被埋没的事实,高育良却偏偏要说到时传祥的劳模精神和雷锋的无私奉献上。他的意思是在其位谋其政,不是他这个省委老班子成员这么多年没看到,而是易学习做的是他的本分,比他易学习更劳模更无私的人还有呢。他这种讲法立刻引起了其他与会人员的不满,祁同伟的声名狼藉他视若无睹还在极力推荐,易学习的兢兢业业他却视而不见还讲出大道理为自己开脱,高育良这套“辩证法”可真是厉害。可见做不成君子的文人,很容易就成了伪君子。

那么,这位身居高位的育良书记有没有选择的机会呢?他当然有。比起祁同伟,高育良就更有的选了。高小凤的事是赵瑞龙布下的局,这对高育良来说是一个意外,当他决定离婚和高小凤在一起时他如果选择将这件事公之于众,那么他后来就不会变得这么被动。早在2006年中央印发的《关于党员领导干部报告个人有关事项的规定》中就明确提到,县副处级以上干部要对本人的婚姻变化情况进行报告,2010年中央印发《关于领导干部报告个人有关事项的规定》再次提到这一点。离婚对一个政治上升期中的人来说是会带来不太好的影响,但是并不会导致降级啊,高育良对权力的渴望可见一斑,可是到最后他汲汲营营的,也没得到本以为十拿九稳的省委书记这个位子,被中央空降的沙瑞金搞了个措手不及,呵呵,早知如此何必当初。再看看他对祁同伟的态度,难道高育良真不知道祁同伟干的那些事吗?怎么可能,他当然知道,他不过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罢了,他不过需要有个“自己人”坐在公安厅厅长这个位子上罢了,而祁同伟,刚好是个合适的人选。随着祁同伟和山水庄园的关系、和赵瑞龙的关系越来越不一般,高育良自己又因为高小凤的事被赵瑞龙抓住把柄,不得不趟在这浑水里,甚至和祁同伟成了连襟,那么他对祁同伟也就越来越难以管束,两个人可以说是一根绳上的蚂蚱了,所以到后来,他对祁同伟是想弃不能弃,想保却把自己也搭进去了。真是一步走错,满盘皆输。

曾经胜天半子的缉毒英雄祁同伟败给了自己的利欲熏心,而一再强调坚守底线的高育良还是没能守住权欲的底线。人在江湖,真的身不由己吗?还是不要为他们开脱了吧,难道我们每一个人不都处于这江湖之中吗?我还是一句话——路都是自己选的。选了什么样的路就要承担什么样的后果,不怨江湖也不怨社会,毕竟,在你选择那条路的同时,也有很多人站在与你同样的十字路口,却选择了与你不同的道路,种什么因得什么果,人在江湖,并不是身不由己的理由。

2
4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2)

添加回应

人民的名义的更多剧评

推荐人民的名义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视剧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用 App 刷豆瓣,更愉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