丧家之犬祁同伟

杨俊@最帅运营

祁同伟和他的老师高育良

1

祁同伟所走过的路,是穿过两亩麦田、跳过三条溪流、迎着刚刚升起泛红的阳光、迈过一座不足一千米的山,而到达了一座向往了许久却又无比未知的城市。

他们的童年伴随着的是一亩又一亩的麦田,冬日里麦子还没有完全成长起来,就在麦田里放上网,等着兔子自投罗网。

没有空调,刚变得温暖,便脱的净光光跳进了离家两亩地的小河里,从两米多高的地方,啪的一声,溅起了成千上万的水花来。姿势没掌握好,胯下就遭了殃。

河边有西瓜地,就光着屁股匍匐前进到西瓜地,偷一个西瓜,不等西瓜在手里停留,就用力把它滚进了河里去。西瓜咚的掉进河里,像一个刚出水面的人头。一个拳头把西瓜打碎,掰开了吃。吃两口,便扔老远,跟随着河水游去了天边。

农村的孩子是单纯的。

他们的敌人无非是偶尔会...

显示全文

祁同伟和他的老师高育良

1

祁同伟所走过的路,是穿过两亩麦田、跳过三条溪流、迎着刚刚升起泛红的阳光、迈过一座不足一千米的山,而到达了一座向往了许久却又无比未知的城市。

他们的童年伴随着的是一亩又一亩的麦田,冬日里麦子还没有完全成长起来,就在麦田里放上网,等着兔子自投罗网。

没有空调,刚变得温暖,便脱的净光光跳进了离家两亩地的小河里,从两米多高的地方,啪的一声,溅起了成千上万的水花来。姿势没掌握好,胯下就遭了殃。

河边有西瓜地,就光着屁股匍匐前进到西瓜地,偷一个西瓜,不等西瓜在手里停留,就用力把它滚进了河里去。西瓜咚的掉进河里,像一个刚出水面的人头。一个拳头把西瓜打碎,掰开了吃。吃两口,便扔老远,跟随着河水游去了天边。

农村的孩子是单纯的。

他们的敌人无非是偶尔会在自己头上撒尿的知了,被捅了窝的马锋的毒刺,一条条滑溜溜抓不住的泥鳅。

最多也不过是用回过头来咬你的蛇,以及假装要追上你暴打你一顿的西瓜大人。

2

可是,到了城里。

农村是树、是麦地、是炎阳高照下的黝黑和蹲在地上吃大蒜的随意;

而城市则是高楼、大厦、是封闭的凉爽的空调和喝着咖啡唇齿间的留香。

农村面对的是自然,城市面对的是人。

那一刻,祁同伟,呆住了。

小时候所依赖和熟悉的一切,在这儿都失去了意义。

穿上整齐的衣服,合脚的皮鞋,以及说不清楚的普通话。

一切就开始了。

还好,他聪明。

他知道,从那一刻起,他需要面对的会是一个又一个的人。

而许久之前,他所面对的不过是枯树、野花、死水和一群蠢蛋罢了。

3

陈阳的那双鞋,让祁同伟走了了远方

或许,正是陈阳的那双鞋,让祁同伟走向了更远的远方。

那远方犹如海子的诗《九月》中所写的:

“目击众神死亡的草原上野花一片,

远在远方的风比远方更远。”

成绩优秀又如何?

老师器重又如何?

有自己心爱的女人又如何?

到头来,不过是从一个山沟沟里走进了另一个山沟沟里。

那,自然不是祁同伟想要的。

从那一刻起,他也渐渐的明白,他没有所谓的政治资源。

婚姻,人生大事。

他忽然发现婚姻确实是人生大事。

他垂下高中的头颅,抛弃曾经的冷漠,露出那温柔而又可怜的微笑,跪了下来,面对这个比自己大十多岁的女人。他看到她背后太阳照射而来的光芒,这光芒让这个女人在变成了佛祖。他跪拜于此,踏入佛门。

婚姻,真是人生大事。

婚姻改变命运。

他也一步步的从远方回到了自己梦寐以求的温柔乡。

在那么一刻,他甚至发现,梁老师原来是这么的美。

在那么一刻,他甚么发现,自己竟然还真的爱上了她。

4

山的身后,永远有另一座高山。

人的身后,永远有另一个美人。

梁老师,老了。正如她已经逝去的父亲。

更重要的是,他发现他原本以为的政治资源,早已变了身。

婚姻这件事儿,对于他来说,也早已没那么的重要了。

对于祁同伟来说,他从婚姻之道,开启了尊师之道。

高育良,他的政法老师。

这个男人,视他为最可爱的人。

这个男人,犹如自己的父亲。那个男人,曾经站在家门口,看着自己走过两亩麦田、跳过三条溪流,一句话也没有说。唯独留下的,只是那一双坚毅的眼光。

在外人面前,祁同伟叫他高书记;在高书记家里,他叫他高老师;在祁同伟心里,他想叫他爸爸。

赵书记走了,他想,爸爸会是汉东省党委书记的第一人选。

他敬重这个男人,他希望这个男人能够站在汉东之巅。

5

高老师,老了。

在沙瑞金到来的那一刻,祁同伟在内心深处就感觉到了。

沙书记的年龄不一定比高老师小,但沙书记却是那么的有神锐利。

而高老师,却拖拖拉拉的,没有一丝的决绝。

他希望高老师能够恢复当年的英气,成为他永久的骄傲。

但在沙书记到来的那一刻,高老师似乎真的放弃了自己的追求和梦想。

而仅仅是想着蜗居在自己的小天地里,安安稳稳的过完余生。

祁同伟知道,或许高老师,再也无法帮到他了。

他跑到陈岩石家里,只愿能够将命运抓到自己的手里。

他想走近李达康,即便他是高老师的对手,也在所不惜。

毕竟,李达康手中可握着自己最重要的那么一票。

如果李达康投了自己一票,自己副省长便已到手了。

只可惜,达康书记不是梁璐,他无法再次跪拜在他的脚下,向他求婚。

而沙书记对于自己的举动,也充满了不屑。

而梁老师,又用一副凤凰看苍蝇的眼神看着祁同伟。

祁同伟,恨她。

恨她这么一个女人出身在显赫的家庭里,就成了众人眼中的女神。

她鄙视这女神。这女神鬼屁不如。

除了公主病,又有什么。

她鄙视祁同伟的心机,而祁同伟亦同样鄙视她的心机。

只不过,她的心机自她出生的那一刻便跟随着她。

而高小琴,则不同。

这个女人,不在乎自己无法给他一个安宁的生活。

她总是那么的温柔,那么的识大体。

唯一,唯一的欠缺就是,她没有一个省委书记的爸爸。

6

死,就死。

他并不怕死。

只是那一刻,他忽然发现当他穿过两亩麦田、跳过三条溪流从老家的山村里走出来的那一刻,他便成了丧家之犬。

这一切,都缘于他没有显赫的家世。

除了陈阳,或许真的没有人真正的关心过他。

梁璐,不过是个庸俗的出身宝贵的老女人罢了。嫁给自己,也不过是圆了她自己那点理想化的不介意穷小子的完美公主梦罢了。

而赵公子,不过是将自己捆绑的自身利益链条上的那条绳子而已。

即便是自己敬重的高老师,怕也不过是想要一个能时刻为自己向上冲或全身而退的棋子罢了。

他知道,从一开始,他就是一个丧家之犬。

只不过,他曾天真的认为自己会有一个坚定的靠山。

那靠山曾经就伫立在那儿,在他能够看得到的地方,是那么的高那么的高。

他抬起头去追逐高山之上的顶峰,甚至有些眩晕。

可那靠山,不过是他心中所苛求的海市蜃楼。

7

记得,去公园遛狗。

总是会从浓郁的树木和杂草之中,奔出几条野狗来。

冲着就是一顿狂吠,或者追着咬上一口。

我弯下腰,拿起一根长长的棍子,将它们吓走。

可是,一次又一次。

它们总是会趁着人们不注意的时刻,狂奔而来,然后呼啸而去。

有人投诉有人举报有人大闹。

最终,它们不见了。

除了它们之外,还有一些狗。

缓慢而又柔弱的走在路上,毛发光亮,眼神可怜动人。

它们会默默的跟着你,像久违的家人那般。

有人无视有人驻点有人怜爱。

最终,它们也不见了。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人民的名义的更多剧评

推荐人民的名义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视剧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