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天大圣与祁同伟

秋天叶不落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这么多的仙果,俺老孙带回山去,给孩儿们尝尝鲜。”

孙悟空大闹蟠桃会,将仙果仙酒打包回山赏给了猴子猴孙们,仿佛可听见花果山猴崽子们“大王万岁”的欢呼声震耳欲聋。祁同伟省公安厅长任上,老家的许多亲戚都沾了光,他想改变整个家族的命运,而恐怕每一个从穷壤僻镇走出来的孩子,都或多或少被家族这样殷盼过。

祁同伟败了吗?败了;孙悟空败了吗?没有。说好的副省长,吹了;说好的“自此以后,只称我为齐天大圣,不许再称大王”,没有吹。同样出身卑贱,毫无政治背景,大圣可与天比齐而祁厅长只能饮弹自杀,后脑勺上留下的那个鲜红的血洞他永远也看不见了,就是因为一个是神话而一个是现实。

孤鹰岭上,祁同伟将CS/LR4型7.62毫米高精度狙击步枪向天瞄准,眼里可谓满布杀气,他不怕死因为他没有办法,他说“这世界上没有谁,能够审判我”,宁愿死也不接受“他们”的审判,因为“他们”根本无法理解他为了成为“他们”,为了打破摆在命运跟前的阶...
显示全文

 “这么多的仙果,俺老孙带回山去,给孩儿们尝尝鲜。”

孙悟空大闹蟠桃会,将仙果仙酒打包回山赏给了猴子猴孙们,仿佛可听见花果山猴崽子们“大王万岁”的欢呼声震耳欲聋。祁同伟省公安厅长任上,老家的许多亲戚都沾了光,他想改变整个家族的命运,而恐怕每一个从穷壤僻镇走出来的孩子,都或多或少被家族这样殷盼过。

祁同伟败了吗?败了;孙悟空败了吗?没有。说好的副省长,吹了;说好的“自此以后,只称我为齐天大圣,不许再称大王”,没有吹。同样出身卑贱,毫无政治背景,大圣可与天比齐而祁厅长只能饮弹自杀,后脑勺上留下的那个鲜红的血洞他永远也看不见了,就是因为一个是神话而一个是现实。

孤鹰岭上,祁同伟将CS/LR4型7.62毫米高精度狙击步枪向天瞄准,眼里可谓满布杀气,他不怕死因为他没有办法,他说“这世界上没有谁,能够审判我”,宁愿死也不接受“他们”的审判,因为“他们”根本无法理解他为了成为“他们”,为了打破摆在命运跟前的阶级壁垒,所付出的代价。

他的枪法精准,公安业务能力极强,曾经也是名赫一时的缉毒英雄,最后却只能在孤鹰岭,用手中那令人忌惮的强大武器打死一只孤鹰,那只孤鹰就是他自己。顾影自怜,永远不会出现在他的眼神里。

当狙击枪换成了金箍棒,大圣创造了完全不同的另外一种格局。他有七十二般变化,可万劫不老长生,会驾筋斗云,一纵十万八千里,他不怕死因为他死不了,他的资本就是他自己以及手里的金箍棒,而不是人民赋予的权力。当他打死几个毛贼,他敢说:“玉帝认得我,天王随得我;二十八宿惧我,九曜星官怕我;十代阎君曾与我为仆从,五路猖神曾与我当后生;三界五司,十方诸宰,都与我情深面熟,随你那里去告。”

祁同伟没有大圣那般骄傲的神通,他不敢视权势与法律为无物,因为没了这些,他就什么都不是。被追缉的厅长回到孤鹰岭,在老人屋里坐下来,先是唱了一首儿歌,而后第一句话就是“还是山里好,没有纷争,没有斗争,更没有你死我活”。

这是腐败败露仕途已尽时的觉悟,但为时已晚,他已无法对抗屋外的武装权势力量,正义浩荡而来,他不过是待被扫除的邪恶。当十万天兵天将布阵花果山,孙悟空又何尝不是亟待被扫除的邪恶呢?

弼马温的官衔让孙悟空深觉侮辱,他怒而返下界来,不如占山为王作他们眼里口里的妖猴,自封齐天。祁同伟空有一身抱负与能力却只能被分配到边远地区的一个小司法所,为了赢得自己的光荣与荣耀,他选择了在操场上惊天一跪。

有人说祁同伟很可怜,而这正是他宁可饮弹自杀也不愿回去接受审判的原因,他们所可怜的,一定是他卑微的出身以及极力想往上爬的不堪奋斗史,绝不会仅是省厅腐败了这样一个简单的事实。刘新建可以在狱中接受法律的审判,否则就无颜面对光荣的父辈与家庭,而祁同伟,他是曾经给卑微的家族带去荣光的人,他无法忍受这份容光被一层一层剥开而解读成为一个笑话,无法忍受别人用他们自己的痛苦来揣测他的痛苦。

权力拿大圣没有办法,他只能被戴上紧箍而成万人崇拜的神话英雄;祁同伟所仰仗的权力太脆弱了,他无亲可攀无山可靠,在命运的长河里曾一次次目睹黑暗而无奈的现实,一次次品尝出身给他带来的种种无奈,他选择了依附权势。

太白金星一次次将孙悟空当猴耍,很难说不是因为他本身就是个猴,之所以当面还毕恭毕敬不过是因为大圣有那无尽的神通,他不敢。有几位神仙曾从内心深处真正尊重过这只从石头里面蹦出来,连父母都没有的“泼猴”呢?他们怕他,却不敬他。即使在他被上封齐天大圣之后,连各路天庭上仙的坐骑都还敢一脸鄙夷地骂他“你这小小的遭瘟的弼马温”,大圣可以抓耳挠腮,暴跳如雷,甚至举起金箍棒一阵暴打,却没有办法。

侯亮平永远不可能会是孙猴子,孙猴子要的花果山就是花果山,而不是人民检察院。祁同伟倒像是凡体孙猴子,失去了神通,不敢明目造次,只能谨小慎微,步步为局,不择手段。



祁同伟很可悲,但不可怜。他为官愧对国家与人民,为人愧对兄弟和朋友,但他始终不觉得愧对自己,他无疑是自私的,这些骨子里没办法的骄傲和自私最后化成一颗子弹,从口腔深处穿透了他的脑袋。

不少人同情祁同伟,而同情与怜悯,正是他的死穴。在子弹与同情面前,他选择了子弹。

赵德汉贪墨两亿,每月却只给家中老母寄300块生活费,侯处长直夸他“真孝顺”。祁同伟一人得道,利用职权将家族众人一一安排,侯局长反问是否他们村里的狗,都要想办法弄进公安系统当警犬。

神通广大如孙大圣,最多也只敢自称“齐天”,祁同伟却敢言“胜天半子”。这是他留给自己最后的孤傲。 他知道,这份孤傲在要审判他的人眼里,是何等地可笑,大言不惭,不自量力啊。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人民的名义的更多剧评

推荐人民的名义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视剧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