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看周文宾:原来男神人设鼻祖在这里

煮雪饮茶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这几天重刷了一遍《金装四大才子》,上一次完整地看是在八年前了。当时觉得这部剧很好看,印象最深的就是唐伯虎和秋香曲折的爱情,最喜欢的一对儿是文征明和郡主,而且觉得郡主最漂亮。但是八年后再看,感觉却完全不一样。
    八年前看的时候我很不喜欢周文宾,因为我觉得他是一个“坏人”:最开始的时候是苏州三宝的敌人,处处和他们作对。后面被冤枉杀了苏州六艺会馆的馆主,三个人去帮他,他一副“随便你们,我不在乎”的冷漠态度,后来当了官,竟然还和昏君皇帝玩的很近,最后还帮助宁王谋朝篡位(反间计)。
    但是八年后的现在再看,心情完全不同了。当时我因为喜欢郡主,所以爱屋及乌也很喜欢文征明。但是现在看的时候,觉得文征明迂腐固执不可理喻,如果不是有周文宾在官场上替他圆场,只怕他早已被罢官免职了。
    小的时候思维很单纯,黑就是黑白就是白,所以周文宾的“反复无常”让我难以捉摸,自然也领会不到这样的人其实有多难得。
    自小漂洋过海四海为家,背负着上几代人的仇恨。周文宾为复仇而来,以化戾气为祥和而终。不得不说编剧的偏心之处,光是...
显示全文
这几天重刷了一遍《金装四大才子》,上一次完整地看是在八年前了。当时觉得这部剧很好看,印象最深的就是唐伯虎和秋香曲折的爱情,最喜欢的一对儿是文征明和郡主,而且觉得郡主最漂亮。但是八年后再看,感觉却完全不一样。
    八年前看的时候我很不喜欢周文宾,因为我觉得他是一个“坏人”:最开始的时候是苏州三宝的敌人,处处和他们作对。后面被冤枉杀了苏州六艺会馆的馆主,三个人去帮他,他一副“随便你们,我不在乎”的冷漠态度,后来当了官,竟然还和昏君皇帝玩的很近,最后还帮助宁王谋朝篡位(反间计)。
    但是八年后的现在再看,心情完全不同了。当时我因为喜欢郡主,所以爱屋及乌也很喜欢文征明。但是现在看的时候,觉得文征明迂腐固执不可理喻,如果不是有周文宾在官场上替他圆场,只怕他早已被罢官免职了。
    小的时候思维很单纯,黑就是黑白就是白,所以周文宾的“反复无常”让我难以捉摸,自然也领会不到这样的人其实有多难得。
    自小漂洋过海四海为家,背负着上几代人的仇恨。周文宾为复仇而来,以化戾气为祥和而终。不得不说编剧的偏心之处,光是复杂神秘的背景,就已经把另外三个人甩在后面。再来说周文宾为人的个性。私以为他的双商,在四人之中是最高的。唐伯虎虽然机智,但可惜风流太多情。昭容、秋月、秋香,再加上一个曾经糊里糊涂的晓莲,唐伯虎的多情让他的格局注定也只能如此了。祝枝山虽然聪明,但输在目光短浅利益熏心。钻进钱眼里就出不来,图小利者无大谋。文征明虽然博学,但固执迂腐不懂变通,这样的人无论如何都是走不远的。能够站稳脚跟已是幸运。
    只有周文宾,知世故却不世故,聪明却不卖弄,知道什么时候藏锋芒,什么时候显利刃。他有自己的一套为人处世的标准,虽然通晓人情但是却依然重情重义。投桃报李却睚眦必报,实在是丰满又立体的人物形象。这也是为什么我会说,编剧偏心,相比之下另外三人都略显单薄和苍白。
    大概是编剧也知道这一点,所以周文宾的感情戏是在这四个人中最为稳妥和平淡的。他没有三妻四妾,遇上喜欢的人也没有父母媒妁的阻挠。没有隔三差五冒出来的情敌,也没有藕断丝连的旧爱。他利利落落干干脆脆,喜欢上了那个偶尔刁蛮任性,实则温柔贤惠的晓莲,日久生情细水长流。
    我曾经看有人说,周文宾对晓莲是一见钟情,我并不认同。这样说的人大多是因为觉得,周文宾看到晓莲落水,跳下去救她,回去后回忆着晓莲的样子画了一幅她的画。但我认为,当时跳下水救人,实属是周文宾本质善良,这一点后面他救落巢小鸟被馆主看见,也得到了体现。至于画画,拜托,画的内容是晓莲走光图啊,而且还散布的满大街都是,让晓莲丢脸。如果是对自己心有所属的女子,怎么会做这种让她难堪的事情呢?
    所以,周文宾对晓莲最开始应该是有一些好感,但是因为得知她是对手的妹妹之后,带着戏谑的坏心眼对她做了这种事。最多是一些好感,“钟情”远远谈不上。当时的周文宾一心只想着复仇,怎么会有心思考虑儿女情长。
    周文宾对晓莲有好感,应该是在决定赴京赶考的时候。晓莲为他针灸,那个时候情愫暗生。到了京城之后,三个人到处四处奔波,只有周文宾在六艺会馆一直和晓莲朝夕相处,这一段时间才是周喜欢上晓莲的时候。所以他才会在饭桌上每个人都大谈特谈自己的事的时候,暗暗关心晓莲,让大家也注意到晓莲也一直为大家付出,不让她受冷落。(每次看到周文宾主动把话题引到晓莲身上,让晓莲也参与进来大家的对话,就感觉好温暖啊!)
    看她生火辛苦,就把宝石给她教她生火的简单方法。看她劈柴辛苦,就替她把柴劈好。看她无聊,就陪她聊天吃饭出去玩。温暖给得不动神色,体贴给得若无其事。这种润物细无声的关怀,在现在看来不要太戳心啊!
    当然我最感动的地方,是两人婚后甜蜜依旧,一个开玩笑说对方“傻瓜”,一个笑着回应对方“傻妞”。周文宾最开始仕途不顺,被朱子健等同僚排挤打压,可是回家面对晓莲,却笑着说:“同事们都对我很好,我说什么他们听什么,工作都很顺利!”还把赚的钱都给晓莲,问她生活的开不开心高不高兴(大意)。相比于一些在外面怂,回家对老婆撒气的男人,周文宾简直是好老公典范啊!
    后来晓莲听忠叔说,周文宾因为没有皮裘穿而被人嘲笑,暗自接针线活赚钱,想为丈夫买一件皮裘。不料被朱子健陷害羞辱,说她偷窃。周文宾得知之后,对晓莲说的一句话特别感人,他说:“我再也不会让人欺负你了。”当晚他就提酒上朱府,破釜沉舟,以架在朱子健脖子上的酒壶碎片逼他向晓莲道歉。那个场面男友力爆棚啊!
    宾莲线其实在四个人中算是最弱的一条,因为没有足够强的戏剧冲突,所以相比于其他算是比较模糊和短暂。但篇幅虽小,却给人印象深刻。周文宾对外腹黑,回到家对晓莲老实呆萌,完全看不出竟然是一个人。所谓把自己最单纯的一面给自己最爱的人,大概就是这个意思吧。
    小的时候看不懂,对于这么复杂又完美的人设不能理解,现在看明白了,真的觉得这简直就是男神人设的鼻祖了。不过也要感谢演员魏骏杰,把周文宾这个角色演绎的活灵活现。虽然这个剧在我成年多年之后看,有很多的bug,但是总体再加上情怀滤镜,我还是要给个推荐的!
1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2)

添加回应

金装四大才子的更多剧评

推荐金装四大才子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视剧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