祁同伟死了!!!

卞龙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导读:为什么有这么多人同情祁同伟而反感侯亮平?这个剧情的反转出乎很多人的意料。这其实也是大众心理成熟的一种体现。相比于亮平的伟光正,祁同伟就是活在你我周围,努力提升自我超越阶层宿命的生活隐喻。我们无法决定我们的出身,因为那是上天概率的配置,但是在一个阶层流动陷于停滞的时代,我们无法不对祁同伟抱有内心柔软的温情,那不是可怜他,那是可怜我们自己啊!

我把枪含在嘴里,迅速扣动扳机,子弹穿过上颚,撕裂脑干,喷出血和脑浆,我倒在了孤鹰岭上,这个姿势叫吞枪自杀。

我没选对着心脏开枪,因为那样可能会在射击的瞬间打偏,苟延残喘下一口气,留给他们审判我的机会。

我没选把枪口对准太阳穴射击,因为那样会死相难看,整张脸扭曲变形。

吞枪,死的迅疾,我会失去后脑骨,却可以留下一张完整的脸,我这张英俊、阳光、曾经被塑造为英雄脸谱的脸。这是我最后的对抗,也是我最后的体面。

侯亮平跑了进来,露出一种失之交臂的悔恨。我知道,他悔恨的不是我走了,而是我带着秘密走了。这盘棋下到这里,也许我输了,但我不觉得他赢了。

这是打进我身体的第四颗子弹。

前三颗,也在孤鹰岭。事迹你们是知道的,...

显示全文

导读:为什么有这么多人同情祁同伟而反感侯亮平?这个剧情的反转出乎很多人的意料。这其实也是大众心理成熟的一种体现。相比于亮平的伟光正,祁同伟就是活在你我周围,努力提升自我超越阶层宿命的生活隐喻。我们无法决定我们的出身,因为那是上天概率的配置,但是在一个阶层流动陷于停滞的时代,我们无法不对祁同伟抱有内心柔软的温情,那不是可怜他,那是可怜我们自己啊!

我把枪含在嘴里,迅速扣动扳机,子弹穿过上颚,撕裂脑干,喷出血和脑浆,我倒在了孤鹰岭上,这个姿势叫吞枪自杀。

我没选对着心脏开枪,因为那样可能会在射击的瞬间打偏,苟延残喘下一口气,留给他们审判我的机会。

我没选把枪口对准太阳穴射击,因为那样会死相难看,整张脸扭曲变形。

吞枪,死的迅疾,我会失去后脑骨,却可以留下一张完整的脸,我这张英俊、阳光、曾经被塑造为英雄脸谱的脸。这是我最后的对抗,也是我最后的体面。

侯亮平跑了进来,露出一种失之交臂的悔恨。我知道,他悔恨的不是我走了,而是我带着秘密走了。这盘棋下到这里,也许我输了,但我不觉得他赢了。

这是打进我身体的第四颗子弹。

前三颗,也在孤鹰岭。事迹你们是知道的,缉毒队长祁同伟,在毒贩密集盘踞的孤鹰岭,身中三枪,被封为英雄。

站在离我不远处的秦老师,当年看着我身中三枪,又看着我为自己喂下这最后一颗子弹。

老师,相对于我的授业恩师高育良,我更愿意把老师这个称呼归于秦老师。

秦老师本来是个公办教师,看着家乡的孩子上不了学,申请回孤鹰岭办了一所小学校,秦老师不参与村里人制毒贩毒的那些事儿,本来在乡邻间威信很高。那次扫毒行动,让村里很多人送了命,秦老师因为救了我这个缉毒英雄,被村里人怀恨在心。

秦老师的学生越来越少了,后来村里的年轻人又纷纷外出打工,秦老师的小学再没了什么生源。

我不想被人知道我和秦老师的关系,我只会在心里特别堵的时候,才来秦老师这里喝点儿酒。

对于我,秦老师就是那逆着浑浊浪潮而动的清流,是清贫生活中的平静。我抗争了一生的那些不公平,他都淡淡地承受了下来。秦老师没刻意教过我什么,但他给我展示了另一个答案。

我希望全世界知道我和高育良的师生关系,但事实上,我们的关系早已变成了连襟、彼此的棋子,乃至对手。

我挺看不起高育良那张圣人脸,有一次我跟他抱怨了两句,我跟比我年长10岁的女人生活在一起有多痛苦,他讥讽我“当年是谁跪在校园里向梁璐求婚的啊”。

这就是他,从来都要站在道德的制高点。他看上高小凤,非说是在一起讨论《万历十五年》产生了灵魂的共鸣。可是他的家里,他的老妻吴老师,才是明代历史的专家啊。

于是,我们看上一对姐妹花,我被他归为忘恩负义、贪恋年轻的肉体,他自己就成了追求爱情。

这个人就是这样虚伪,连自己的肉体都不能正视。就像电视剧演了50多集了,他在家穿的那件灰毛衣就没换过。

(作者:林默)

1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人民的名义的更多剧评

推荐人民的名义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视剧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