阶层固化和祁同伟

JoyceXy

《人民的名义》大结局,总想说点什么。

反腐,并没有什么看点。从一开始我就觉得,第一,没有侯亮平这么干净正义毫不妥协的人。有篇文章评论说侯亮平夫妇的背景都不简单,要真是这样,那倒有可能这么天不怕地不怕地将反腐查案进行到底。第二,偌大的中国恐怕找不出几个像沙瑞金这样身在高层,过去干干净净又红又专,现在踏入一滩浑水仍然是非分明的人。第三,偌大的中国恐怕几乎每个省都是像汉东这样形势复杂吧,现实不是治理一个省那么简单,腐败是全国问题。

其实整部剧除去老戏骨演技之外并没有什么出彩之处,剧情拖沓又理想化。成人的世界,官场的世界,是非善恶有诸多灰色地带,正义邪恶哪有这么泾渭分明,剧里的人物形象太扁平化了吧。不得不说,整部剧看老戏骨们飙戏那简直就是享受啊,演得自然流畅真实,满分一百我给一百零一。陆毅的演技被秒成渣渣,眼神一直在飘,整个人的肢体语言小动作微表情好像游离在故事之外。另外还有台词,陆毅和陈岩石夫妇沙瑞金李达康易学习一样,台词都是凛然正气系列的,他们说就感觉很自然很舒服,但是陆毅一说总感觉在开党员学习会,尴尬不已啊。我注意到陈岩石说话并不是每次都不停顿不重复地讲...

显示全文

《人民的名义》大结局,总想说点什么。

反腐,并没有什么看点。从一开始我就觉得,第一,没有侯亮平这么干净正义毫不妥协的人。有篇文章评论说侯亮平夫妇的背景都不简单,要真是这样,那倒有可能这么天不怕地不怕地将反腐查案进行到底。第二,偌大的中国恐怕找不出几个像沙瑞金这样身在高层,过去干干净净又红又专,现在踏入一滩浑水仍然是非分明的人。第三,偌大的中国恐怕几乎每个省都是像汉东这样形势复杂吧,现实不是治理一个省那么简单,腐败是全国问题。

其实整部剧除去老戏骨演技之外并没有什么出彩之处,剧情拖沓又理想化。成人的世界,官场的世界,是非善恶有诸多灰色地带,正义邪恶哪有这么泾渭分明,剧里的人物形象太扁平化了吧。不得不说,整部剧看老戏骨们飙戏那简直就是享受啊,演得自然流畅真实,满分一百我给一百零一。陆毅的演技被秒成渣渣,眼神一直在飘,整个人的肢体语言小动作微表情好像游离在故事之外。另外还有台词,陆毅和陈岩石夫妇沙瑞金李达康易学习一样,台词都是凛然正气系列的,他们说就感觉很自然很舒服,但是陆毅一说总感觉在开党员学习会,尴尬不已啊。我注意到陈岩石说话并不是每次都不停顿不重复地讲完,我相信这不是演员没背过台词,老人甚至我们平常说话不也有时磕磕绊绊或者一时忘词吗?

我倒是觉得看点在反映了阶层固化的社会现实吧。看看陆亦可看看梁璐看看陈海看看从未露过面的国外留学的芳芳佳佳,侯亮平夫妇恐怕也有背景,否则小两口怎么有房有事业留在北京的;反派人物就更不用说,利益勾连权力承接政治团体比比皆是。有篇文章说有些人怪的不是阶层固化,而是自己不能成为固化后的上层,我没点开看,这就是个伪命题。阶层固化什么意思?不就是阶层流动通道被堵塞吗?不就是上流晋升之路被堵塞吗?这是与不是说的不就是一回事吗?

说到阶层固化,必须说说祁同伟这个悲剧人物。不得不说,虽然是反派,但这是全剧人物形象最真实最丰满最立体化的一个角色。祁同伟值不值得同情各有说法,但是相比侯亮平这个角色来说,我还是喜欢前者的角色,颜值有之,演技有之。他的人生道路的转折在于梁璐的父亲,或者也可以说是梁璐,但是梁璐也是因为背后有父亲的权力和支持才能为所欲为,随意决定了一个男人的成或败、雄心壮志或隐忍妥协。有人说,他的悲剧究其根本也是他自己的原因,对陈家恩将仇报已经失去了他做人的底线。我并不认同,还是想对这个人做个剖析,毕竟演员实在演得太好了,从“英雄在权力面前只是工具”,到最后绝望的眼神泣血的呐喊,无一不触动我。

第一,青葱少年时所受的恩是经济和生活上的物质援助,在人生道路和事业道路上,陈家并没有给予什么帮助和引导。祁同伟是怨陈岩石的,因为梁父能为女儿公权私用,他却没有,哪怕其实并不需要陈老公权私用,只需要陈老阻止梁父公权私用就可以,这对他来说并没有任何名声人格事业上的损伤。第二,先不说对陈家恩将仇报是不是没有底线,但至少祁同伟没放弃人性。和陈海是你死我活的斗争,他不想放弃赢天半子;但是在最后他放出孤鹰岭的老人,没有对侯亮平开枪。或许你可以说是他自知前路已绝没必要再杀人了,但他正是在自知绝路的情况下没有失去人性,侯亮平赌的也恰是这个(除去主角光环的因素)。其实祁同伟最想杀的是侯亮平是因为他羡慕侯亮平吧,近乎绝望地羡慕着。

第三,人性本就是有向善和向恶的可能,是外因诱发了人性的恶。有人说别人受过同样不公的待遇为什么没有变的失去底线没有变的穷凶极恶,难道根本原因不是还在祁同伟自己身上吗?这个问题其实问的是,当一个人骨子里的偏执碰撞上不公的待遇最后踏上了一条不归路,你是怪他性子极端还是要怪这社会不公?或者二者兼而有之。同样,如果你不要求社会制度达到完美无缺,就不能要求人性至善至美。但是,我就是觉得这就是制度的恶,祁同伟值得同情。两个人相处,一个人偏激伤害了另一个人,你可以怪他性格极端;但是,这个偏执的人面对的是手握大权的高官,面对的是不公正的社会,他们对自己的事业、爱情、尊严如蝼蚁一般地鄙视耍弄践踏,你要怪谁?当制度诱发的不是人性中善的因子而是恶的因子时,这难道不是制度和社会结构的错吗?

退一步说,就算根本原因是祁同伟性格偏激,但是这偏执的性子是怎么来的?如果是后天的话,他的家庭不幸,爱情受挫,事业碰壁,这不还是制度不完善社会不公正的罪吗?如果是先天的话,这不是相当于怪你爸妈把你生得矮胖挫吗,这难道是孩子能决定的吗?更何况,正如外表可以后天改变,先天偏激的性格难道就不能通过后天的引导改变吗?你没钱去整容去做形体训练去买衣服化妆品打扮,和先天携带偏执基因的人没有环境和背景去用公平的竞争规则、相对完善的法律制度获得公正的对待和机会从而改变自己偏激的性格,这二者有什么区别?最后的结论还是法律制度的缺席、社会结构的失衡导致人性中的恶占了主导地位。

教育本来应该是阶层流动的重要途径,但是如今教育资源也在分层、向上集中。人脉、资本更具继承性,很难打破。阶层固化的难题还是留给社会学家去想吧。

2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人民的名义的更多剧评

推荐人民的名义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视剧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用客户端 豆瓣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