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蛇 青蛇 8.4分

青蛇:如何与欲望相处

白晓野
(一)

        电影《青蛇》中有一段非常奇异的情节。青白二蛇盗灵芝草被法海追捕,白蛇先行逃离,小青断后。法海破天荒地同她谈了个交易,他要小青助他修行,若小青能乱他定力,就算她赢,他会放了她。于是小青骚首弄姿,极尽妩媚妖娆,犹如一个绝色尤物,浑身散发着野性的冲动和火辣辣的诱惑。

       法海太高估自己了。当小青摸着他的下体,宣告“我赢了”的时候,法海却是怒火中烧,杀心四起。之后他拆散许仙与白蛇,非要置她们于万劫不复的行为,都源于他无法面对自身真实存在的欲望。

       同样无法面对这欲望的,是大陆引进版《青蛇》,许多关键情节被当作色情片段删减,部分台词被改头换面,一部本身有着完整逻辑链条与深刻人性剖析的影片变得支离破碎,情节不通。这真是个绝妙的讽刺,人间最不缺的,便是自以为干净、正义的法海老爷们。

      (二)

       影片的一开始,透过法海之眼,世间蒙上一片朦胧的红色,人,在贪婪与欲望...
显示全文
(一)

        电影《青蛇》中有一段非常奇异的情节。青白二蛇盗灵芝草被法海追捕,白蛇先行逃离,小青断后。法海破天荒地同她谈了个交易,他要小青助他修行,若小青能乱他定力,就算她赢,他会放了她。于是小青骚首弄姿,极尽妩媚妖娆,犹如一个绝色尤物,浑身散发着野性的冲动和火辣辣的诱惑。

       法海太高估自己了。当小青摸着他的下体,宣告“我赢了”的时候,法海却是怒火中烧,杀心四起。之后他拆散许仙与白蛇,非要置她们于万劫不复的行为,都源于他无法面对自身真实存在的欲望。

       同样无法面对这欲望的,是大陆引进版《青蛇》,许多关键情节被当作色情片段删减,部分台词被改头换面,一部本身有着完整逻辑链条与深刻人性剖析的影片变得支离破碎,情节不通。这真是个绝妙的讽刺,人间最不缺的,便是自以为干净、正义的法海老爷们。

      (二)

       影片的一开始,透过法海之眼,世间蒙上一片朦胧的红色,人,在贪婪与欲望中显得放纵而丑陋。法海端立于庙中,宝严庄像。

       人是有七情六欲的,法海知道这个道理,他看世人,有一种悲悯和叹息的神情。但他忘记了,自己也是一个“人”。所以,当他遇见荒野中雨夜产子的妇人时,那赤裸的身躯,入耳的呻吟声,令法海意乱情迷。产妇不可能主动发出性暗示,但她的一举一动在法海眼中无不挑逗。他由此陷入魔障。打坐修行时,脑海中想着产妇的身躯,无数幻化的裸体女妖扑向他,法海的坐垫都烧了起来,他的内心欲火难熄。

       禁欲,是许多文化中都涉及到的主题。法海的世界里,情欲是绝对的禁忌,它代表着罪恶、羞耻与堕落。然而,情欲是人之为人的一部分,不可避免,是必经的考验。一个过度禁欲的世界,会有什么后果呢?

       中世纪的欧洲,与严格的性禁锢相伴的是各种性恐惧及畸形的性放纵。一本正经的维多利亚禁欲时代,色情小说泛滥成灾。性压抑带来的,往往是普遍的人性扭曲和虚伪。但这还不是最严重的。更令人恐惧难安的,是这样的氛围会培养一批无情的卫道士,如法海这般,以纯洁、正义的名义,残害苍生。

       法海不能接受自己竟然对青蛇动了情欲,他的世界是非黑即白,二元对立的。这种思维方式必然延伸到其他领域。影片的前半段,法海曾镇压了一只快乐的蜘蛛精,他的理由是“妖就是妖”,全然不管这个妖潜心修行,未行恶事,还听过佛祖讲法。白蛇起初救人行善,后为救许仙不慎水漫金山,在法海眼里,亦是“先功后过,一样是错,说什么都没用”。

       人就是人,妖就是妖,对就是对,错就是错,活在这样不留灰色地带的世界里,是一种灾难。每一个意图让世界洁白、纯净的理念,无不例外的将世界引入地狱般的黑暗。

       如何对待人之本能欲望,法海提供了一个下下之策。

      (三)

       许仙是一个教书先生,刚出场时也是一副禁欲相,对贪看美女的学生摇头叹息,语重心长。不过,他一见到白蛇,便三魂丢了两魂半,从此沉浸在春宵一刻中,不忍舍弃缠绵。

       蛇,是欲望的象征。许仙一次次被露出蛇像的小青与娘子吓晕,甚至想过进京赶考以逃离她们,这其中有绝妙的隐喻。他害怕的,不是娘子是“蛇精”这个简单的事实,而是她们所散发的无法抵御的诱惑。

       许仙在河边喝酒时,说自己的影子看起来也像一条蛇。那是欲望的影子。

       于是,在许仙的每一次惊吓过后,反而会有更激烈的缠绵悱恻。

       最后,许仙终于向欲望缴枪投降。他不再在乎娘子是蛇精的事实,甚至接受了小青的勾引,而不进行任何自我约束。

       他放纵自己的欲望,臣服于人的动物性本能。他说:“我迷恋红尘,我沉沦凡俗世界,我愿意。”

       与欲望过招,许仙输了,这不是个好方法,但充其量不过是多一个所谓“渣男”,比起成为法海,还是好过太多。

      (四)

       与法海、许仙的自认为脱俗、无欲不同,白蛇与青蛇从蛇身幻化成人型,从一开始就知道自己的动物属性。她们努力的学习如何像人类一样生活,因为人类是“万物之灵”。

       白蛇修为稍高,已然明白作为一个人,如何在欲望与文明之间平衡。她并不羞耻于自己的情欲和魅惑,每每扭动身躯,百般娇媚,与有情人做快乐事,逍遥自在。但同时,她又自我约束,收敛任意妄为的冲动。她知道,人是极其复杂的,不像动物世界那般仅仅凭本能行事。

       所以,当法海发觉她的感情和孩子时,惊诧高呼:“跟我斗法的竟然是人!”

       小青相对而言,还像个婴儿。她虽懵懂无知,却一直天真热烈地学习姐姐的一言一行,揣摩人之所以不同于动物的道理。这个过程,她几度任性、失控、闯祸,但她在朝着一个真正的“人”的方向成长。

       妖比人更具人性,人却远比妖不通情理。

       人类用漫长的历史在法海和许仙这两端徘徊,造成过几许灾难和沉沦。如何与欲望相处,白蛇与青蛇给出了最具现代意识的答案:欲望本身是中性的,它并不可耻。正视欲望是人性的一部分,满足它、释放它,但同时约束它,控制它。

       而要做到这一点,首先要从电影无需删减情欲戏和篡改台词开始。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青蛇的更多影评

推荐青蛇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