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轻的时候追求梦想跌倒还可以再爬起来,暮年想要重新开始,可无法再随随便便。

notAlice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孔圣人说三十而立,四十而惑,五十知天命,在霓虹国人身上却没有应验。

Part 1

谁都向往退休后环游世界,那都只是想想,只有刚过完55岁生日的富裕太郎把它当了真。

富裕有一个不算太富裕但安定幸福的家庭。

他悄悄计划着,在退休之际买一辆房车,和爱画画的妻子一起周游全国。当他把这个他以为的惊喜告诉了家人之后,才发现对家人来说这件事有惊无喜。

男人可以永远也长不大,女人却不行。妻子并不想破坏现有的生活,她认为,两个孩子虽然都独立了,却还没有结婚,今后的收入就只有退休金了,应该减少不必要的支出。

思前想后,富裕决定尊重妻子的选择,考虑再就业。然而找工作却不再那么容易,口头上称赞着自己很优秀的社长不肯给自己一份工作,这么多年的工作经验只能投简历,面试时工作方式受到质疑,工作依然遥遥无期。

买房车旅行不成,工作不好找,身体开始出现问题,富裕认为着双重压力给自己造成困扰,决定去咨询心理医生。

当富裕带着这些问题如实向医生叙述了自己的苦楚时,医生却告诉他这背后真正的原因,富裕接受了妻子也有妻子自己的时间。

建立新的人际关系,需要花费很多时间,需要很多勇气...
显示全文
孔圣人说三十而立,四十而惑,五十知天命,在霓虹国人身上却没有应验。

Part 1

谁都向往退休后环游世界,那都只是想想,只有刚过完55岁生日的富裕太郎把它当了真。

富裕有一个不算太富裕但安定幸福的家庭。

他悄悄计划着,在退休之际买一辆房车,和爱画画的妻子一起周游全国。当他把这个他以为的惊喜告诉了家人之后,才发现对家人来说这件事有惊无喜。

男人可以永远也长不大,女人却不行。妻子并不想破坏现有的生活,她认为,两个孩子虽然都独立了,却还没有结婚,今后的收入就只有退休金了,应该减少不必要的支出。

思前想后,富裕决定尊重妻子的选择,考虑再就业。然而找工作却不再那么容易,口头上称赞着自己很优秀的社长不肯给自己一份工作,这么多年的工作经验只能投简历,面试时工作方式受到质疑,工作依然遥遥无期。

买房车旅行不成,工作不好找,身体开始出现问题,富裕认为着双重压力给自己造成困扰,决定去咨询心理医生。

当富裕带着这些问题如实向医生叙述了自己的苦楚时,医生却告诉他这背后真正的原因,富裕接受了妻子也有妻子自己的时间。

建立新的人际关系,需要花费很多时间,需要很多勇气。

就像他做的梦,房车被人偷了,梦想丢了,他怪罪妻子,叫嚣着自己所有东西都没了,妻子在一旁看到这场景,哭着问他,那要是你的全部的话,那我呢,到头来,你就只有在物资和姿态上拥有自我。

解开心结的富裕回到家里,心情平静了许多,去公园里找写生的妻子。

以前以为自己很了解妻子,以为妻子和自己想得是一样的,以为自己是家里的支柱,家里的一切都是由自己提供的,当人的家庭地位发生变化,妻子得到丈夫真正的尊重,相敬如宾这个词才体现出意义来。

而和谁去旅行比要不要去旅行对富裕来说更重要。

Part 2

离经叛道的梦想被搁置了,那想要重新开始一段婚姻呢?

中米志津子,两年前离婚,靠韩剧打发时间,也渴望能有一次韩剧般的邂逅。

由于对经济缺乏安全感,优雅的中米寄希望于婚姻介绍所。

可是遇到的男人都没有一个正常的。满脑子只有性生活的,中米不堪受辱,匆匆离开。第一次约会时去给自己的前妻扫墓的。明明是个土豪却斤斤计较。好不容易遇到一个谈得来的,却发现自己只能和他们一家人住在阴暗破旧的工作室帮忙打扫房间。

拍资料照片时,摄影师劝说中米解开衬衣领口处的两颗扣子,中米不情愿,摄影师暗示她这个年纪找对象不容易,不改变自己的观念就不会有玫瑰色的未来。

婚介所的主理人问她的理想型是怎么样的,中米给出的答案颇为特别:想找一个和自己前夫不同的男人。

前夫是怎么样的人呢。每天柴米油盐的日子在丈夫失业的颓丧中平衡被打破,中米不堪这样惶惶不可终日的人生提出离婚。

前夫不能适应单身汉的生活,想复婚,他一改往日的形象,穿了明亮的外套,约她在公园见面,向她承认自己以前的不好。中米也表示了自己的歉意。但这并不妨碍两个寂寞的人在分开后走了两条大相径庭的路。

在中米对婚介所心灰意冷之时受主理人邀请,参加最后一次聚会。一个失恋的男青年引起她的注意,这个男青年不明白为什么自己的女朋友明明很爱自己却要分手,失声痛哭,唤起中米的同情心,为他点了一杯加了蜂蜜的伯爵茶,希望他能收拾好自己的心情,不想却成了知心姐姐听了男青年一肚子苦水。

他们一起看了他的女朋友分手时送给他的电影,希望他能明白其中的道理。片中男女主角相互吸引,却一再错过,当初的那份感情会因时间和环境而改变。他的女朋友因为不想将来后悔所以选择离开。

不想因为寂寞而去依赖别人,如果和前夫复合会有新的问题出现,人生可以重来,但不是回头。

中米似乎在这一次次失败的约会中找回自己。

Part 3

和父亲意见不合,离家出走,有本事的人可能的确会打破常规做出一番事业,然而残酷的世界告诉我们,没有本事的人就当真会越来越穷,直到走投无路。

退休后不想沦为流浪汉的因藤茂雄拼了命找工作,腰痛难忍还是每天坚持做工。直到有一天发现做工时老有个穿一身黑色的流浪汉在看他,因缘际会下才发现是自己刚上中学时结交的朋友福田贞夫。

流浪汉看起来脏兮兮的,身上也是一股臭味,从他身边经过的人一般都是加快脚步躲过。只有这个好心的老同学还愿意和他面对面。

出于礼貌和些许对儿时福田的情谊,他们第二次见面时因藤说送生病的福田回家,路过公园时,因藤看到旁边一些流浪汉的简陋的铺陈,问福田是住这里吗,福田坚定地否认了,然后将他带到了一个大房子前,说住的这里。尽管这个谎言如此容易被揭穿,因藤并没有笑出来甚至都没有表示怀疑,道别时福田问因藤要了电话,两人就此分别直到一个月后。

旅馆老板娘打电话来说福田病倒了,不愿意领救济金交房租,只说有个叫因藤的人能帮忙。怕福田向自己借钱,几经挣扎,此时已因腰痛而失业的因藤还是放不下,来到东京,见到已经快奄奄一息的儿时好友坐在公寓的地上,不是借钱,只希望能让因藤帮忙自己完成最后的愿望——将母亲送给自己的外婆的戒指还给母亲。

他这才知道福田的故事。

福田贞夫是一个自尊心极强却又软弱的人,年轻气盛之时因为不想遂父亲的意思参加自卫队而赌气离家出走,中途没钱了也绝不联系父亲,只有问唯一可以帮助自己的母亲借钱,就算沦为乞丐也不回头,也不领救济金,原因是害怕母亲发现自己的落魄的样子。

因藤茂雄虽然没有实现梦想成为一个作家,可是他却有着作家真正该有的品质。这是很多所谓的作家做不到的事。

福田不愿意再住需要付费的旅馆,让因藤把自己带到流浪汉群居的地下通道,因藤看着四周,昏暗的灯光,骚着痒躺在肮脏地上的人。福田回忆起上学时因藤挂在脖子上的凉水壶,水的甘甜,回忆起因藤给自己讲的梦,连因藤自己都快忘记的梦。他告诉因藤,在这个世界上,比死更可怕的,自己变得不是自己,渐渐变成了别的人。

也只有因藤一个人愿意面对这样一个面目全非的福田。

最终,流浪汉救赎了他的好友。他的好友重拾起他的梦,在55岁的时候。

上世纪七十年代,55岁是日本退休年龄,在公司工作的人,离开公司职业技能不如年轻人,职场上变得一无是处。

另一方面,男人在退休前整天忙于工作,每天回到家时已经很晚了。妻子则白天做家务,早晚伺候丈夫孩子的起居饮食。对妻子来说,唯一的自由就是在丈夫上班、孩子上学后,可以和邻家主妇闲聊两句。而丈夫一旦退休天天在家,不少妻子已经很难适应家里突然多了一个人在身边的不自由了。面对家庭地位和氛围突然转变的两个人,怎么处理好环境改变的问题,成了很多退休日本夫妻的心病。

在忙碌了大半辈子后,大多数人都希望能享受悠闲自在的退休生活,而多数日本人却还要继续工作。

几个故事里主角都有自己喜欢的饮品,不论是咖啡,红茶,还是甘泉,都代表了主角许久未被拾起,藏在心底向往美好生活的愿望。拍摄场景也有很多桢画面是发生在房子里,房子代表着家,每个家也都有自己的故事,就算到了暮年也需要情感上的寄托。

他们像年轻人一样对生活的热爱有着渴望,只是不敢再轻易迷惘。
1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55岁开始的Hello Life的更多剧评

推荐55岁开始的Hello Life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视剧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用 App 刷豆瓣,更愉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