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乐时间 玩乐时间 8.6分

两小时游戏时间,一天中乐在何处

Oneby

一些作者和创作背景

雅克塔蒂是绝对意义上的电影作者,真正的作者论狂热鼓吹者特吕弗曾说:“一部布列松或者塔蒂的电影,必然天生就是一部天才之作,因为从开场直到剧终它都是被唯一的、绝对的权威所控制。”塔蒂这次不仅延续了自编、自导、自演的创作习惯,还专门在巴黎郊区搭建了一座投资惊人的“塔蒂城”作为拍摄地。(库斯图里卡和塔蒂间的相似性会是个有趣的话题。)

在拍摄本片之前,雅克塔蒂已经凭《我的舅舅》摘得戛纳评审团大奖和奥斯卡最佳外语片奖,在国际上大获成功。而这部《玩乐时间》,首先是塔蒂自己的一次极具野心的电影实验游戏,它不仅在当时(1967年)人眼里是极具实验性的,放在当下也绝对是一部惊人的作品——名垂影史的电影作品部分被继承,如《公民凯恩》的诸多开创性拍法早已被一代代影人吸收;另一部分创造即灭绝,如这部“失败”的《玩乐时间》,成为永恒的孤品。

显示全文

一些作者和创作背景

雅克塔蒂是绝对意义上的电影作者,真正的作者论狂热鼓吹者特吕弗曾说:“一部布列松或者塔蒂的电影,必然天生就是一部天才之作,因为从开场直到剧终它都是被唯一的、绝对的权威所控制。”塔蒂这次不仅延续了自编、自导、自演的创作习惯,还专门在巴黎郊区搭建了一座投资惊人的“塔蒂城”作为拍摄地。(库斯图里卡和塔蒂间的相似性会是个有趣的话题。)

在拍摄本片之前,雅克塔蒂已经凭《我的舅舅》摘得戛纳评审团大奖和奥斯卡最佳外语片奖,在国际上大获成功。而这部《玩乐时间》,首先是塔蒂自己的一次极具野心的电影实验游戏,它不仅在当时(1967年)人眼里是极具实验性的,放在当下也绝对是一部惊人的作品——名垂影史的电影作品部分被继承,如《公民凯恩》的诸多开创性拍法早已被一代代影人吸收;另一部分创造即灭绝,如这部“失败”的《玩乐时间》,成为永恒的孤品。

塔蒂城

“主体”在哪里

实验性首先体现在画面容量上。本片可能是影史上人物调度最为庞杂的影片之一,百名表演者在塔蒂城内按照雅克塔蒂设计好的线路进行走位和表演,很多时候在同一画面内会出现十多个人,发生两个以上的噱头戏,而雅克塔蒂竟然坚持全片使用全景、大全景而不用小景别镜头“蒙混过关”,70mm胶片(一般用在《阿拉伯的劳伦斯》(1962)这样的史诗片或者大型歌舞片中)加上景深镜头为观众保留下大量的画面细节。

而在这样的“宏大”场面中,观众所期待的“主角”于洛先生和来自美国的美丽姑娘,却时常处于画面构图的边缘位置甚至是画面纵深的中部或者背景,塔蒂有意识地不把他们放在画面的视觉中心位置。这就使得一些初看此片的观众(包括我自己)陷入“找不到画面主体”的迷惑之中。事实上,我们既可以把这样的处理方式看作是塔蒂精心设计的“找主角、找笑点”的游戏(本片中于洛先生的出场就是经过精心设计的游戏:他第一现身是在航站楼内,那时我们的注意力还集中在前景的一队游客,这时出现了物体落地的音效,原来是于洛先生从画面纵深的中部走了出来;接下来在机场出口,一个穿着、身材很像于洛先生的人从画面后景的画右入画向画左走位,我们和那位妇女一样认错了人;接下来在下车时,于洛先生才真正意义上的出场,而且是和那位“假于洛”一起,以一种奇异的方式出场了);也可以认为“主体不存在”,或者说本片中的每一个演员都是主体,每一处事件都是故事,观众有足够的自由来选择自己要看什么,就像我们每日面对的真实环境一样。

本片和《2001太空漫游》、《现代启示录》等片子一样,属于一定要看大银幕之列——在今年北影节观看到本片的影迷是多么幸福啊。

于洛先生真正出场

巴赞传统的讨论

非常遗憾,巴赞英年早逝,并没有看到这部《玩乐时间》。我也并没有读到过巴赞关于雅克塔蒂的研究文章(《于洛先生与时间》,1953),但是我觉得将这部影片与巴赞的观点进行比照,是非常有意思的一件事情,故斗胆做此讨论。

尽管从单个镜头的时长上来说,本片确实是以长镜头为主,但雅克塔蒂的拍法并不是我们通常讲的“单场景一镜到底”(法文名称“段落镜头”),大多数戏都是多机位拍摄再剪辑而成(单个镜头以固定镜头为主,摄影机运动并不复杂,调度主要通过人物调度和机位选择而成),似乎并不完全符合长镜头的技术写实主义。

有趣之处在于,本片中(尤其是餐厅戏之前的部分)的剪辑结果仍然可以看成是空间和时间连续的:全片采用大景别和景深镜头,观众对影片中的空间是比较清楚的;这种剪辑是建立在相同空间,不同机位不同景别的镜头之间的,并没有发生空间的改变;演员的表演具有连续性,确保了时间的连续;“塔蒂城”本身是经过精心设计的,主要转场可以通过调度演员位置实现的(如影片第80分钟,从餐厅转场到于洛先生便利店并不是通过简单的平行蒙太奇实现,而是摄影机跟随一位从餐厅走出来的职员迅速到达于洛先生所在位置,此时画面主体由该职员转换为于洛先生,在这个转场中时间和空间都是连续的,并引发接下来的于洛先生进入餐厅事件),观众能够通过观察其相对位置快速、容易地实现脑海中空间的构建。

巴赞十分拥护使观众在画面造型上获得解放,他曾盛赞《公民凯恩》使用和人眼视域相似的17mm广角镜头和2.13m到约91.44米的景深范围,他喜欢拥有开阔视域的宽银幕。我想,《玩乐时间》这样“不仅需要观众移动眼睛,可能还要转动脑袋”的影片,应该会受到巴赞的喜爱。

借助人物运动实现转场

丰富的空间层次和在此基础上的出彩效果

塔蒂不仅为观众制造了开阔、有深度的画面空间,还利用建筑玻璃实现了对空间的进一部拓展并制造出惊人的喜剧效果。最为精彩的例子出现在影片25分50秒、52分25秒和121分38秒。以52分25秒的“玻璃房家庭戏”为例,通过巧妙设置机位和安排人物行为,为观众制造出一种左侧家庭在“观看”(实际是在观看电视)右侧家庭活动(右侧家庭中的男子正在寻找于洛)的视觉错觉,形成了强大的戏剧张力和喜剧效果。

错位的喜剧效果

由于塔蒂最初坚持以70mm的规格放映《玩乐时间》,因此无法获得广泛的发行,而且发行很快失败。塔蒂也随即破产,他的创作生涯从此一蹶不振。直到他生命将尽之时,他都盼望着在世界的某个地方建造一座影院,能够每天放映这部《玩乐时间》,直到永远。

这两小时是塔蒂自己的游戏时间,也是他留给后世影迷的游戏时间。一次日落日出的光景,塔蒂城内人们生活的乐趣在哪里,而我们观看电影的乐趣又在何处?

2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玩乐时间的更多影评

推荐玩乐时间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